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

Part.17:角落屋檐,只见爱透明如尘

作者:会飞的鱼|发布时间:02-26 11:35|字数:6894

一个早晨就这么被荒废了过去,李银河的离开让金颖突然有种全世界都安静下来的错觉。

很显然,这丫头已经将这三天的惊心动魄,强行怪罪到了李银河头上。

超市旁边就有一家专门吃早茶的餐厅,彭克和金颖嬉闹了一阵换好衣服走了下来,看着明媚的阳光蔚蓝的天空,金颖忍不住叹了口气。

虽然在布拉格还有几天的时间,但此时的金颖已经进入了倒计时状态。

她开始留恋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查理大学图书馆顶上的天文望远镜,街角咖啡厅的木质吊椅,和身旁温暖又安全的身影。

“彭克,你知道我在离开之前最大的愿望是什么么?”两个人走出小区,金颖很自然的坐在了那辆玛莎拉蒂ghibli副驾驶上。

李银河走了,留下的车钥匙门钥匙足足有一书包,现在就丢在彭克家中的电视柜旁。

“愿望?”

点着车的彭克摇了摇头,随后看了看金颖的面孔。

黑亮的眼睛泛着灵动的光,即便是浓密的睫毛也没能遮住,一张樱桃小口泛着红润,琼鼻晶莹剔透,鼻翼不时的缩小一下。

刘海刚刚过眉,不失协调而且显得很自然,犹如瀑布一般的披肩长发泛着洗发水的香气。

上身一件淡粉色的帽衫,将金颖显得活力十足,一条浅灰色打底裤搭配着牛仔短裤看上去显得潮流又不失优雅。

此时的金颖看上去犹如换装之后的芭比娃娃一样精致,在阳光的照耀下一丝青春的气息扑面而来。

“恩,愿望,或者说是期待。”金颖双手合十,重重的点了点头。

“不知道,不会是在这里找个对象吧!你看我行么?”彭克干笑了一声,而金颖则是翻了个白眼脸上一红,刚才的事她现在还记忆犹新。

抿了抿红唇,金颖并没告诉彭克自己的想法。

她不知道这个时候,说出自己想要探寻当年在奶奶布拉格发生的一切,会不会让彭克原本犹如晴天一般的心情变得沉重。

车子缓缓启动,当金颖回过神的时候却发现这次走的路和以往大不相同。

喧闹的市街不见了,古朴的马车消失了,两旁抱着玩具纪念品的小商贩都一个不见,而展现在她眼前的,却是一片天地一色的蔚蓝。

“彭克,咱们这是去哪啊?”金颖愣了愣神,忍不住轻声问道。

虽然问着,但金颖的目光依旧望着车窗外海天一色的风景,布拉格的伏尔塔瓦河的魅力,大多莫过于此。

“带你去个好地方!”彭克神秘一笑,随后将车子模式改为运动模式,下一刻玛莎拉蒂ghibli发动起咆哮的声音骤然响起。

车窗外的风景飞快退后着,但金颖坐在彭克的车中,却没有半点担心和紧张。

一连几天的连绵细雨,让布拉格的空气清新的仿佛在氧吧之中,伴随着彭克将车子停在一片绿地之中,金颖已经彻底陷入了呆滞。

和北京相比,布拉格也许没有车水马龙的繁华,没有人潮人海的壮阔,但此时此刻的一幕,却是金颖二十几年在北京都从未看到的景色。

绿色的草坪犹如一张巨大的地毯,一直延伸到连绵起伏的高地上。

远处几间民宅接连着栅栏,将不少花白相间的奶牛关在其中,甚至偶尔能看见一两只正在咀嚼着绿草的奶牛伸出头来,朝着自己的方向看过来。

犹如油画般的一幅场景中,金颖只能偶尔看见两三个人,奶牛的斜后方则是不少帅气的骏马,时不时的嘶鸣一声。

“这是……”金颖有些愕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玉手捂着红唇不可置信的吸了口凉气。

“这是个私人牧场,从那里绕过去,就是赛马场。”彭克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座矮山,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

私人牧场?赛马场?

