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

Part.18:有惊无险,温暖时不过无言

作者:会飞的鱼|发布时间:02-26 11:35|字数:7206

当彭克看见金颖的时候,金颖已经醒了过来,只是头上围着一圈纱布。

苍白的脸色看上去十分虚弱,露出来的小手正在输液,另一只手正在抠弄着自己的头发。

彭克一脸内疚的坐在了金颖旁边,张着嘴却始终说不出一句话。

虽然此时金颖已经没事,但他实在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个女孩。

“咳咳……”金颖看着彭克干咳了一声,脸色白的像是透着荧光,而看见这一幕的彭克脸色立刻一变,将桌上的一杯水递了过去。

“你没事吧?先喝点水。”彭克弱弱的说着,一双丹凤眼中满是担忧。

“不喝了,你怎么了?”金颖轻轻摇了摇头,迷蒙的大眼带着几分诧异的看向彭克。

“我?挺好啊……”彭克心里咯噔一下,脸上却挂着牵强的笑容。

“你是摔得,还是和别人打架了?”金颖上下打量了彭克两眼,随后黛眉微皱轻声问道。

“摔的,我不小心摔倒了。”

彭克不想让金颖担心,她从马上跌落才刚刚清醒。

“你过来一下!”金颖眯了眯眼睛,随后对着彭克勾了勾手指,而彭克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将身体凑了过去。

白皙的玉手轻轻拽了拽彭克的衣领,金颖小心翼翼的用手碰了碰彭克的伤口,彭克咬牙忍着一声不吭,喉咙轻轻滚动了一下。

金颖的小手依旧冰凉的没有半点温度,察觉到彭克的反映,连忙将手缩了回来,轻轻叹了口气。

“你摔,还能把衬衣扣子摔丢了?胸口那巴掌印,是摔在如来神掌上了?”金颖的言辞依旧犀利,而听见这话的彭克则是苦笑一声,但眼中却闪过了一丝释怀。

这丫头虽然还是嘴上不饶人,但至少说明头上的伤并不重。

“好吧,我和别人打了一架,就在医院,就在刚刚。”

彭克小声说着,而听见这话的金颖美眸中则是闪过一丝担忧和气恼,粉拳在彭克胸口上捶了一下。

“我都这样了,你还有闲心打架,和谁打的?”金颖撅着嘴轻声问道,而彭克则是坐回了椅子上,脸色变得有些古怪。

太阳已经悄然褪下,房间内的灯光自动打了开,惨白的颜色有些渗人,淡淡的消毒水味让彭克恍然。

“怎么回事?”金颖再次追问了一句,而彭克则装模作样的听不见。

“扶我出去,我要回家!”看着彭克依旧一言不发,金颖终于使出了杀手锏,绷着一张脸淡然的看着彭克。

“你至于么?我告诉你还不行?”彭克一脸无语的看着金颖,忍不住叹了口气。

金颖才刚刚清醒,这种让人心乱的事情,他不想现在就让这个女孩知道。

“说!”简短的说了一个字,金颖眯着眼睛看着彭克。

“和我打架的是你们郑总。”彭克面色古怪的说出一句话,而听见这话的金颖明显一愣,随后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郑总?也亏得彭克这家伙想得出来。

“好了,我没生你气也没怪你的意思,就是问问你这一身上怎么来的。”

金颖安慰了彭克一句,她以为彭克只是想逗她开心才刻意这么说的。

“我说了啊,和你们郑总打了一架。”彭克扯着嘴角再次重复了一遍,而再次听见彭克说话的金颖明显怔了一下。

“这么高,高鼻梁有点黑,秃头颧骨有点大,看上去有点痞。”彭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比划了一下郑刑的高度,随后形容了一下郑刑的形象。

“我去,不可能吧!怎么会是他!”

金颖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听着彭克的话感觉自己脑袋都有些发懵,像是被轰炸机炸了一样,一片空白。

