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

Part.20:一夜美梦,初醒时绽放温暖

作者:会飞的鱼|发布时间:02-26 11:35|字数:6947

因为伏尔塔瓦河的关系,布拉格的清晨总有一些寒冷。

彭克被一阵寒风冻得打了个哆嗦,慢慢得睁开眼睛却突然看见了身边的金颖,微微一愣随后长出了一口气。

此时此刻的金颖,已经抛弃了自己的枕头,而是枕在了彭克的胳膊上,。

嘴角泛起一丝温馨的笑容,彭克换了一个稍微舒服些的动作,悄悄钻进了金颖盖着的被子中,又将毯子披在了两人身上。

彭克的动作虽然很小,但金颖仍然动了一下,吓得这家伙连忙装睡,直到过了半响,才将眼睛悄悄睁开。

彭克犹豫着要不要现在起床,但看着怀中的金颖甜美的睡相,终究还是舍不得爬起来,但下一刻却听见门口传来了女孩娇笑的声音。

原本彭克并没放在心上,可听着女孩嬉笑声中竟然说着中文,心里突然有种莫名的不安,隐约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不会是……”彭克嘴上嘀咕了一句,但很快却发现自己房间的门锁被拧动了一下,脸色顿时一黑。

房间门吱嘎一声打开,而刚刚还在嬉笑的女孩突然没了声音,彭克努力伸着脖子往外看去,但碍于金颖枕着自己的胳膊,只是看见了一个熟悉的发型。

“银河回来了?”彭克稍微松了一口气,很快看见李银河贼眉鼠眼的溜进来,看着两人依偎在一起时捂着嘴,一脸的贱笑。

对着彭克竖了竖大拇指,李银河朝着客厅的方向招了招手,很快一个披肩长发的女孩走了过来。

脸上的笑容逐渐变成呆滞,女孩捂着嘴一脸的不可置信,刚想说话却被李银河拉了一下,示意她先去客厅。

房间里多了两个人,就算动作在轻金颖也是慢慢醒了过来,还没睁眼就发现在自己枕在了一个坚实的臂弯处。

俏脸一红,金颖连忙坐起来,就发现彭克一脸笑容的看着她,吱吱唔唔了半天,将头扭到了一边。

“醒了就起来吧,李银河回来了。”彭克柔声说着,而听见这话的金颖脸色顿时一变。

李银河回来了?

照这么说,那家伙岂不是看见自己躺在彭克怀里了?

“那他看见咱俩……看见你睡在这了?”金颖说的话很谨慎,直接把责任一推六二五,听得彭克忍不住笑了一下。

两个人的话很快让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的李银河听到,干笑一声走了过来,站在门口看着彭克和金颖,咧着嘴满是玩味的笑容。

金颖看着李银河的眼睛有些发虚,而彭克则是看了李银河一眼,对着他使了个眼色,李银河立刻心领神会。

“彭克,你这进度够快的啊,这么快就搞定了?小弟佩服佩服!”李银河笑眯眯的说着,彭克无奈一笑,而金颖则是俏脸红的像是熟透的苹果。

低着头,金颖犹豫着要不要反驳两句,但李银河的炮轰并没停止。

“哎哟,彭克,你俩玩的太嗨了吧,这脑袋都给玩破了?脑浆子没出来吧?”李银河啧啧称奇,看着金颖。

“金颖,小弟之前有眼无珠,现在才知道,您就是真人不露相。”

李银河一脸的笑容,金颖终于忍无可忍轻哼了一声,怒瞪着李银河。

“闭上你的狗嘴,老娘要怎样轮不到你管!”

金颖气的眼眶都有些发红,而听见这话的李银河知道火候差不多了,干笑一声没再说话,而是对着沙发上的女孩招了招手。

女孩微微一笑,很快走了过来挽住李银河的手臂,而看见这一幕的金颖眼睛立刻瞪得好像牛眼大小。

金颖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从上到下看了看女孩,又在她挽着李银河手臂的地方停留了一下,张了张嘴却并没说话。

女孩个子很高,一米七五的个头加上一双高跟鞋,即便是和李银河相比也差不太多,长发一直到腰际,在清晨的阳光下泛着五彩的光泽。

中分的头发显得很成熟,而一件棕色的毛衣和一条打底裤,更是将性感和妩媚显现的淋漓尽致。

白玉一般的鹅蛋脸上写满了惊喜和兴奋,看见金颖的惊讶的模样,更是眼睛眯成了月牙一般。

“金颖,不认识我啦?”

