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

Part.19:你在身边,呢喃时倒映心安

作者:会飞的鱼|发布时间:02-26 11:35|字数:7601

彭克调出来的功能很大程度的限制了这辆车子的性能,但对于第一次开上这种豪车的金颖来说,驾驶感并不重要,那种成就感才让她美的合不拢嘴。

一路上还学着彭克的样子放上了一段小曲,哼着小调开回了家中。

当然,当这丫头从车上下来时,脸上的喜悦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俏脸上挂满了惊愕和不知所措。

“这个……不要紧吧?”

小心翼翼的指着随时都可能掉下来的车灯,金颖欲哭无泪的看着彭克说道,她清楚这辆车的价格,光是一个车灯,恐怕自己打工三年都未必赔得起。

“这个啊……”彭克愣了一下,刚准备过去看一眼却发现车灯‘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微微一怔,嘴角突然泛起了一丝笑容。

黑亮的丹凤眼盯着金颖,彭克一步一步朝着金颖走去,而看着金颖退到车门处,竟然一抬手拦住了女孩向后的退路。

两只手支在车门上,彭克看着金颖一言不发,而无处可逃的金颖脸色连变,嘴角的笑容也愈发的生硬。

“那个,我不是故意的。”金颖再次说了一遍,而彭克则是轻轻挑了挑眉毛。

略显侵略性的将头朝着金颖的面颊靠过去一些,彭克看着女孩吓得闭上眼睛,忍不住笑了一下。

睫毛轻轻颤抖,听见笑声的金颖轻轻将眼睛睁开一条缝,试探性的轻咳了一声。

“别咳嗽了,这车修起来应该在二十万左右,一会上楼给我写个欠条,我特地批准你可以分期还……”

彭克得意的笑了一下,而金颖黑溜溜的眼珠一转,随后佯装就要摔倒。

“我……我头好晕啊……”

虚弱的声音带着几分颤抖,金颖一只手轻轻按在太阳穴上,另一只手挡在眼前小心的打量着彭克的表情。

不得不说,彭克第一反应就是金颖在装病,可看着她真的要倒下去,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不见,抱起金颖连忙要朝着车上走去。

悄悄眯着眼打量了一下彭克,金颖哼哼唧唧的说道:“你干嘛去?快带我回家,我就是吹着风了……”

不得不说,金颖话音落下,老天爷还真开眼的吹了一阵大风,彭克用后背挡在金颖面前,犹豫了一下连忙朝着楼上跑去。

“也不知道这么做好不好,要是让他知道自己在装病,恐怕自己下场会更惨,算了不管怎样,既然装就要装到底。”

金颖暗暗想着,看着彭克紧绷的面孔虽然有些心疼,但心底却有种说不出的欣喜。

回到楼上的彭克将金颖轻轻放在了沙发上,随后倒了杯热水递了过去,又跑到卫生间敷了一条热毛巾。

“怎么样?好点没有?”一脸担忧的看着金颖,彭克脸色沉凝的问道。

“我休息一会就行,你也休息一会吧……”

弱弱的回了一句,金颖歪过头躺在沙发上假寐,而彭克则是坐在沙发上杵着下巴,犹如一尊雕像一般看着金颖。

闲散的时光总是过的很慢,没过多久金颖就进入了睡眠,而彭克看着女孩时不时颤抖的睫毛,和悄悄撅起的红唇笑了笑,轻轻坐到了金颖旁边。

嘴角微微扬起,彭克的脑袋朝着金颖凑了过去,一点一点向女孩的双唇间挪动着,但犹豫了一下却又停了下来。

屏住呼吸,彭克咬了咬牙,看着金颖光洁的额头轻轻印了一下,随后像贼一样的坐回到沙发上,看着没有一点动静的金颖松了口气。

干涩的咽了口口水,彭克舔了舔嘴唇脸上闪过一丝意犹未尽的意味,摸了摸鼻子再次朝着金颖的俏脸凑了过去。

落地窗的阳光洒在金颖俏脸上泛着几分病态的苍白,如果此时彭克不将阳光遮住,恐怕第一时间就能发现金颖白皙的面孔泛起了一丝绯红。

“咳咳……”

