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

Part.21:手落琴键,愿温馨润满人间

作者:会飞的鱼|发布时间:02-26 11:35|字数:5395

查理大学距离彭克居住的小区并不远,这所创建于1348年的大学,在布拉格坐落了六百多年,是整个中欧最古老的高等学府。

广泛的专业分布,和雄厚的师资力量,让这所大学成为很多国际留学生梦想的学府。

毕竟任谁都无法拒绝,在一个具有深刻分化内涵,有着欧洲花园之称的城市中学习的机会。

一进入查理大学,金颖一眼就被门口一排喷泉吸引住了目光。

看了眼身旁插着口袋的彭克,金颖抿着嘴跑到喷泉边摸了摸冰凉的池水,随后看着喷泉后一片绿色的草地和郁郁葱葱的大树,忍不住赞叹的长大了嘴巴。

和同样在北京上过大学的金颖相比,查理大学与其说是学府,不如说是天堂。

蓝蓝的天空下,一座座教学楼伫立在学院的各个角落,而它们的风格也不尽相同。

如果说布拉格是整个文艺复兴时期的缩小版,那么查理大学就是小型的布拉格,在这里不光可以看到各种格式的建筑风格,更可以看到自然与艺术完美融合。

看着金颖在一片草地旁边停下脚步,彭克挑了挑眉毛也走了过去。

轻轻的脚步并没惊动正在对着绿茵发呆的金颖,彭克轻轻走到女孩背后,将双手从口袋中拿出来,从后面盖住了金颖的双眼。

“别闹,我看不见了。”被彭克扣住眼睛的金颖怕踩到草丛中,下意识的向后仰了仰,不知觉间靠在了彭克怀中。

“叫声好听的,我就松开。”彭克抿着嘴笑眯眯的说着,而金颖则是轻哼了一声,不言不发的去板着彭克的手。

“你还能有我劲儿大了!”彭克挑了挑眉毛,嘴角一咧忍不住说道。

两个人僵持了半分钟的时间,金颖看着彭克没有丝毫松手的意思,索性不在挣扎,任由他将自己的双眼盖住,小鼻子抽了抽,呼吸着布拉格的空气。

此时正是上课时间,偌大的查理大学中也没有几个人在校园内走动,伴随着清风的吹拂,两人的头发都在轻轻晃动。

“你不松开我不理你了啊!”五分钟的时间转瞬而过,而彭克依然没有半点松手的样子,金颖忍不住有些生气了。

“别生气,那我帮你把头上这个纱布解开,就松手怎么样?”彭克嬉皮笑脸的说着。

金颖怎么都感觉彭克在拖延时间,犹豫了一下轻哼一声表示同意。

左手遮住金颖的双眸,彭克用右手轻轻解开了纱布缠绕的地方,随后一层层轻轻解开,任由清风将洁白的纱布吹得在风中舞蹈。

“好了,松开了!”解开纱布的彭克果不其然的松开了左手,金颖再次看到了查理大学的容貌。

“神经病……”

小声嘀咕了一句,金颖看着彭克攥着手中的纱布,一把抢过来就要丢到垃圾桶,却发现不远处一个留着大胡子的男人走了过来。

男人的穿着很古板,一脸的大胡子看上去很像帕瓦罗蒂,胖胖的样子穿着一件黑色风衣显得有些搞笑。

金颖稍微打量了一下男人,很快就被他的双手吸引了过去,眼底忍不住有些惊讶。

“这男人的手好细啊……”金颖忍不住小声嘀咕了一句。

“他是查理大学的老师,教的就是速写和油画。”彭克笑了一下,随后轻声说道。

“长得跟张飞似的,却有一双女人的手……”

金颖看着大胡子走过来,仍然和彭克小声说着,对方明显是外国人,而她和彭克却在用中文聊天。

“嗨,彭,你有时间到学校里转转了?”