“你刚进来,他就冲过来和我打了一架,现在已经走了。”彭克犹豫了一下,一边解释一边打量着金颖的反映。

此时的金颖明显有些慌乱,皱着眉似乎在思考着什么,而彭克看着对方这幅模样,心里也是忍不住有些打鼓。

和自己相比,金颖和那个什么郑刑已经朝夕相处了不知道多少时日,而且回去之后又要一起工作,培养感情的时间大把大把。

“也不知道银河把没把那家公司收购改成洗脚城……”有种走投无路感觉的彭克,此时此刻竟然将李银河先前的一句话当真起来。

“走了?郑总真的来了……”金颖喃喃自语了一句,目光却有些复杂。

自从进入这个公司,郑总对金颖就非常好。

虽然私底下总能看到周围人嫉妒的目光,和指指点点乃至流言蜚语,但金颖却从未将他们的话放在心上。

她很清楚,这个看上去有点痞,但男人味十足的男人,不会对自己有任何胡作非为,那些商场私企的潜规则,不存在他和郑刑的关系中。

“他和你一起来的布拉格,只不过差了一班飞机。”彭克再次丢出了一个重磅炸弹,而听见这话的金颖立刻惊呼一声,捂住自己的香唇。

果不其然,难怪上次和李银河打完架之后就收到了郑总的信息,看来他不是有所感应,而是真的看到了自己在布拉格发生的一切。

一张脸由白变红,再变得苍白,金颖愣坐在病床上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金颖,那个郑总喜欢你,你信不?”

彭克轻咳了一声,目光直直的看着金颖,似乎想从她眼中得到些什么。

“啥?你说啥?不可能!”

听着彭克的话,金颖绝口否定,但说出这番话的她却突然没有了一点底气。

曾经发生的一切都历历在目,郑刑的关心和照顾,让金颖感觉到大哥哥一样的温暖,可这么长时间以来郑刑却从未有过半点那方面的表示。

而且这么长时间的恋爱,每次因为看电影或者过节想要请假,郑刑都会毫不犹豫的批假,甚至还会在*节当天,送她两张夜场通票的电影。

如果郑刑真的喜欢自己,会像雷锋一样默默付出?这个社会,哪还有伟大到让人无法直视的爱。

“你了解那个郑总么?”彭克像是名侦探柯南一样摸着下巴,皱着眉看着一脸茫然的金颖问道。

“还……行吧。”金颖的声音有些发飘,以前她也许会欣然称是,但听到郑总竟然来到布拉格,突然有种摸不准了。

“你说说,我来分析分析。”彭克抿了抿嘴唇,紧眯着的眼睛泛着两条睿智的光芒。

金颖看着彭克一脸是血,但这个时候仍然装帅的样子翻了个白眼,随后皱着眉头轻声回忆起来。

郑刑的为人很正直,公司做的虽然不大,但好在合作过的公司都很相信他的人格,事业上算得上风调雨顺。

要学历有学历,要身份有身份,要模样长得有很帅,毫不夸张的说,这种男人已经可以列为模范丈夫了。

当然,如果说唯一的不幸,恐怕就是婚姻的失败,郑刑唯一的败笔,就是那个将他打落向黑暗深渊的女人。

金颖虽然没听郑刑具体说过,但在身边同事的耳濡目染之下,也稍微了解了一些过程。

似乎是他的妻子婚后*,和公司曾经的一位员工有了不正当关系,而这件事几乎让郑刑整个人陷入崩溃。

虽然一段时间之后的郑刑重振旗鼓,但那一段时间却仿佛苍老了许多,抽烟也是从那时候刚刚开始的。

金颖慢慢的说着郑刑的情况,而彭克则是杵着下巴静静的听着,脸上没有半点表情。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郑总喜欢你是肯定的,只是他不会选择和你在一起。”彭克犹豫了片刻,终于给出了答案。

看着彭克一脸福尔摩斯二世的模样,金颖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不过并没反对对方的话。

“失败的婚姻已经让他有了一颗破败的心,他之所以不会和你在一起,一方面是不想让你在他心中的地位发生转变。而另一方面……”

彭克停顿了一下,目光复杂的看着金颖,随后轻轻叹了口气。

“他不想用一颗破碎的心去爱你,那样对你不公平。”

金颖静静的听着彭克的话,张着嘴一脸的吃惊。

也许是饿了的关系,金颖将彭克从医院食堂打回的饭吃得一干二净,原本苍白的脸色也稍微好看了不少。

借着彭克去交款,申请离院的功夫,金颖忍不住站在床边看了看外面的风景。

彭克的一番话,的确让她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可不知道还好,但现在知道了却变成了一种负担。

看了看手机上,郑总发来的短信,金颖犹豫了一下还是回了‘谢谢你’三个字,但过了良久却没有半点回信。

金颖很聪明,虽然之前陷入了怪圈,但此时此刻看着郑总的信息,却明白对方不想将事情挑明,她虽然能装傻充愣,但那种昧良心的感觉实在过意不去。

金颖的信息犹如石沉大海一样没有回信,但一会的功夫彭克却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攥着一件羽绒大衣,轻轻披在了她肩上。

