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

Part.1:离开之后,谁许我一世福泽

作者:会飞的鱼|发布时间:02-26 11:35|字数:6009

正午的阳光顺着宾斯塔西餐厅的彩色玻璃窗挥洒而下,像是无数个绚丽的天使在空气中游荡,耀眼夺目,只可惜餐桌上的两个人都没心思去看。

一身阿玛尼西服的杨泽看了看现任女友送他的一块沛纳海手表,时针和分针同时指向了12的位置,轻轻打了个响指将服务员喊了过来。

“金颖,散伙饭了,想吃什么你点吧。”声音透着几分冷淡,杨泽看着面色平静如常的女孩,心头无奈的叹了口气。

四年的恋爱长跑,终于在今天正式结束。

他们哭过笑过,吵过闹过,陪伴着对方走过了自己最美好的年华,却不得不宣告分手。

哀莫大于心死,两个人已经沉默了十五分钟,杨泽不知道金颖在想什么,他只想赶紧回去,他和现女友已经订好了前往马尔代夫的机票。

“杨泽,既然分手了,我只想问你最后一个问题。”

原本失焦的黑眸看向坐在自己对面的帅气男孩,金颖并没去接菜单,声音平静空灵,好像幽谷中黄鹂的啼鸣。

服务员很有职业素养的将头扭到了一边,表示对两人的谈话不感兴趣,只是在他看来,这对郎才女貌的年轻男女,真的很配。

“爱过。”叹了口气,杨泽牵强的笑了一下,随后带着几分不舍的看向金颖。

“爱你妈!老子要问你什么时候出的轨!”

“啪……”

拿起桌上的透明玻璃杯,金颖毫不客气对着杨泽那张俊脸泼了过去,她实在想不到,这个阳光的笑容背后,究竟隐藏着多么恶心的虚伪面孔。

“不是你想的这样,金颖,咱们是和平分手……”

从西服衣领处掏出一枚透明冰块,杨泽艰难的笑了一下,还准备解释一下,却看见金颖已经起身,拎着手包气愤的走出了西餐厅的旋转大门。

看了眼脸色憋得通红的服务员,杨泽放下了一百元小费朝着卫生间走去,直至最后都没回头看一眼走出旋转大门,却蹲在门口放声痛哭的女孩。

终于还是分手了,金颖努力瞪大眼睛,但酸涩的感觉却充斥着眼角,视线中的一切变得蒙蒙一片,滂沱而出的泪水眨眼间打湿了衣襟。

坚强了二十四个春夏秋冬的她,最终却因为回眸时杨泽如释重负的一笑击的支离破碎,剩下的只是彷徨无助的断续思念。

她依旧记得那是在大一刚开学的运动会上,杨泽腼腆的向她要了电话,两个人一跑一追,长达三个月的追求。

金颖一直以为十九岁的生日礼物是全世界最好的,那一天杨泽站在宿舍楼下的深情表白,紧张的神色和希冀的目光让她到现在依旧记忆犹新。

突如其来的表白让金颖不知所措,而在室友的半推半就下,两个年轻人在无数人羡慕的目光中走到了一起。

两个人的第一个*节,第一个纪念日……

两个人的第一次拉手,第一次接吻……

金颖在炙热的爱情中成长着,她从不相信有任何人能让自己和杨泽分开,可第三者真的出现时,自己却沉默的一句话都说不出。

轻轻擦着泪水,金颖有些恍惚的看了看自己中指上的那枚戒指,轻轻摘下有些不舍的放在钱包里,倔强的吸了吸鼻子。

她实在舍不得这枚戒指,虽然它不到自己工资的一半,但却承载了太多的美好和幸福。

金颖依旧记得,去年的*节,杨泽单膝跪地掏出戒指的一刹那,似乎白炽灯都变成了粉色,伴随着无数人羡慕的目光和祝福的喝彩中,她看着杨泽将戒指套在了自己的中指上,而那一瞬间,他的眼角透着几分晶莹。

她真的想不通,究竟发生了什么让两个人渐行渐远渐无书,慢慢走向了两个不同的世界。

深深吸了口北京满是雾霾的空气,金颖从看了眼时间,拦下一辆出租车连忙朝着北医三院赶去。

想到此时躺在病房里的奶奶,金颖原本揪痛的心变得更加沉重起来。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金颖奶奶住院时,杨泽刚好和她的感情出现了裂纹。

一边亲情一边爱情,顾此失彼的金颖最终没能挽留住爱情,现如今唯一希望的,就是奶奶能从卧病中康复。

“叮叮叮……”手机的铃声响起,金颖看着妈妈打来的电话,心中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等了将近五秒钟,才按下了接听键。