女孩终于说了一句话,而听见这话的金颖终于缓过神来,脸上也终于泛起了笑容,走过去拉住了长发女孩的手。

“珊珊,你怎么来了?还和这家伙在一起?”金颖指了指李银河,而后者则是耸了耸肩,对着彭克摆了摆手,两个人朝着外面走去。

卧室里自然是女孩子的天下,而李银河则是陪着彭克刷牙洗脸换衣服。

“彭克,把她拿下了?”

看着彭克喝了口水,李银河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

这家伙回去忙了两天,时差还没倒过来就赶了回来,结果却发现短短两天时间,彭克竟然和金颖都发展到了床上。

李银河的话差点让彭克喝下去的水喷出来,勉强咽了下去后摇了摇头。

“哪儿有那么快,不过昨晚我见着她妈了,你别说,俩人长得还挺像。”彭克一句话说完,李银河则是吓得差点跳了起来。

“阿姨在哪呢?”

先前还气焰嚣张的李银河顿时萎靡起来,不知是挨揍挨多了还是怎么搞的,李银河对于任何家长都抱有敬而远之的态度,除了彭克的爸妈。

“没,金颖和她妈视频,结果刚好撞见我了。”彭克苦笑了一下,想起昨晚的事,仍然让他有些后脊发凉。

“靠,吓死我了!”李银河拍了拍胸口,看着彭克一边换鞋一边朝着门口走去,忍不住愣了一下。

“哥,这大早晨的你干嘛去?”上下打量了一下彭克,李银河可是很了解这个从小玩到大的兄弟的。

说好听了,是艺术家的气息太浓厚,笼罩了整个生命的全部。

说难听了,就是能不起床就趴在床上,能不下楼就死在楼上。

“买菜做饭,一会金颖该饿了,你去不去?”彭克小声说了一句,随后看着李银河问道。

此时的李银河一点也不觉得好笑,他迫切的想从彭克的眼睛里看到一丝玩笑的意味,但发现的却是一本正经。

艰难的咽了口口水,李银河摸了摸彭克的额头,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你去吧,让我安静一会……”

“不行,赶紧陪我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听耳根子,跟我说说那长腿大妹子是谁,跟你又什么关系?”

两个男人的谈话,房间里的金颖和陈珊珊并没听到,此时的她们叽叽喳喳,像是清晨电线上的麻雀一样。

坐在沙发上,金颖窝在陈珊珊的怀里撒着娇,而陈珊珊则是一脸的欣喜。

“银河说给我个惊喜,我还真没想到竟然会是你呢!”陈珊珊笑眯眯的说着,随后敲了敲金颖绑着纱布的脑袋。

“怎么光荣负伤了?这脑袋怎么回事?”陈珊珊心疼的看了金颖,捧起她的小脸就要亲,金颖挣扎了半天也没能躲过。

“骑马摔下来了,倒是你怎么和李银河那家伙在一起了?而且还挽着他的手?”金颖敷衍的解释了一句,随后连忙转移了话题。

相比自己的事情,她更好奇李银河是怎么找到陈珊珊,又怎么和她在一起,还把她带到布拉格的。

说起李银河,陈珊珊脸上立刻泛起了一丝红晕,眼中泛起了幸福的意味,轻轻整理了一下头发,在金颖诧异的目光中将由来说了一遍。

用陈珊珊的话说,她和李银河在一起是命中注定,但对此金颖着实抱有怀疑态度,但看着陈珊珊陶醉的表情也没拆散。

原来,陈珊珊第一次看见李银河是在公司的老总办公室里。

高高的个子,英俊的面孔,谈笑风生的态度,让正在给老板倒水的陈珊珊第一时间有种小鹿乱撞的感觉。

在陈珊珊看来,李银河简直就是韩剧中的男主角。

颜值爆表,身价爆表,一双大长腿完全不比自己差,而那放荡的笑容,更是让任何女孩都不能拒绝。

李银河似乎也注意到了陈珊珊,临走的时候竟然要了她的手机号。

对于这个细节,陈珊珊并没太放在心上,可让她意想不到的,是在自己下班随着人流走出公司大楼时,眼前看到的一幕。

七辆颜色不同的迈凯轮静静的停在大楼门口,所有的剪刀翼都张开,按照彩虹的排列着。

无数的闪光灯让车身闪烁的五彩缤纷,周围的议论声和女孩的尖叫不绝于耳,而就在陈珊珊想要离开的一瞬间,却看见车门内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出来。