“别想了,走一步看一步,现在最要紧的是你的身体。”彭克安慰了金颖一句,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

他本以为自己会醋劲大发,可听着金颖的话,又想到郑刑那孤寂的背影,突然有种愧疚的感觉,仿佛是自己打破了什么一样。

只是彭克非常明白,爱情是两个人的事,任何强求,或者单恋都是没有结果的。

“恩。”

轻轻点了点头,金颖套上外衣朝着外面走去,而彭克始终悉心的在她身边扶着,一步都不肯错开。

回家的路上两个人都没说话,金颖的脑袋有些发昏,彭克也尽量将车开的稳当一些,直到回到家里头顶已经是月朗星稀。

刚一进门的金颖一下子冲到了厕所,吐得淅沥哗啦,干呕的声音听得让彭克都揪心不已,攥着卫生纸脸色黯淡到了极点。

“彭克,能不能商量个事?”吐了好半天,金颖终于缓过来了一些,脸色苍白的看了彭克一眼说道。

“什么事?”彭克愣了一下,擦了擦女孩的樱桃小口,将她扶到了沙发上休息。

“从明天开始,咱们吃点中餐行么,今天从马上掉下来,好像给我摔出来水土不服了……”金颖笑了一下,但眼神却是黯淡无光。

“好,明天吃中餐。”

彭克点了点头,随后换上衣服给金颖打了一盆洗脚水,用手试了试凉热,将金颖的玉足放进水中,拿毛巾轻轻擦拭着。

擦完脚的金颖已经进入了梦乡,而彭克则是将女孩抱回了卧室,出来将房间收拾干净。

坐在沙发上长长的舒了口气,直到现在彭克都没有时间去照顾自己受伤的俊脸,拿起茶几下面的一小块镜子照了照,轻轻一碰疼得呲牙咧嘴。

“吃中餐……这地方附近哪有中餐。”从小药箱里拿出先前李银河给的药水,彭克将在脸上擦了擦,随后翘起二郎腿沉思起来。

布拉格的中餐馆有几家,但做的中餐实在差强人意,就连李银河这么好吃中餐的人,吃了几次也再没去过。

犹豫再三,彭克终究还是打开了自己的手机,下了几个关于菜谱的APP软件,坐在沙发上仔细看了起来。

翌日清晨,金颖刚刚睁开惺忪的睡眼,下意识的摸向了自己的胸口。

“还好,那家伙没对自己的动手动脚……”心中暗自松了口气,金颖蹑手蹑脚从卧室走到外面,下一刻却被彭克的穿着惊掉了下巴。

下面一条灰色运动裤,上身竟然套了一件厨师穿的白色围裙,而脖子上还搭着一条毛巾,时不时的擦擦额头上的汗水。

油锅里似乎炸着什么东西,油烟机的声音很完美的遮住了金颖的脚步声和笑声,女孩很快从厨房走向了客厅,坐在沙发上给自己倒了杯水。

目光朝着厨房的方向看去,金颖抿了抿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彭克的行为让她很感动,那笨拙的样子和时不时摸耳朵的动作,将一个菜鸟厨师的身份演绎的淋漓尽致,可如此搞笑的形象却让金颖看的眼眶慢慢变红。

金颖昨天的话只是半开玩笑说的,可彭克竟然从早晨就开始忙碌着,直到现在都憋在厨房里没挪开半步。

“哟,什么时候起的?刷牙洗脸了么?”

端着盘子的彭克刚刚从厨房出来,就看见金颖蜷缩在沙发的一角,目光有些茫然的看着窗外,嘴角一抽连忙问候了一句。

虽然穿着滑稽,脸上也是带着几分疲态,可彭克的声音却依旧充满了活力。

“你这身衣服,还挺性感啊。”金颖看了彭克一眼,撅着嘴忍不住调侃了一句。

白色的围裙看上去有些小,被彭克的胸肌撑的有些变形,隐约间也能看到下面的一排附近隐藏在围裙下面。

坚实的臂膀看上去更是充满了力量与协调的美感。

“你都这样了,嘴巴还这么不老实。”彭克翻了个白眼,轻轻将盘子放在餐桌上,脸色也是一阵尴尬。

所有的食材和装备,都是今天早晨在楼下买的,对于第一次下厨的彭克来说,连这件围裙怎么穿都看了五分钟的说明书。

“那也好过某些人手上不老实,被揍了个乌眼青。”金颖轻哼了一声,说话像小刀一样直戳彭克痛处。

“行了,赶紧刷牙洗脸,我给你做了油饼,豆浆机里有鲜榨的豆浆,我放了点红豆补血,看你脸白的跟炉灰一样。”