没有人说话,电话接通的一瞬间,金颖听到的就是声嘶力竭的痛哭和一声声无助的呐喊,脑袋好像被重锤砸了一般,甚至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怎么了,妈?你说话啊!”眼角的泪水再次涌出,金颖希冀的想要从母亲口中听见奇迹般的回答。

“小颖,你奶奶,你奶奶走了……”沉痛的声音让金颖感觉心脏骤然停了片刻,原本焦急的面孔瞬间陷入了呆滞。

“她走的时候,一直喊你的名字,只是到最后都没能见到你。”

电话这头,金颖木讷的将电话放在了一边,无力的靠着身后的车座,目光透过车水马龙的街道,似乎能穿透时光,见到小时候奶奶慈祥的笑容和温暖的手掌。

北医三院病床前,迟到了将近半小时的金颖像疯了一样看着双目紧闭的老人,声嘶力竭的喊着奶奶,却被一个双目赤红中年男人抱在怀中。

房间里,金颖所有的家人都来了,病床旁站成一排无声的垂泣着。

生命检测仪刺耳的鸣声好像一把刀在切割着所有人的心,缄默而压抑的气氛让金颖突然感觉眼前发黑,天花板一阵旋转,随后失去了意识。

再次醒来时,金颖已经躺在了柔软的床榻间,借着昏暗的床头灯光木然的翻看着一张张有些老旧的照片。

从小到大,金颖都是和奶奶生活在一起,忙于工作的父母只有周末才会回家吃上一顿团圆饭,在她十八年的记忆中,最熟悉的就是奶奶慈祥的面孔。

大学的时光也许让金颖忽视了年迈的奶奶,只是每次回家等待自己的都是满满一桌子菜。

即便是半夜归家,打开房门依旧是老人慈祥而关切的面容,以及直至放凉都一口没动的饭菜。

房门吱嘎一声打开,金颖的妈妈看了眼半躺在床边的女孩,放下一杯水默不作声走了出去,只是关门的刹那微微叹了口气。

全家人都知道了金颖的遭遇。

即将结婚的男友临时劈腿,从小到大的奶奶突然辞世,双重打击之下即便是金颖的父母都不知道如何去安慰这个倔强的女孩。

翻看着手中的一册册影集,金颖突然将目光凝聚在了不远处一张单独分出来的灰白照片,被上面的少女身影吸引住了目光。。

一身蓝色碎花连衣裙,一张淳朴的脸上透着几分青涩,眉宇间和自己的奶奶有几分相像。

照片只有一部分,而另一边却是一个相貌清秀,穿着军服满脸笑容的青年。

“这是……奶奶年轻的时候?”

金颖怔了怔,突然想起了小时候的奶奶。

金颖的奶奶是知识分子,一口流利的德语甚至影响了金颖选择了外语学院,她甚至知道曾经自己的奶奶留学捷克,但却因为一些政治问题,不得不回国。

对于那段历史,奶奶更多的时候选择了缄默,年幼的金颖对此并没太大兴趣,长大懂事能感觉到奶奶谈起时的难过,索性没再追问。

看着照片中奶奶年轻的照片,和背景一座康庄大桥和个别几个穿西装戴帽子的路人,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地名突然出现在了金颖脑海中。

“奶奶,你听过《布拉格广场》吗?”

“奶奶没听过,但奶奶去过布拉格广场,很美好像天堂一样。”

这是金颖和奶奶第一次谈起那个地方,也是她第一次见到奶奶笑的那么甜蜜,眼神却是那么伤感。

“小颖,布拉格是全世界最美的地方,如果你找不到幸福就去那里,它会让你忘了时间,忘了所有的伤痛。”

“记得站在查理大桥上俯瞰下面湍急的伏尔塔瓦河,听听那泛白的浪花拍打礁石时的声音。”

“记得看看布拉格城堡的画廊,旧城广场的天文钟,黑死病铸造的人骨教堂,让无数人被乡情感动的卡夫卡故居……”

有些迷离的看着手中的照片,金颖突然有种说走就走的冲动,杨泽的离开让她黯然神伤,奶奶的去世让她悲痛欲绝。

可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听奶奶的话,去那个能让自己找到幸福的地方?