金颖狐疑的看了彭克一眼,而后者则是轻笑着摇了摇头。

“这地方不是银河的,他对小动物无爱,而且这片地方是不允许私自买卖改建的。”彭克从金颖眼神里就读懂了对方的意思。

“好吧,你带我来这干嘛?”金颖点了点头,看着不远处的一片嫩绿嘴角扬了扬,随后转过头看着彭克轻声问道。

“来赛马场当然是骑马!”彭克神秘的笑了一下,随后从车子的后备箱里拿出了一个白色的袋子,毫不客气的丢给了金颖。

“这个是给你的生日礼物,以后想我了就拿出来看看。”彭克嘿嘿一笑,浓黑的眉毛带着几分挑衅的味道。

“谁会想你,你真是没认清自己……”金颖嘴上虽然依旧强硬,但眉宇间的喜色却溢于言表,攥着手中的袋子掂了掂,随后抱在怀里。

事实上,彭克的细心超乎了金颖的预料。

就连金颖自己都忘了自己的生日,毕竟一连串的打击已经让她对生活失去了信息,而在布拉格的几天,更是提心吊胆,总有一种有今儿没明儿的感觉。

转过身背对着彭克,金颖真的没想到竟然会和彭克一起度过自己的生日。

“我说你也够可以的,连自己生日都记不住,难怪行李都能丢。”彭克从后面绕了过去,随后揶揄的看了金颖一眼。

“放屁吧,你自己都承认之前你看见了!”

金颖没好气的说道,而彭克也不说话,而是从后备箱中拿出了一套同样的白色口袋,随后当先朝着远处的赛马场走去。

两个人一前一后,彭克倒是司空见惯了一般,但金颖却是左顾右盼,很快目光就被远处的奶牛吸引了过去。

彭克听着背后的脚步声消失也停下了脚步,随后无奈的看了眼正在和奶牛‘对话’的金颖,摇了摇头停住了脚步。

“金颖,你抱着这堆东西多累,先跟我来,一会我陪你一起喂草!”

彭克对着远处的女孩喊了一声,而金颖则是抿着小嘴依依不舍的走了回来,很快美眸间再次泛起了一丝激动。

和关在栅栏中的奶牛相比,眼前一匹匹肆意在草丛间奔跑,吃草的赛马一瞬间就吸引了金颖的眼球。

“好美啊……”眼前的一幕,金颖甚至连电视中都没看到过,碧水蓝天青草绿荫,简直就像是画中的景色。

“去前面把里边的东西换上,一会在门口集合。”彭克用肩膀拱了一下有些发呆的金颖,随后先行朝着远处的房间走去,对着一位老人说了几句话。

金颖没听懂彭克说什么,但看着这家伙指了指自己后,老人微微点头,随后也连忙走了过去,对着老人鞠了个躬,朝着房间里走去。

金颖骑过马,但看着口袋中一套完整的马术服,明显怔了一下,过了半响才犹犹豫豫的换了起来,而当她再次走出房间的时候,彭克正牵着两匹马和老人闲谈。

不得不说,换上一身马术服的彭克看起来比平时要精神不少,甚至连身形都变得挺拔,竟然让金颖突然有种心跳加速的感觉。

“哟,出来了?”看着金颖出来,彭克和老人点头示意,随后朝着女孩走了过来。

“我这衣服,没穿错吧……”

金颖有些别扭的整理了一下衣服,随后在彭克耳边轻声说了一句。

“错就错了,反正就这一次,北京可没有机会让你穿这种衣服。”彭克玩味的笑了一下,而金颖则是锤了他一拳。

“这帽子带不进去,我刚才试了半天了。”看着彭克佯装吃痛求饶,金颖随后将白色的马术帽拿了出来,语气有些失落的说道。

“那就别带了,还挡着看风景了呢!”彭克笑了一下说道,将自己手中的马术帽随手放在了一边。

“也对。”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金颖刚想说话,却突然感觉彭克的大手揽住了自己的纤纤细腰。

温热的大手好像有魔力一般,金颖脑海中竟然出现了短暂的空白,怔怔的站在原地,甚至连脚步都迈不出去。

“傻了?赶紧上马啊!”鼻尖上一滴汗珠凝结,金颖艰难的咽了口口水,随后就察觉到彭克将嘴巴贴到了自己耳边说道。

“哦……好!”