金颖轻轻咳嗽了一声,随后将头朝着沙发垫的方向钻了钻,而听见这一声咳嗽的彭克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过了半响才蹑手蹑脚的爬起来。

“就差一点啊……”

彭克喃喃自语了一句,看了看时间随后拿起钱包走出了房门,偌大的客厅中,只剩下金颖均匀的喘气声。

“走了?”紧闭的眼睛轻轻眯起了一条缝,金颖看着关紧的房间重重的松了口气,随后有些怅然若失的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那个还依稀印着彭克吻痕的位置。

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骑马的意外虽然让她险些丧命,但当她醒来的一瞬间,她第一个想到的人并不是自己,而是彭克。

颠簸的马背上,视线仿佛都已变得模糊不堪,意识似乎都已然化为虚幻,可金颖却始终能看到彭克那双担忧而又自责的双眸。

虽然明知道追不上,但依旧毫不放弃的朝着自己拼命飞奔;金颖莫名想到了彭克的爷爷,也许那个时候的他,也曾做过同样绝不放手的事情。

拿起手机,金颖给家里人发了个信息,很快手机就已经响了起来,是母亲李丽发来的语音通话。

金颖犹豫了一下,摸了摸头上的纱布,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喂?小影,你怎么不回来了?你爸特地去昌平钓鱼去了,非要给你钓个六斤的罗非鱼!”屏幕中,金母一脸狐疑的看着金颖,眯了眯眼睛,脸色猛地一变。

“你脑袋怎么了?是不是出事了?要不要紧,妈现在就喊你爸回来,我们去找你!”

金颖听着妈妈的话眼睛立刻有些酸涩,发红的鼻子抽了抽,但却勉强笑着摇了摇头。

“妈,我就是不小心磕了一下,你别那么着急。”金颖笑眯眯的说着,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温暖。

也许彭克给了她呵护的感觉,但家的温暖,却只有从父母那里才能得到。

“磕了一下也不行,破没破相?”金妈妈再次问了一句,而金颖则是笑了出来,轻轻摇了摇头。

“没破相就行,你在那边多拍点照片回来给妈看看,妈还没去过那个地方,从前总听你奶奶提起,说不去一辈子后悔。”

金颖的母亲算是典型的北京女人,热心肠又爱说话,虽然两年前退休变得无所事事,但心态却很好,早晨和邻居一起逛商场,晚上再跳跳广场舞。

相比之下,金颖的父亲就古板了许多,每天除了看报纸钓鱼,唯一的嗜好就是小酌两杯,但量还被金母死死的管着。

“放心吧,我肯定把去过的每个地方都照下来,等回去之后讲给你听!”金颖一脸笑意的说着,而金母的脸上也终于挂上了一丝笑容。

“真乖,对了,隔壁王大爷找我来着,说是想约你相个亲,男方是个律师,条件我也看了,非常不错。”

金母一拍脑门,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可一番话说出,金颖的脸色立刻变了,并不是因为妈妈说的话,而是听见了门锁打开的声音。

“什么?你要相亲?”

门口处,刚刚打开门的彭克将买回来的青菜都丢到了地上,三步并作两步的朝着沙发走来,一把将金颖手机抢了过来。

“喂,快把手机给我,这是我妈!”金颖一脸焦急的说着。

事实上,当彭克一脸阴霾的拿过手机,看着屏幕上那张和金颖有几分相似,但却是短发微卷的女人时,他就已经发现了这一切。

可惜这时候发现,好像已经晚了。

攥着手机,彭克很清楚如果把手机还给金颖,自己在金母老人家心中的第一印象恐怕就会跌入谷底。

咬了咬牙,彭克看了金颖一眼,努力对着屏幕中的金母摆出一张笑脸,随后大手攥了攥金颖,示意她稍安勿躁。

“哎呀,你……”