快速的将床上的照片整理起来,金颖小心翼翼的将奶奶年轻时的照片放在钱包里,打开电脑毫不犹豫的定下了一张北京飞往捷克布拉格的机票……

布拉格鲁济涅国际机场Terminal1航站楼,伴随着透着几分凉意的空气顺着鼻腔进入肺部,金颖才真的意识到,自己已经到了布拉格。

也许是旅游旺季,金颖看到了不少黄皮肤黑眼睛的面孔,对一个人孤独旅行的女孩来说,或多或少让她有几分安心。

一个行李箱,一个看上去有些可爱的DUNK双肩背,金颖全部的行囊都在其中,在机场兑换了一些捷克克朗,按照引导直接朝着电车车站走去。

布拉格是最适合的交通工具就是步行,金颖已经做好打算,找一个家庭旅馆之后拿上相机先去查理大桥溜达一圈。

很快从人来人往的出站口走了出来,金颖刚准备走向电车车站,却被不远处一个略显沧桑的身影吸引住了。

虽然只是个侧脸,但金颖却觉得一瞬间是那么的熟悉。

棕黑色的皮夹克,水洗白的牛仔裤让远处的人影显得轮廓分明,而背后一把吉他却让金颖站住了脚步。

流连忘返的查理大桥,心旷神怡的魔法小屋,这一切让布拉格变得变得神秘莫测,而流浪在街边的一位位歌者,却是唤醒了这里俘获人心的魅力,让男男女女迷失在童谣相伴,歌声如酒的迷雾中。

杨泽对着自己表白时曾弹过吉他,只是现在的热情似乎早已退散,那把吉他也早已不知道藏在了哪个尘封的角落。

似乎是察觉到了金颖的目光,青年也将头转了过来,但下一刻却是脸色一变,对着金颖跑了过去。

青年突如其来的动作让金颖有些不知所措,下意识的向后退了半步却听见对方晴天霹雳的一句话。

“小姐,你的旅行箱让人拉走了!”

旅行箱?

微微一怔,金颖下意识的看向自己的侧面,原本微微泛红的俏脸瞬间一片苍白,看着最远处一个飞快消失的身影,整个人都茫然了。

说好忘记所有的痛么?说好找到的幸福呢?

自己拿着旅行箱踩在布拉格这块土地,站稳了不到五分钟,自己的旅行箱就这么被人抢走了?

呆滞的看着再次恢复了车水马龙的机场,金颖脸上木讷的表情紧紧持续了三秒,下一刻就是一声刺耳的尖叫。

“抓小偷啊!”

声嘶力竭的声音引来了所有人的注意,但此时此刻的哪还有小偷的身影。

“小姐,你没事吧!”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青年一跳,看着濒临崩溃的金颖轻声问道。

温和的声音让金颖回过神来,眼眶霎时红了起来。

自己所有的衣服都在旅行箱里,自己身上的双肩背除了钱包护照,就是一些日常用得到的东西。

“没事?你刚下飞机就让人家把行李箱抢走会没事?”近乎疯狂的金颖第一时间把矛头对准了青年,而后者只能无辜的挠了挠头。

“不是说共产主义国家吗?不是说最神秘的城市吗?刚下飞机东西就偷走了,是够神秘的,丢都不知道怎么丢的!”

“警察都是吃干饭的,看见我旅行箱被抢走了都装没看见,种族歧视还是性别歧视?”

金颖炮语连珠的话让青年愣了半响,随后苦笑着摇了摇头。

“这里都是说德语的,你一口流利的北京腔怎么可能有人听得懂?”青年安慰了一句,而金颖则是微微一愣。

这家伙能听出自己是北京人?

“你也是北京的?”金颖下意识的问道。

人生地不熟,东西又丢了,金颖虽然不知道眼前这个青年是好是坏,但也比自己像个无头苍蝇乱撞要好。

“高中之前一直在北京,大学在国外上的,毕业之后才到了布拉格,本来是一场毕业旅行,只是人却留下来舍不得走了。”青年笑着说道,灿烂阳光的面孔让金颖心静下来不少。

都说相由心生,这家伙长得还算耐看,估计不是什么坏人。

金颖心中想着,一边点头一边叹了口气。

即便是再和煦的笑容,再清澈的眼神,也没办法明媚她现在阴暗的内心。

“我叫金颖,也是北京的。”伸出手,金颖并没小女孩的娇羞,大大方方的和对方握手。

“彭克,我在布拉格,算是导游吧,只是每周都会抽出几个晚上去朋友的酒吧里唱歌。”看着金颖伸出手,青年先是一怔随后笑着握了握。

彭克轻卧了一下金颖温软细腻的小手有些冰凉,这还是第一次有女孩如此大方的主动和他握手,。

“我就说你为什么背着一个吉他,原来是个驻唱歌手。”金颖小声念叨了一句,紧了紧自己的书包,下意识的朝着小偷消失的方向扫了一眼。

虽然认识一个帅哥,可自己的东西依旧找不回来。

“旅行箱估计找不回来了,如果没什么重要的东西还是放弃吧,银行卡之类可以让朋友在国内帮你挂失。”