忙不迭的点了点头,金颖一只手攥住缰绳,同时抬起腿朝着马鞍上踩去,在彭克的帮助下,终于骑了上去。

马儿似乎察觉到了金颖是个新手,竟然乖乖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哇,坐在这上面能看见那群奶牛诶!”金颖两只手紧紧的攥着缰绳,但脸上却泛起了一丝兴奋的笑容。

“当然,我带你去转转。”彭克一个翻身上马,双腿轻轻夹了夹马肚子,将金颖的缰绳拿了过来。

彭克骑马的技术显然不错,金颖坐下的小马乖乖的跟在他身边,两个人两匹马一前一后的朝着奶牛的栅栏走去。

上午的阳光正好,有着彭克在前面带着,再加上温顺的马儿没有半点躁动,金颖轻轻松开了右手,放在额头处遮住阳光,目光四处眺望着。

很显然,布拉格的美,不仅仅是巧夺天工的各式风格的建筑,同样是眼前的一草一木,一花一石。

任谁也想不到,距离那条闹市几十米外的地方,竟然有着这么一个世外桃源般的地方。

两匹马很快跑到了栅栏旁边,金颖忍不住轻轻摸着小马的后背的鬃毛,口中悄声不停的在叨念着什么。

彭克有些好奇的把耳朵凑了过去,下一刻脸色却是一垮。

“彭克啊,你怎么都有白头发了,还有你几天没洗澡了?身上味道怪死了……”

彭克一脸幽怨的看着金颖,而女孩似乎发现了什么,连忙停住口中的话语,随后将目光转移到了一群奶牛身上。

“金颖,有没有兴趣骑两圈?”

不得不说,牛圈附近的味道委实有些难闻,彭克看着脸上依旧挂满笑容的金颖,抿着嘴轻声问道。

“你去吧,我在这和小牛们玩会。”金颖挥了挥手,而彭克则是点了点头,双腿猛得一夹马肚子。

*的马儿嘶鸣一声,下一刻已经犹如离弦的箭一般冲了出去,但彭克脸上的笑容还没洋溢起,下一刻瞳孔却瞬间收缩了起来。

因为彭克刚刚一直在牵着金颖的马,此时此刻看见彭克飞奔而出,金颖*的马儿也是低鸣一声,飞快的追了上去。

毫不知情的金颖大吃一惊,下意识的拼命抓住缰绳,但身体也在剧烈的浮动下摇摇欲坠。

“金颖,往后拽缰绳!”彭克顾不得自己的马,扭过头看着随时都有可能跌落马下的金颖拼命的大喊道。

“两腿夹住,千万不要松开!”彭克用尽全力的大吼着,而金颖只是本能的尖叫着,脸上写满了惊恐。

彭克很清楚,如果金颖从马上跌落下去,十有八九会有生命危险。

此时此刻,彭克恨不得从马上跳下来,但他知道即便这样也于事无补,只能将祈祷金颖此时能平安。

小马依旧在*的跑着,而金颖的脸色已经变得毫无一丝血色,尖叫声被风声淹没,而身体也摇晃的更加剧烈。

金颖只能听见耳边无数呼啸而过的风声,身下传来的颠簸,让她整颗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

凄厉而又无助的声音在风中飘荡,即便再和煦的阳光也不能给金颖丝毫的安全感,彭克赤红着双目从马上跳下,拼命的朝着金颖方向跑去。

“救命……啊!”

金颖拼尽全力稳住身形,但双手却感觉越来越无力,伴随着最后一声求救喊出,整个人在一声尖叫中缓缓从马儿身上跌落了下来。

“金颖!”

彭克拼尽全力的想要救下金颖,声音都变得有些嘶哑,脖颈间青筋暴起,向来温和的面孔此时也变得尤为狰狞。

仿佛误落凡间的折翼天使一般,杨雪摔在地上又滚了两圈,全身的剧痛伴随着一股眩晕感传来,下一刻整个人便已经昏了过去。

而在她昏迷前的最后一秒,却仿佛看到了彭克已经冲到了自己身边,将自己抱在了怀里。

“金颖,金颖!”