金颖忍不住跺了跺脚,死命的在彭克腰间掐了一下,而原本就表情僵硬的彭克更是露出了一张比哭还难看的笑脸。

不得不说,彭克的长相非常耐看,谦逊的笑容温柔的眼神,浓黑的剑眉高挺的鼻梁,不管是谁看见彭克都要夸上两句。

相比之下,李银河虽然也帅的掉渣,但骨子里那股子痞气只能迷倒一些花痴少女,在老人看来却显得华而不实。

虽然从模样上看,彭克算是能入了金母的法眼,但此时此刻的金妈妈却已经进入了濒临火山爆发的边缘。

她可是很清楚的听见了,彭克那句带着质问语气的话。

“你是谁?你和我家小影什么关系?你家哪的?”金母一张脸阴沉的像是能滴出水来,彭克听着一连串的三个问题,头一下就大了一圈。

他不怕和大龄妇女打交道,但此时此刻看着金颖的母亲,却有种喉咙发堵的感觉。

“阿姨您好,我叫彭克,是金颖的大学同学,现在在布拉格留学,知道她来这特地招待她两天……”彭克腼腆的笑了笑,终于把说出了一句话。

“恩?金颖的大学同学?哪个大学?”电话对面,看着彭克长长舒了口气,金妈妈脸上泛起了一丝冷笑问道。

“我……”

彭克下意识的看向金颖,却发现这丫头手里攥着先前敷额头的毛巾,盘腿坐在沙发上像是和尚一样念念有词。

“财经大学啊,我俩一个专业的!呵呵……”彭克干笑着说道,而金颖则是连忙竖了竖大拇指。

“这样啊,我刚才说给小影安排个相亲,你好像很不高兴?”金妈妈看着彭克,阴阳怪气的问了一句。

“没,我就是在想金颖还处于事业上升期……”彭克冠冕堂皇的说着,而金颖的妈妈则是轻哼了一声。

“把电话给小影,我和她有点话说。”彭克如赦大祸的把手机还给了金颖,随后抱着地上的青菜朝着厨房冲去。

金颖挂掉电话的时候眼眶明显是红红的,撅着嘴走向卫生间,在水池旁洗了把脸。

她和妈妈聊了很多,内容无非就是在布拉格照顾好自己,同时小心那些图谋不轨的男生,金颖很清楚妈妈指的就是彭克。

十几分钟的语音通话,一部分时间都是金母在说金颖在听,但看着妈妈担忧的面孔,金颖还是忍不住流下眼泪。

金颖坚强得太久了,甚至连她自己都忘了瘦弱的肩膀上,究竟承担了多少伤痛。

“你没事吧?”

金颖刚刚打开卫生间门,就看见彭克手中抱着芹菜,满脸紧张的看着他,一件红白格子的衬衫外套着围裙,下面一条将裤腿挽到膝盖的牛仔裤。

“没事。”摇了摇头,金颖甚至没去看彭克一眼,轻轻让过彭克的身边,随后再次回到了沙发上。

“金颖……”彭克想要拉住金颖的手,但双手却好像万钧沉重一般,始终抬不起来。

无奈的叹了口气,彭克垂头丧气的回到了厨房,一边看着手机上的菜谱,一边慢慢学习着炒菜。

不得不说,彭克早上做的油饼算是把自己难为了一把,很快彭克就将炒好的三个菜放在了餐桌上。

翻箱倒柜的找出一瓶红酒和两个高脚杯,准备工作完全搞定之后的彭克脸上突然挂上了一丝招牌的坏笑。

“大小姐,赶紧吃饭吧,你妈只是下旨让你相亲,又不是下旨让你绝食。”彭克大刺刺的说着,随后一屁股坐在了金颖旁边。

金颖并没去看彭克,而是将头扭到了一边。

“金大姐,我知道你被数落了一顿心烦,你稍微吃点东西再喝两口小酒,晕晕乎乎的就睡呗,一醉解千愁啊!”