不得不说,当金颖听见外国大胡子说出中文的瞬间,整个人都凌乱了,一脸愕然的看了看彭克又看了看大胡子,却说不出一句话。

伸出小手,金颖在彭克的腰间顺时针拧了一圈,又逆时针拧了一圈,看着彭克一张脸有些扭曲发红,才终于停下手来。

“今天刚好要去音乐教室,介绍一下,这位是金颖,我在中国的朋友。”彭克侧过身子,将金颖介绍了一下。

“金,很高兴见到你,喊我杨就可以了。”大胡子男人一脸温和的笑容,而金颖则是尴尬的和对方握了握手。

“这个给你,祝你在这里玩得开心。”大胡子将手中的一张纸递给了金颖,随后对着彭克翘了翘大拇指。

“彭,我还有事就不打扰你们了,欢迎来我家玩。”大胡子看着彭克挥了挥手,而彭克和金颖也是连忙告别。

看着大胡子离开,金颖立刻忍不住瞪了彭克一眼。

“你成心的对不对?”金颖眯着眼睛,满是威胁的味道问道,彭克看着对方模仿自己的专属眼神惟妙惟肖,忍不住笑了出来。

“放心吧,你说什么他听不懂,杨会说的中文超不过五句,否则他肯定会拉着你聊天的。”彭克拍了金颖的额头一下,安慰着说道。

他和杨认识将近两年了,而这两年来彭克也只教会了杨几句中文,大胡子杨直来直往的脑子学习中文实在有些困难。

“再敢卖我,看本小姐不把你的小腿打折……”金颖将信将疑的哼了一声,随后将手中的白纸拿了出来,下一刻眼底却出现了一丝惊艳。

白纸上,查理大学的一角虽然只是画了个轮廓,但仍然可以看得出模样,而大部分笔墨,则是都用在了画面中的两个人物上。

女孩对着草丛静若*,男孩一只手遮住女孩的双眸,另一只手解开缠绕在女孩头上的纱布。

惟妙惟肖的画工,就连金颖脸上浅浅的酒窝,而被清风吹起的一丝黑发都画在其中,而彭克脸上的坏笑同样表现的淋漓尽致。

两个人犹如情侣一样甜蜜的站在一起,时间仿佛将这一刻留在了永恒,即便是翻滚的泉水都停滞下来。

“好美……”刚刚还在生彭克气的金颖忍不住呢喃了一句,看着跃然纸上的一幅画忍不住有些陶醉。

“这是速写,很多人花钱请杨画画他都不肯,在他看来只有传神的作品,才能叫做画。”彭克目光也有些闪烁。

他一直站在金颖的背后,并没看见女孩微微扬起的嘴角,和脸上挂着的幸福。

“彭克,你和大胡子那么熟,这幅画要不就送我吧,你要想要在让他画给你……”

金颖看着手中的白纸,紧紧的攥在手里,小心翼翼的看着彭克问道。

“再画也画不出这样的了,不给你。”彭克毫不犹豫的拒绝道,将眼底的笑意藏了起来。

“你这人怎么这么抠门啊!”轻哼一声,金颖忍不住跺了跺脚。

“给你可以,但你得给我点好处。”彭克并没因为金颖的话生气,反而佯装思考了一下,摸着下巴轻声说道。

“什么条件?你别告诉我买下来……”金颖谨慎的看了眼彭克,犹豫了一下问道。

她想留下这幅画,并不是画中的唯美让她醉迷,而是画面中有一个让她感到温馨的身影。

我喜欢你,不只是因为你的样子,也是因为和在一起时,我的样子。

金颖在第一眼看到这幅画时,就已经想到了这句话。

“不用买,你只要答应我,在我想看到这幅画的时候拿给我看就行。”彭克一脸微笑的说着,但诚恳的语气却让金颖有种危险的感觉。

思考了好一阵子,金颖最终还是答应下来,小心翼翼的将画收了起来。

两个人嬉闹间,查理大学的下课铃已经响了起来,原本空旷萧条的校园中一下多了不少形形色色的学生。

人潮中的金颖和彭克看不出任何异样,两个人和生活在学校里的大学生一样,随着人群走动,很快站在了一座华丽的建筑面前。

相比查理大学的其他建筑,这个大楼虽然只有四层,但门口处却有一条长长的走廊。

一根根罗马柱林立在两边,而一颗颗绿色的藤树盘根错节,用绿叶将走廊拼凑成了一片绿色的天花板。

走廊右侧,一个足有两米高的喷泉引人瞩目,水流从高空落下进入清澈见底的水面上,溅起一层层涟漪。

发白的水花之间,隐约可以看见几只五色的小鱼在轻轻游曳。

“这地方不像是学校,像是……”金颖忍不住有些感慨,和查理大学美轮美奂的校园,自己曾经上的好像并不是大学。

“这里是美院,我要去聘请一些人去参加李银河的上市招股会。”彭克微笑着说道,随后和金颖一前一后走进了大门。

查理大学的琴房差不多有篮球场大小,偌大的空间灯光有些灰暗,除了一架钢琴以外,似乎只有角落里摆放了几架大提琴。

有些无聊的看着不远处正相谈甚欢的彭克,金颖坐在椅子上轻轻将钢琴打开,轻轻深吸了一口气。

金颖以前学过钢琴,但那早已经是小学初中,到了高中因为学习太忙就丢到了一边,直至现在房间中的钢琴早已经蒙上了一层灰尘。

伸出葱葱玉指,金颖看着黑白相间的琴键忍不住有些希冀,曾经钢琴八级的她,此时对着充斥了整个童年的钢琴,却不知道能不能弹出曲子。

想想以前因为练琴而不能和小朋友做游戏,哭闹着去上每一节课,金颖恍然若失的摇了摇头,将钢琴又盖上了。

时间就是这样,它偷走的不光是你的技能,还有记忆和泪水。

也许有一天当你察觉到时间它是个小偷的时候,你却早已经变成了无能为力的失主,甚至于你都忘了自己丢掉了什么。

金颖有些意兴阑珊,她在想自己有一天会不会忘了曾经来过这个梦幻的布拉格,会不会忘了有一个叫彭克的男人,让她第一次觉得自己像个公主。

更可悲的,也许她甚至会忘了那幅画放在了哪里,又从何而来。

轻轻将那幅画拿了出来,金颖轻轻抚摸着画面中彭克那张带着不羁笑容的面孔,又忍不住叹了口气。

“想什么呢?”一个温和的声音从背后响起,金颖微微一怔将画收了起来,脸上刮起了一丝牵强的笑容。

“我以前也会,不过现在忘了差不多了……”指了指身前的钢琴,金颖犹豫了一下说道。

“怎么会忘,你只是认为你忘了,实际上当你的手放在琴键上时,你就会发现丢到的东西就会回来。”