当陈珊珊看到李银河的身影,整个心脏都停顿了一下,而看着李银河慢慢朝她走过来,更是有种几乎眩晕的感觉。

那一刻,仿佛七辆迈凯轮都已经失去了光彩,所有的光芒都照射在了陈珊珊的身上。

“抱歉,我只知道没有女孩会拒绝鲜花,但并不知道你喜欢什么颜色……”李银河一脸谦和的笑容,而听到这话的陈珊珊捂着嘴眼睛都不敢眨动。

她怕一闭眼一切都会变成一场梦破碎。

周围的祝福声和喝彩声不绝于耳,陈珊珊小心翼翼的指了指排在第一位的红色迈凯轮,而李银河则是微微一笑。

快步走到副驾驶的位置,下一刻九十九朵娇艳欲滴的红玫瑰已经送到了陈珊珊手中,而握着手中的鲜花,嗅着扑面而来的香气。

陈珊珊终于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的,一时间甚至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李银河轻轻拉起陈珊珊的手走进了第一辆红色迈凯轮中,随后剪刀翼关上,在发动机的轰鸣声和周围羡慕的目光中绝尘而去……

金颖听着陈珊珊的话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事实上这丫头并不拜金,只是面对李银河*的家伙,像陈珊珊这种女孩根本逃不出他的魔障。

之后的事情就变得简单了,李银河直接挖走了陈珊珊,两个人虽然处于*阶段,可李银河从没有动手动脚,像个君子一样恭谦。

陈珊珊很放心李银河,不管是人品还是学历,再或者身价李银河都是绝对的王子类型,而这丫头则很自觉的带入到了灰姑娘的角色当中。

“照这么说,你俩算是偶遇?”金颖听着陈珊珊兴高采烈的说着,忍不住皱了皱眉问道。

“是啊,李银河是这么告诉我的。”陈珊珊清了清嗓子。

“野有蔓草,零露漙兮。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野有蔓草,零露瀼瀼。”

金颖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她还真没想到李银河有这才华。

“我总觉得这事情不太对劲,算了有我保护你就行了,放心吧!”金颖小声嘀咕了一句,随后从床上起来,准备洗脸刷牙。

陈珊珊第一次到布拉格,对这里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借着金颖洗漱的时间看了看房间,随后舒服的坐在了沙发上,很快就看见李银河提着菜走了进来。

“银河,你是要做饭么?”陈珊珊走过去,从李银河手中接了过来,而原本还皱着眉头的李银河微微一愣,随后立刻换上了一张温柔的笑脸。

“是啊,让你陪我坐了那么久的飞机,想到你可能吃不惯这里的菜,想先给你做一些吃。”李银河的声音,听得在后面的彭克都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让我来做吧,我在家经常帮妈妈做饭的!”

陈珊珊不等李银河说话就朝着厨房走去,而李银河象征性的拒绝了一下,随后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你看看,是不是比金颖贤妻良母多了?”看着彭克有些愕然的模样,李银河得意的笑了一下。

“你可别玩火,人家看样子就是个好姑娘,要知道你骗她,金颖绝对会跟我绝交。”彭克有些担心的说了一句。

李银河虽然放荡不羁,可彭克知道他从不做昧良心的事,但还是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谁说骗她了,我只是瞒着而已,再说我也想好好找个对象谈谈。”李银河轻哼了一声,却看见金颖黑着一张脸走到了客厅。

“金大小姐,我把你姐们找来,你是不是该谢谢我啊?”李银河笑眯眯的说着,而金颖则是冷哼一声。

瞥了一眼正在厨房忙活的陈珊珊,金颖眯了眯眼睛,眼中满是威胁警告的意味。

“诶诶诶,你那什么眼神?你想干嘛?”李银河怪叫一声,而听见这话的陈珊珊立刻从厨房走了过来。

“怎么了银河?需要什么吗?”陈珊珊的声音充满幸福感,而听见这话的李银河轻咳一声,随后从沙发上坐起来,朝着厨房走去。

“这家伙,绝对心怀鬼胎!”看着李银河离开,金颖撅着嘴嘀咕了一句。

“银河不是那种人,你放心吧,如果陈珊珊出什么事李银河跑了,我来为她负责。”彭克微笑着说道,而听见这话的金颖微微一怔,脸上却是怒气更胜。

“我让你负责,让你负责!”