彭克已经跑了过来,但此时怀中的女孩已经彻底陷入了昏迷之中。

抱着脸色苍白的毫无血色,身上都沾上了不少污泥的金颖,彭克赤红的双眸间,缓缓流下了一行泪水。

彭克颤抖着双手,将金颖额头上有些凌乱的长发拨开,涩着声音轻声呼喊着金颖,双眼中的希冀逐渐变为奢望,直至最后一丝希望湮灭。

原本晴朗的天空莫名的变得有些灰暗,轰隆隆的雷声让彭克身体一颤,连忙将自己的外衣脱下搭在金颖身上,抱起怀中昏迷不醒的女孩朝着车子的方向跑去。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

彭克发疯一般的朝着车子的方向走去,咬着牙任由无数雨点落在身上,眼泪混杂着雨水顺着脸庞落下,甚至朦胧了前进的路。

“如果我不带你来骑马,就不会有这种事了!”彭克大声吼着,将车门打开小心翼翼的让金颖躺了进去。

“都是我不好!”喃喃的说着,彭克坐回驾驶座的位置,右手紧紧的握着金颖冰凉的小手,整个人朝着私人牧场外冲去。

湿润的雨水让道路已经有些泥泞,彭克甚至感觉自己的方向盘都有些不稳,但依旧没有松开金颖,咬着牙朝着最近的医院驶去。

“金颖,你千万不能出事,否则……”咬着下唇,彭克狠狠的扇了自己一巴掌,将油门死死踩到了最深处。

这一刻,发动机的轰鸣声伴随着雨声响起,只是似乎在不觉然间,能听见一滴眼泪轻轻划过空气。

“嘀嗒,嘀嗒……”

彭克一脸紧张的将金颖送进特护病房,整个人像是没了力气一般跌坐在地上,脸上写满了痛苦。

透过门上细小的窗户,彭克可以隐约看到金颖苍白的小脸,和几个一袭白衣的医生在忙碌着。

心脏监护仪的声音像是一把把匕首,不停的刺着彭克的心脏,让他连每一次*都会发自内心的揪痛。

“都是我不好,我就不该带她骑马,也不该让她连马术帽都不带!”彭克挣扎着从地上坐起来,狠狠的锤了墙壁一下。

“如果金颖有什么事,我这辈子……”

两行泪水从彭克的眼角滑落,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你这辈子也别活了!”彭克的话音落下,下一刻却发现一位比自己还高的男人站在自己面前,一张脸上写满了阴霾。

男人一口流利的中国话,穿着一身深蓝色的西服,但此时此刻的胸口却在剧烈的起伏着。

古铜色的皮肤,高挺的鼻梁,单眼皮看上去有些凶巴巴的,但黑浓的眉毛却给人一种很和蔼的感觉。

彭克听着来人的话明显愣了一下,扶着墙壁眯了眯眼睛,随后死死的盯着来人。

“你认识金颖?”彭克淡淡的说了一句。

他现在的心情已经差到了极点,金颖的受伤已经让他内心的野兽在咆哮着,赤红的双眼和狰狞的眼神给人一种危险十足的感觉。

“你觉得呢?”

男人并没回答,而是松开了西服的第一颗扣子,一步一步朝着彭克走去。

看着男人走来,彭克也不再多说,舌头舔了下干裂的嘴唇,同样朝着男人走去。

“如果你照顾不好金颖,就离他远点。”两个人越走越近,男人歪了歪头,下一刻一记冒拳狠狠的砸在了彭克脸上。

巨力砸来,彭克被打的一个趔趄,起身同样一拳还了回去,同时将嘴角的一丝鲜血抹去。

“这是我的事,和你无关!”彭克的语气非常生硬,此时的他只有用这种语气,去掩藏内心的煎熬和内疚。

男人没有再说话,再次站直身子的时候同样一拳又砸了过来,而微微偏头躲开,一个健步冲上去,和男人扭打了起来。

拳拳到肉的声音伴随着巨大的动静,很快将医院里人们的注意力吸引过来,当看见两个人扭打在一起时都惊愕的说不出话。

男人的力气明显比彭克大上不少,很快就将彭克压在了身下,狠狠的打了几拳,而彭克却找准机会将对方踹到了一边。

抿着嘴唇,彭克一张英俊的脸已经狰狞的有些变形,拿起身边的灭火器就要朝着男人砸去,但却被后面冲过来的医生死死的按在了墙上。

“我让你离金颖远一点!”看着彭克被按住,男人立刻又冲了过来,但下一刻同样被按在了墙上。

两个人怒视着对方,嘴角都流着鲜血,但此时此刻却谁都没说话。

“你们怎么回事?再有这种事情,我们就要联系大使馆遣返你们了。”很快,一个会说中文的外国人走了过来,脸色有些难看的说道。

“没事,我们闹着玩呢。”彭克瞪了男人一眼,随后轻哼一声说道。

外国人看了看两人,随后点了点头示意其他人松开,轻轻的咳嗽了一声。

“先生,你这里是医院,请尊重这里的病人和医生。”