彭克干笑了一声说道,而金颖终于忍不住看了看彭克,撅着嘴轻哼了一声。

“你要是会劝人就劝,不会就闭嘴。”将抱枕放在一边,金颖很快朝着卫生间走去,而彭克则是无所谓的笑了一下,坐在了餐桌旁。

他很清楚这丫头在生自己的气,也知道自己刚进来时做的有些不妥。

虽然有些后悔,但彭克还是尽量给自己找了个开罪的理由,换做哪个男人听到自己心仪的对象要去相亲,恐怕态度都好不到哪去。

“说到底,这丫头也因为自己挨了一顿数落,现在发脾气也比憋在心里好。”彭克看着金颖坐到餐桌旁,心里忍不住想到。

脸上谄媚的笑了一下,彭克拿起酒杯,而金颖犹豫了一下也拿了起来,和彭克碰了一下轻轻抿了一口。

“对了金颖,我刚才下楼的时候,看见一对夫妻吵架来着。”彭克夹了一口菜,心不在焉的说了一句,眼睛却打量了金颖一眼。

“吵架?为什么?”果不其然,金颖听着彭克的话,心底的好奇心忍不住犯了起来。

“因为一条狗,那丈夫把车停好,在教育自己家的狗,说开车时把头探出来非常危险,这么做是错误的。”彭克耸了耸肩膀,再次抿了一口红酒。

“这里的人都比较古板,丈夫教育了半天,妻子忍不住不乐意了,和丈夫吵了起来。”

“他老婆怎么说的?”金颖看着彭克轻声问道。

“他老婆说,要是把你和狗关在一辆车里,你也会把头伸出去。”彭克一本正经的说着,而听见这话的金颖扑哧一下笑了出来。

莞尔一笑,金颖白皙的面颊上泛起了两个浅浅的酒窝,这一刻仿佛房间都变得明亮起来,虽然小手很快遮住了娇柔的面容,但弯弯的眼睛却充满了笑意。

彭克静静的看着金颖笑面如嫣,脸上也是呵呵傻笑起来,但很快就发现金颖的脸上又恢复了之前的死板。

“你骗我的吧?哪有这种事情……”金颖轻声说着,而彭克也不解释,直接拉开窗帘指了指下面还在吵架的一对夫妻。

“好了,咱们一笑泯恩仇,先说说我做的菜怎么样吧?”彭克给金颖夹了口菜,直到现在金颖的脸上稍微好看了一些。

虽然知道彭克是第一次做饭,但金颖看着卖相还是好不犹豫的吃了下去,随后惊讶的看了彭克一眼。

咸淡虽然差了一些,但最起码这个菜已经熟了,只是味道和妈妈相比还是有不少差距,只是能做成这样,已经让金颖高看了彭克一眼。

“你不会是下面买的吧?”金颖一脸不相信的看了彭克一眼,很快却遭到了后者的强烈抗议。

“嘿,会不会聊天,你没看见我择菜?而且楼底下除了一个茶餐厅和超市,你见着有中餐馆了?”

彭克为自己辩解着,虽然味道仍然差强人意,但对第一次做饭的彭克来说,他已经感觉自己发挥到完美了。

“你可以开车去啊……”金颖轻哼了一声,随后突然想起自己把车灯撞坏的事,脸色顿时一变。

“放心,不要你赔!”无奈的撇了撇嘴,彭克又给金颖夹了夹菜。

直到晚上的时候,彭克总算从金颖口中将金母的话叹了个究竟,一个人意兴阑珊的坐在阳台的摇椅上无语凝咽。

金颖母亲不愧是过来人,第一句话就直戳了两人的肺管子,问他们这几天是不是住在一起,而不知道怎么说谎的金颖只能默默点头。

一段语音下来,唯一的好消息就是金母相信两个人在一起什么都没发生,但即便如此还是要求彭克到李银河那里去休息。

看了看手表,彭克透过阳台和卧室间的玻璃,看着里边正在玩着手机的金颖,犹豫了一下走了过去。

“金颖,你要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休息了。”彭克轻声说着,而听见这话的金颖微微抬头,眸子中泛着一丝莫名的神色,咬了咬下唇没任何表示。