彭克并没和金颖纠缠下去,而是拍了拍手一边说着一边朝厨房走去。

沙发上,听见彭克做了油条的金颖明显愣了一下,一脸狐疑的看了看餐桌上卖相不错的早餐,赞赏的撇了撇嘴,随后连忙冲向卫生间洗脸刷牙。

当金颖再次回到餐桌时,彭克正坐在椅子上,一脸满意的看着自己的作品。

“洗完了?赶紧吃吧,你不是想吃中餐么?豆浆油饼可是再正宗不过的了。”彭克得意的笑了一下,忍不住摸了摸鼻子。

他吃油饼的次数屈指可数但却记忆犹新,那薄薄的一张面片丢进油锅,眨眼间蓬松的放大了十倍不止,咬起来更是香脆可口。

“东西是正宗,不过你做的能吃么?”金颖瞥着小嘴哼了一声,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炸的金黄的油饼咬了一口,下一刻却是瞪大了眼睛。

美眸中尽是复杂的意味,有惊喜有失望,有感慨有后悔,看的彭克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攥着筷子咽了口口水。

“怎么样?味道如何?”彭克看着金颖半响不说话,终于忍不住当先开口问道。

“味道……”

金颖慢慢将油饼咽了下去,拿起豆浆的杯子但却又放了回去。

“彭克,你跟我说实话,你要是嫌我话太难听我改,你别炸一块抹布塞我嘴里,冒充是油饼好不好!”

不得不说,金颖这句话将彭克打击的差点钻到桌子底下,一脸愕然的看着金颖认真的表情,不相信的抓了一块油饼。

还没送到嘴里,彭克就忍不住老脸一红。

自己炸的油饼,就算撕下来一块都要使半天劲,这劲道恐怕真不输于一块抹布了。

“我第一次做,要不你喝点豆浆吧。”吱吱唔唔了半天,彭克最终还是承认了自己做的毒食有些问题。

“吃油饼吧,我不想让你在我心里的分数再降低了……”金颖再次吐槽了一句,随后拿着油饼又咬了一口。

彭克看得仔细,这丫头每嚼一下,额头上恨不得都有青筋冒出来。

“行了行了,这都将不是我做的,豆浆机打的。”

有些心疼的皱了皱眉,彭克飞快的把一盘子油饼都抢到了自己身边,把装满豆浆的杯子推给了金颖。

“赶紧喝,一会去医院复查一下呢还要。”彭克将油饼抱到了厨房,看了看一片狼藉的情景扯了扯嘴角,却依旧没有半点气馁。

两个人一顿早饭吃完,金颖和彭克一边下楼,一边用四个字形容了一下这顿早餐,气的彭克差点从楼梯上摔下来。

“有惊无险!”