金颖的小手好像钳子一样在彭克腰间一顿运动,看着彭克一头雾水的模样,力度更是不断加大起来。

一顿早饭吃的算是色香味俱全,李银河一脸得意的看着彭克,而金颖则是绷着个脸,没好气的时不时瞪一眼李银河。

吃过早饭的一行四人朝着楼下走去,当李银河看见自己那辆奔驰S400大灯都被撞掉一个,那表情差点没哭出来。

“彭克,你把他当成碰碰车了啊?”李银河声音都带着哭腔。

能一口气买得起七辆迈凯轮的李银河并不在乎钱,但看着这辆撞的变形的奔驰车却是痛心疾首。

这是爱车一族的本能反映,彭克看着李银河的表情看了金颖一眼,无奈的耸了耸肩。

他了解李银河,那些有的没的说了也没必要,让他发两句牢骚也没什么。

“算了算了,先凑合开着吧,谁让今天还有事呢,珊珊婉你和金颖坐在后面吧。”

看着彭克一言不发,李银河意兴阑珊的叹了口气,一张脸带着菜色钻进了驾驶座上,慢慢悠悠的朝着别墅驶去。

将奔驰丢到一边,换上那辆奔驰SLK55的李银河立刻恢复了之前的眉开眼笑,而拿过保时捷boxster钥匙的彭克则是摇了摇头,拉着金颖坐上了自己的车。

两个人开着两辆车,陈珊珊和金颖自然回到了副驾驶的位置。

金颖看着这条有些眼熟的路,又看了看跟在李银河后面的彭克,轻轻咳嗽了一声。

“那个……不好意思啊!让你帮我背了个黑锅。”

“嗯?没事,银河不是心疼钱,只是心疼车而已。”彭克笑了笑说道,温和的笑容让金颖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事实上,李银河也可以笑的这么温柔,但在金颖看来却有种说不出的虚伪,彭克笑的却那么自然,那么阳光。

“咱们现在是去哪?这不是之前去老城广场那条路么?”看了看周围的景色,金颖轻声问了一句。

“没错,不过咱们并不是去老城广场,而是去一家非常高档的会所。”彭克点了点头,随后对着金颖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

“吃饭么?李银河也去?”金颖愣了一下,四个人明明刚吃饱饭的。

“不是吃饭,而是帮银河一个忙。”

因为道路限制,一路上彭克将李银河这次回来的事情说了个大概。

不得不说,直到听见彭克的话,金颖突然感觉李银河这个败家子有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李银河这次原本要在北京休息些日子,但因为家族的一家子公司要做上市招股会,并且将地点定在了布拉格,所以第一时间赶了回来。

因为时间和人手的关系,从布置现场到工作策划,整个过程都只有李银河一个人在忙。

金颖很清楚这件事有多重要,上市招股会,这不仅关系到一家公司的财数,更关系到这家公司的前景未来。

不管哪家公司,面对招股会都会拼尽全力去布置安排,金颖知道李家就算再有钱,也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开玩笑。

之所以交给李银河来处理,就是相信并且清楚李银河有这个能力把这一切做好。

金颖越想后背越凉,看着前面那辆奔驰slk55中坐在副驾驶的陈珊珊,更是眉头大皱忍不住担心起来。

如果彭克是个君子,李银河就是个怪物了……不对!能和怪物在一起的,也绝对不会表面看着这么简单!

金颖绞尽脑汁的想用一个词形容彭克,想了半天总算在脑海中找了出来:妖孽!