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面对母亲的叮嘱她不想欺骗,可看着彭克要离开,心里却又充满了不舍。

“要不,我再呆会?”彭克试探性的问了一句,而金颖则是连忙点了点头。

“我妈说让你住李银河那,是怕我有危险。”看着彭克坐在床边,金颖抿了抿红唇不痛不痒的解释了一句。

她可不想让彭克误会。

“我知道,年轻人都比较冲动,老人这么担心也是可以理解的。”彭克干笑了一声说道,而金颖则是白了彭克一眼,俏脸有些发红。

“对了,你没跟你娘说关于家里的那些事情吧?”彭克似乎是想起些什么,脸色突然变得有些紧张起来。

“那些事情?哪些?”金颖愣了一下问道。

“就是……我的身份,我爷爷和你……”彭克舔了舔嘴唇,一边说一边看着金颖脸色的变化,看着女孩双目一凝,立刻闭上了嘴。

事实上,彭克也是刚刚想到的这个问题。

他虽然和金颖还没发展成男女朋友,可两个人之间的经历早已经让他们变得互有好感,在一起只是个时间问题。

如果金颖的母亲知道了关于自己的身世问题,恐怕那边的家长肯定会极力阻拦,毕竟彭克从金颖的口中,她家对于自己爷爷当年存在着不少误会。

卧室中的灯显得有些灰暗,金颖和彭克都有着一瞬间的沉默。

“没有,谁也不会把这两件想到一起,能在这遇到你根本就是不可能中的可能。”金颖说话有些语无伦次,但彭克还是点了点头。

双方几十年来都没有任何来往,可此时他们的后人却在布拉格相遇,这种巧合恐怕只有上天才能安排出来。

“这种事,不说最好。”彭克叹了口气,目光却带着几分落寞。

“彭克,你了解你爷爷么?”听着彭克的声音都有些萧条,金颖忍不住问了一句。

对于曾经那段恋情,金颖始终抱着好奇却又敬畏的心态。

她真的想不通,为了两个人几十年未见,甚至双方都已经有了新的家庭儿孙满堂,直至最后却始终惦记着对方。

“我……还行吧。”微微一怔,彭克不太确定的点了点头。

他从小就在国外生活,只是偶尔回家一趟也呆不了多久,对于自己的爷爷了解不算太多,但从父母那里倒是听了不少关于他的故事。

“他为人怎样?你说说。”金颖好奇的问了一句,从床边朝着彭克靠了靠。

“为人正直死板,做事雷厉风行,典型的军人作风,当初我爸不去当兵,差点让我爷爷打断两条腿……”彭克犹豫了一下随后说道。

“唔……当初我爸要去当兵,我奶奶差点打断他的腿。”金颖忍不住笑了一下说道。

金颖的奶奶对于当兵这件事,似乎还是有着根深蒂固的抵触。

“好吧,爷爷很少提起在布拉格的事情,就算再怎么问,也都是摇摇头点颗烟。”彭克慢慢回忆着,随后轻声说道。

“我记得小时候有一次,我不停的烦他让他给我讲,结果他打了我屁股,这是爷爷第一次打我。”