“知道了。”颓败的点了点头,彭克当先走回了椅子上,而男人犹豫了一下,也跟着走了过去。

“抽烟么?”男人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烟,但很快看见了禁止吸烟的标志,愣了一下又塞回了兜里。

“你认识金颖?你是谁?”彭克看着男人把烟收了回去,转过头看着男人轻声问道。

男人之间,表达情绪最激烈的方式,莫过于两人刚才的行为。

虽然打了一架,但两个人都不是心胸狭隘不明事理的人,知道再打下去也不会有半点结果。

“郑刑,金颖公司的老板。”

男人犹豫了一下,随后苦笑着说出了自己的身份,而听见这句话的彭克瞳孔明显一缩,脸上带着几分难以置信。

“你让金颖回去工作,自己反倒来了布拉格?”愣了半天,彭克终于说出了自己内心的话,一脸古怪的表情。

“她来的第一天我就到了,只是和她差了一个航班。”郑刑抿着嘴叹了口气,随后漫不经心的瞥了彭克一眼。

这意味深长的一眼,立刻让彭克脸色微微一变。

很显然,这短短三天里发生的一切,恐怕这个叫郑刑的男人知道了十之八九,他一直躲在暗处保护着金颖。

而此时此刻,看着金颖进了医院昏迷不醒,终于忍不住冲了出来。

“你喜欢她?”

听着郑刑的话,彭克脸上立刻泛起了一丝紧张,眯着眼睛瞥了郑刑一眼说道。

“这是我的事,和你有什么关系么?”郑刑冷笑了一下并没回答彭克。

事实上,他对于这个油头粉面的男孩没有任何好感,这三天的时间,就连他看到都有些触目惊心。

之所以让金颖回去工作,就是感觉那丫头跟着彭克太危险。

“你就是喜欢她!”彭克站了起来似乎又要动手,但看着周围人的目光皱了皱眉,又坐了回去。

“你叫彭克对吧?我不管你们两个人什么关系,我只希望你不要让她受伤。”郑刑轻声说着,但声音中却透着一丝没落和无奈。

彭克看了郑刑一眼,扯了扯嘴角却并没说话。

男人的直觉告诉他,金颖的这个老板肯定对她有意思,一个老板就算再体恤员工,也不可能跟来旅游,更不可能因为员工受伤和别人厮打起来。

“我别把我当成情敌,我不会和金颖在一起的。”看着彭克不说话,郑刑再次说了一句,随后起身慢慢,整理了一下衣服朝着离开的楼梯走去。

孤寂没落的背影看得让人心酸,但彭克张了张嘴想说话,但却始终一句话都没能说出来。

“叮叮叮……”金颖的手机在彭克兜里响了一下。

“等金颖恢复一些再让她回去,这段时间,照顾好她,把短信删掉。”发件人,郑总。

彭克有些木讷的看着金颖的手机,随后犹豫了一下,直接将手机塞回了兜里,一个人无助的坐在椅子上。

双手合十,彭克将额头抵在手上,像是一个乞求上天怜悯的教徒一样,目光时不时的看向紧闭的病房门,又看向窗外逐渐变暗的天空。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彭克的脸色却是越来越黑,直到听见病房门打开的瞬间,几乎一个健步就冲了过去。

“您好,她怎么样,有没有事?”彭克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目光瞥了一眼病床上的身影轻声问道。

“颅内震荡,休息几天就会好,可能会有些恶心,或者短暂的头疼。”医生平静的说着,随后指了指彭克脸上的伤口问道。

“先生,您的脸不需要治一下么?”

“暂时不需要,谢谢!”

直至现在,彭克一直阴霾的脸色终于有了好转,感激的握了握医生的手,随后朝着病房中蹑手蹑脚的走去。

作者说:

写书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本《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卖个萌,求大家相互转告,帮忙广告,再打个滚,求书评、求票票、求订阅、求打赏,各种求!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