“你笑什么呢?”彭克看着金颖突然扬起的嘴角,皱了皱眉轻声问道。

“啊?我有笑吗?”摸了摸下巴,金颖忍不住诧异的问了一句,随后将头扭到一边看着窗外。

“一会到了那你和那个女孩一起转转,我和银河去忙一会,千万记得别惹事。”彭克看着金颖若无其事的样子,叮嘱了一句。

和彭克这边的谈话相比,李银河和陈珊珊的谈话简直一点营养都没有,直到车停下来,也只是累不累,饿不饿,困不困一类的话。

当车子停下来的时候,金颖和前面奔驰里的陈珊珊对视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底的那一份惊艳和赞叹。

会馆周围都是人工种植的一颗颗竹子,偶尔还能看见一尊尊石像在竹林间伫立。

整个会馆像是石膏筑成一样白皙,每一个角落都充满了艺术感,高高耸起的房顶充满了巴洛克风格,而圆柱形的门口却将欧式风格完美的融合到了一起。

和两个女孩不同,李银河和彭克,倒是一副司空见惯的样子,两个人一并朝着眼前那座富丽堂皇的会馆走去。

金颖和陈珊珊也走了进去,只是比彭克两人略微晚了一会,坐在沙发上叽叽喳喳的聊起了女孩间的话语。

这次的上市招股会是李银河负责,这家伙给彭克也安排了一项艰巨的工作,那就是在会馆中负责弹钢琴。

一首接着一首,李银河叮嘱彭克就当是平时练习,但对于好兄弟的工作,彭克还是尽最大的努力去支持。

而且最主要的,彭克很明白李银河找自己弹琴的目的。

听音乐是其次,最主要的是让周围人知道李银河这次的上市招股会,背后室友彭氏集团撑腰的。

和会馆的负责人说完安排好,彭克和金颖当先离开了这里,而陈珊珊则留在会馆等着李银河忙完。

“彭克,李银河那家伙不会骗珊珊吧?”两个人一前一后上了车,还没等彭克发动车子,金颖就忍不住拉着彭克的手问道。

“嗯?怎么这么说?”彭克低头看了眼金颖温暖的小手攥着自己,嘴角微微一样随后装作没察觉的样子问道。

“珊珊好像对李银河动心了,那丫头纯的好像奶油一样啊,李银河要是骗了她,她……”金颖悄悄将头凑到了彭克耳边。

“她可能会自杀的……”

金颖并没有危言耸听,她相信陈珊珊如果被骗,真的可能做出这种事来。

看上去陈珊珊和刚刚认识两天的李银河就来了,可这丫头在遇见李银河之前,连男孩的手都没牵过。

之所以会跟着李银河出来,完全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

“没这么严重吧?”彭克听着金颖的话,皱着眉头忍不住问了一句。

“我没开玩笑,那丫头真干的出来……”金颖确有其事的说着,而彭克心里则是有些嘀咕。

感情是两个人的事,而且是不为主观意识所转移的,彭克虽然相信李银河的为人,但就好象陈珊珊一样。

面对爱情任何人的智商都是负数。

当然,两个人虽然说的热火朝天,想的绞尽脑汁,但两人却都忘了他们也处在这个同样的处境。

离开会馆彭克直接将车子开回了小区,只是这次从车子下来彭克并没上楼,而是带着金颖朝着小区外面走去。

“现在又是去哪?”看着彭克走在前面,金颖忍不住在后面撅了撅。

这丫头向来很独立,可自从认识了彭克,似乎一切都是后知后觉,不管去哪都没有人问她一句,也不只应一声。

换做别的女孩,也许更随遇而安,可金颖却有种被人牵着走的感觉。

“查理大学,带你去个好地方!”彭克笑眯眯的说着,而听到这话金颖才轻哼一声,和身旁的男生并肩走着。

布拉格的阳光说不出的明媚,透过树林的间隙,一丝丝光线将地面照的满是色彩斑驳,似乎把整个街道都镀上了琉璃。

古朴的墙壁上偶尔能看见一两处反光的石壁,不经意间晃过两人的眼,闪烁着一分迷离。

一男一女,一高一矮安静的走在笔直而又毫无一人的街道上,虽然越走越远,但两个人却越走越近。

时光仿佛将两人篆刻成了浮雕,在某个时间某个点,释放着只属于两个人的一条路。

作者说:

写书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本《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卖个萌,求大家相互转告,帮忙广告,再打个滚,求书评、求票票、求订阅、求打赏,各种求!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