有些无语的看了金颖一眼,彭克看着脸色比昨晚好了不少的金颖摇了摇头,随后打开车门扶着女孩坐进了副驾驶的位置。

因为怕金颖晕车,彭克将玛莎拉蒂小G放到了一边,将那辆奔驰s400开了过来,一坐进去金颖就舒服的伸了个懒腰。

“还是这个车舒服,坐上去就有种变成一滩泥的想法。”金颖找了个合适的位置窝着,而彭克则是微微一笑发动了车子。

和玛莎拉蒂ghibli比,奔驰S级作为顶级商务车显然有着更大的空间和舒适度,帮金颖打开了座椅加热和座椅通风,两个人很快到了医院做了一系列的检查。

看着一大摞检查结果单,彭克终于释怀的叹了口气,刚一下楼就把所有的报告丢在了垃圾桶里,临走还不忘补上一脚。

“你这大力金刚腿和李银河学的?你是有多恨这垃圾桶?”金颖看着彭克的动作,一脸怪笑的问了一句。

“还用得着跟他学。”彭克白了金颖一眼说道。

两个人今天的穿着都很朴素,如出一辙的帽衫加牛仔裤,只是金颖头上的白色纱布好像花篮一样点缀着。

阳光洒落,如果后面再伸出两个翅膀,恐怕和天使没有半点区别。

“对了金颖,郑总说你不用着急回去,你是不是再在这边呆些日子?”彭克似乎想起了什么,脚步顿了一下,随后有些希冀的看着金颖问道。

“嗯?这得看你表现啊……”金颖扬了扬眉毛,一脸得意的看了眼彭克。

“看不看表现,票都已经退了。”彭克咧着嘴露出了一个邪恶的笑容,他才不会让金颖从自己身边离开。

虽然知道拖不了多久,但好日子谁也不嫌多。

“早就知道你马后炮,对了,今天给我开车好不好?”金颖白了彭克一眼,突然脸色一变,佯装可怜的看着彭克问道。

金颖在大学时候就已经考了驾照,但无奈北京的摇号太过艰难,一连四年的时间这丫头都没摇到。

直到现在每天上下班,都还是挤地铁或者打车。

“你会开车?”彭克愣了一下,狐疑的看了金颖一眼。

“必须的必啊,本小姐可是号称海淀区第一女车神,你知道范迪塞尔么?”金颖挺着胸脯一脸得意的看着彭克。

“你别告诉我他是你师父。”彭克将钥匙递了过去,而金颖麻利的打开车门,坐到了驾驶座的位置上。

“是我偶像,嘿嘿……”金颖激动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小缝,虽然头上绑着纱布,但今天的精神状态却非常好。

“开吧,就这一条路直着走就是回家的路。”彭克并不怀疑金颖的技术,开车不像赛马,就算这丫头撞了他们两个也不会有太大危险。

更何况这是布拉格,宽阔的大街上出现个人影都实属少见,有车经过更是可遇不可求,毕竟在这里生活的居民,没人会觉得走在大街上是浪费时间。

金颖讪笑着搓了搓手,系上安全带学着彭克的样子点了一下一键启动的按钮,下一刻车子的仪表盘已经亮了起来。

“哦?哦?”一连发出两声疑惑声,金颖看着自动调整得座椅,脸上忍不住泛起了一丝陶醉的表情。

有钱人真是会享受,看来以后自己结婚,聘礼必须是这么一辆车。

“别大惊小怪的,开车慢着点。”

看着金颖的表情,彭克忍不住将安全带紧了紧,心里突然有种后悔的感觉。

“放心吧!”咧嘴一笑,金颖右脚轻轻垫在了油门上,下一刻车子犹如离弦的箭一般冲了出去!

“我去!”彭克一颗心脏瞬间提到了顶点,瞳孔一缩脸上写满了惊恐,而金颖则是吓得脸色发白,死死的踩在了刹车上。

“咚……”伴随着一声巨响,车子骤然停了下来,但巨大的惯性却让两人身体一阵前倾,再次对望时眼底都泛起了一丝惊慌。

彭克没说什么,而是飞快的冲下车子,看着被撞的变形的垃圾桶松了口气,忍不住苦笑了一下。

“还好不是撞人,否则就悲剧了!”回到车中,彭克长长的松了口气。

他很清楚,车子坏了可以修,但如果把人撞了就算陪再多的钱,也不能抚平对他家人的创伤。

“你开吧,我觉得我要去驾校回回炉……”

金颖脸色苍白的说着,刚准备解开安全带的小手,却被彭克按住了。

“不用,你小心一点就行。”看着女孩好像犯了错误一样满眼惊慌,彭克轻笑了一下随后在车上一连按了好几个按钮。

下一刻,原本撞上垃圾桶的奔驰S400竟然自动向后倒了几米,连方向盘都在自动旋转。

“这车子……”金颖愣了一下,随后一脸茫然的看着彭克。

“自动泊车,并线辅助,驾驶偏移提示,还有这个红外感应功能,我都帮你打开了,放心的开吧。”

嘴角泛着一丝笑容,彭克轻轻松开了金颖的小手,在车上按了一大堆的按钮。

金颖有些愕然的看着车内的变化,突然变化的科技感让她有种穿越到科幻电影的感觉,双手刚我上方向盘,行车电脑立刻出现了一幅画面。

一片绿色间,只有远处一两个红色人影在走动,但很快也消失不见,而右边的中控台上,360度全息摄像头让车子无死角的显现出来。

眼前的车子,哪怕是个玩过赛车游戏的孩子,恐怕都能完美的驾驭起来。

果不其然,车子很快在金颖的*控下慢慢行驶了起来,沿着笔直的街道,朝着回家的方向走去。

作者说:

写书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本《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卖个萌,求大家相互转告,帮忙广告,再打个滚,求书评、求票票、求订阅、求打赏,各种求!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