彭克有些感慨,他到现在还记得那次的事情造成多大影响,爷爷打完自己第二天就住进了医院一病不起,就算后来出院,身体也一直没能恢复。

家人虽然没怪过彭克,可他很清楚爷爷身体的问题和自己有很大关系。

一个男人能靠着一口气撑很久,可一旦戳破,就会象个气球一样慢慢瘪下去。

“你还挨过打啊?”金颖好奇的问了一句。

在她看来,彭克的性格很好,骨子里也有种傲气,生在那种有钱人家应该不怎么会被教育才对。

“怎么没挨过,当然了,和银河比起来,我不能说挨过打。”彭克挑了挑眉毛,掉过头却忍不住黑了李银河一句。

“李银河?那家伙总挨揍么?看他样子那么痞,我以为从小就惯着呢。”金颖疑惑的说道,很快就眉开眼笑起来。

“他爸把他拴在暖气上打,好像烤鸭一样。我一直以为‘吊打’这个词的鼻祖,就是李银河他爸!”彭克也是忍不住哈哈一笑。

李银河小时候比彭克淘气得多,每次回去晚了他都要去彭克家住,直到被自家老子揪着脖领拎回家。

“哈哈哈,那等李银河回来我可要好好问问。”金颖笑的花枝招展,整个房间都充斥着女孩黄鹂一样清脆的笑声。

笑靥如花的金颖两颊有些发红,而彭克看着金颖的样子也是忍不住傻笑起来。

他没想好怎么表达对金颖的感情,三天的时间对于两个人来说都太短,彭克不想太快说出那个让任何人都心驰神往的三个字。

彭克不是那种轻浮的人,也很清楚那三个字的分量,就算此时再想说出,也必须忍住,以免吓坏身旁的金颖。

“你一问李银河就知道是我说的,对了,爷爷好像让我爸找过关于你奶奶,不过都是暗中说的,你懂得……”

彭克再次说道,而金颖则是收敛了笑容点了点头。

“明白,奶奶也去大队打听过几次,不过好像没什么结果。”

“算了,都已经过去的事了,没必要总是提出来,如果有一天……”彭克咬了咬牙,一双黑亮的眼睛紧紧的盯着金颖说道:“就算你家人知道了我的身份,我也不会因此放弃什么,因为对我来说,负担也是一种幸福。”

彭克炙热的目光看的金颖缩了缩脖子,打着哈哈四处瞎看,并没做任何回答。

“好了,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从床上坐起来,彭克长长的舒了口气,对着金颖笑了笑说道。

他虽然舍不得,但走是早晚的事,大不了明天早点过来就是了。

“那个……车灯被我撞坏了,你回去会不会太危险?”金颖咬了咬下唇,微微抬头看着站起身的彭克问道。

“嗯?”彭克愣了一下,瞳孔都微微放大了一圈,随后猛地一拍脑门。

“会,太危险了,这边绿色生活晚上都没有路灯的。”

彭克一本正经的说着,随后走到阳台旁边,连忙将窗帘拉了起来,只是透过窗帘,两人依旧能看见外面一排排路灯亮起的光芒。

金颖莞尔一笑但也并没揭穿,随后小嘴一撅抱着抱枕躺在了床边将被子盖好。

“明天修完车就别去李银河那里睡吧,我可是妈妈的乖宝宝。”金颖尽量让自己声音平静一些,但彭克依旧能听出话语中的窃喜和羞涩。

挤眉弄眼的咧嘴一笑,彭克再将被子拽了拽,随后蹑手蹑脚的趴在了床上,杵着脑袋静静的看着金颖柔美的面孔。

借着窗外的路灯,金颖的脸变得有些依稀,但那种朦胧的美却像是仙女一般,让人忍不住想要一亲芳泽。

金颖闭着眼睛,像个睡着的孩子一样均匀的呼吸着,但轻轻颤抖的睫毛却似乎出卖了她,将她内心的不平静表露出来。

彭克轻轻伸手摸了摸金颖散落在枕头上,犹如瀑布一样乌黑的发丝,放在鼻尖轻嗅了一下,随后嘴角泛起了一丝坏坏的笑容。

这丫头肯定知道我在这,但她并没轰我出去,我要不要假装睡着?

彭克暗暗想着,轻轻拉了拉床边的枕头,蹑手蹑脚的给自己披上了一条毯子,随后静静的看着金颖紧闭美眸的娇颜。

作者说:

写书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本《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卖个萌,求大家相互转告,帮忙广告,再打个滚,求书评、求票票、求订阅、求打赏,各种求!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