彭克一眼就看出了金颖的想法,耸了耸肩轻声说道。

有阳光的地方就有阴影,布拉格的确是个美不胜收的神秘之地,但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执,发生这种情况彭克除了表示同情之外,也做不了别的。

“没什么重要的,只是可惜了那么多好看的衣服。”闷闷不乐的说了一句,金颖不甘心的跺了跺脚。

虽然是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但金颖也折腾了一个晚上,把好看的衣服几乎全部拿了出来,不仅仅是为了拍照,同样为了穿出自信和对生活的态度。

现在倒好,一条铅笔裤一件泡泡衫,与其说是旅行还不如说是逃难。

而且最主要的,这家伙说的也太轻松了,当初自己买这些衣服不知道被家里骂了多少顿,动辄就是成百上千的衣服丢了一箱子,换谁能hold住?

“再买吧,天文钟旁边有一条商业街,物美价廉而且没有税,你可以挑几件将就将就。”彭克无所谓的说着,丢掉一个行李箱好像没事人一样。

的确,行李箱不是他的。

金颖翻了个白眼,女人的世界男人不懂,更何况这家伙十有八九是个单身男屌丝。

目光透过机场的大玻璃门,金颖远远的看着一望无际的千塔之城,心里突然有种莫名的忐忑和不安。

说走就走的旅行?

金颖的半吊子英语让她没有一点信心在这个城市安稳的住下来。

阳光正好,金颖瞥了一眼身边站着不动的彭克,意兴阑珊的叹了口气。

“我在机场坐一会等下一班飞机回北京了,人生地不熟还丢了行李箱,实在没啥心情在这呆下去,布拉格本来就神秘,让她继续在我大脑里神秘着好了。”嘟着嘴,金颖转过头朝着候机大厅走去,而听见这话的彭克眉头轻皱,身后挡在了金颖身前。

“姑娘,东西丢了可以再买,你好不容易来布拉格一次,没走过查理大桥的宏伟,没见过广场上琳琅满目的女巫小店,没吃过好兵帅克烤鸭和北京烤鸭有什么区别,就这么回去你也不怕别人笑话?”

眯着眼睛彭克挑了挑眉毛看着金颖,一席话没有丝毫停顿,而后者则是一脸古怪的看着他,仔细打量了两眼。

“我说朋友,咱们都是北京人,就算你是导游也不能把钱赚到我头上来吧!”撇了撇嘴,金颖毫不怀疑,现在的自己在这个青年眼中就是一颗摇钱树,毕竟对方的身份是个导游!

当然,这番话说的她的确有些心动。

丢了行李又怎么样,自己四年的幸福都丢了,照样能整理好心情来布拉格,之所以选择回去,是没信心在这地方活下去。

挑衅的眼神让彭克眯了眯眼睛,棱角分明的嘴角扬起了一个弧度,金颖突然有种错觉,这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家伙似乎并不简单。

“你在私企上班吧?”彭克很违和的问了一句,金颖被没头没尾的话问的一愣,但还是下意识点了点头。

“难怪,在私企混没点心机怎么吃的开,不过这里是布拉格不是公司,收起你那劣质的激将法吧。”彭克揶揄的看着金颖,脸上的笑容突然放大了不少。

“我给你免费当私人导游,顺便送你船长酒吧的vvip专座,只要在布拉格的每一个角落留下你的影子。”

看着金颖有些慌乱的眼神,彭克一双眼睛*裸的盯着身前的女孩。

“咳咳,你不会是什么人贩子吧,我和你又不熟,这种好事怎么会落到我头上……”尴尬的咳了咳嗓子,金颖将头扭到了一边,嘟着嘴倔强的说道。

不得不说,彭克的话真的让金颖有些动心,只是天上怎么会有这种掉馅饼的好事?而且就算有,又怎么会掉在她这个灾星身上?

偷偷打量了着对方的神情,金颖内心虽然动摇,但脸上却没有任何表示。

“这是我的国际导游证,身份证和护照,如果你还不放心,前进三百米右转可以买返程的机票。”

将吉他放在一边,彭克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钱包,将身份证和护照递了过去,又把脖子上系着放在夹克里边的导游证掏了出来。

棕黄色的复古风格钱包,金颖看着照片上对方的免冠照片眯了眯眼睛,黑色短发下一张阳光的笑脸,似乎透过空间的褶皱看穿了自己的内心,泛起点点涟漪。

“暂时相信你了!”

作者说:

写书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本《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卖个萌,求大家相互转告,帮忙广告,再打个滚,求书评、求票票、求订阅、求打赏,各种求!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