彭克柔声说着,轻轻将修长的手指放在琴键上按了一下。

清脆悦耳的声音让金颖微微一愣,左手试着按了一个和旋。

“记忆总会被自己限制,时间虽然会让我们遗忘,但最美好的回忆却永远都会留下来。”彭克一边说着,手指在琴键上接连按了几下。

而金颖按下了另一个和旋时,彭克又换了几个琴键按下,听上去似乎没有半点突兀,像是一首完整的曲子一样。

金颖深吸了一口气,随后将右手也放了上来,很快一段婉转低沉的乐曲在空气中飘荡起来,而彭克微微一笑,大手放在了高音部的区域。

看着金颖的侧脸,彭克弹下了《卡农》的前奏,而听出这段音乐的金颖试着在低音部去合拍,很快高低音两重奏的《卡农》就已经逐渐响了起来。

金颖谨小慎微的在低音部做着陪衬,而彭克则是一脸笑容,右手在高音部飞快的弹出一连串悦耳的琴声。

动听的音乐像是飞舞的蝴蝶在空中翩翩起舞,也像是叮咚的泉水在山间流淌,有时候,也像是璀璨的星辰,在夜空用闪烁。

温暖明净的琴声,让金颖和彭克都有些陶醉,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放松起来,相互配合间的生涩也是越来越少。

轻轻将双眸闭上,金颖慢慢感受着让人有深在浮世中,却皓月当空清风徐徐之感的钢琴曲子,却并没发现彭克在一旁正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卡农,这首家喻户晓的钢琴曲承载了太多的东西,悲伤、欢喜、愉悦,甚至是关于生死轮回的不可捉摸。

每个人同卡农时都会有不同的感受,而彭克以轻音的和旋起音,慢慢加重,回忆和往事仿佛都会随着音乐慢慢涌上心头。

像是从容温柔的低语,仿佛在询问着自己,是否还记得那些时光?

也许是美好,也许是忧伤;或者与爱情有关,或者与成长有关,而那些时光终究成为了回忆。

而弹到那段最熟悉的旋律时,金颖和彭克两个人脸上都浮现起了一丝温暖的笑容,这一刻的心似乎都在慢慢融化。

空旷的房间中,所有人都已经悄然离开,当金颖和彭克睁开双眼时,两个人相视一笑都没说话。

此时无声早已胜有声。

彭克轻轻将钢琴盖上,随后金颖示意了一下,女孩则是微微一愣,随后起身和彭克并肩朝着房间外面走去。

美院门口,喷泉依旧不停歇的将清水高高激起,而此时的金颖却站住脚,将目光停留在了彭克那张满是阳光的俊脸上。

微风抚过,将喷泉的水吹散到空中,经过阳光的照射竟然时不时的形成了一条条彩虹。

“彭克,谢谢你。”金颖犹豫了一下,随后低着头轻声说道。

“谢谢我?为什么?”微微一怔,彭克挠了挠头有些不明所以。

不得不说,和现在安静恬美的金颖相比,他似乎觉得先前那个洒然跳脱的金颖更让他舒服。

“你说得对,时间让我们忘了很多事情,却也在验证我们最美好的记忆。”金颖微微一笑,一双眼睛闪着几分迷离的神色。

“就算以后我们形同陌路,我也一定会告诉时间,不许让它把你的样子从我脑海中偷走!”

金颖一脸微笑的说着,但眼眶却是有些发红,而听到这句话的彭克本想说什么,但却突然感觉喉咙被堵住一样。

皱了皱眉,彭克一把将金颖拥在了怀里。

他不知道金颖的话什么意思,但看着女孩突然发红的眼眶,却有种深深的不安,而这种不安,只有真实的将女孩拥在怀里时,才会消失。

也许是一秒钟,也许是一分钟,金颖和彭克就这么在查理大学中相拥着,直到彭克感觉胸口有些发湿时,才扶着金颖的肩膀,静静的看着她。

“你有什么事没告诉我?”看着金颖,彭克一脸心痛的问道。

“没……没什么。”金颖将头扭到了一边,随手将眼角的泪水擦了擦。

“金颖,你哭的时候更好看。”彭克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而听见这话的女孩则是挑了挑眉,心里忍不住有些气恼。

“眼睛里水汪汪的看着特别有灵气,不过,就算再漂亮我也希望你能笑给我看!”从怀中掏出一张纸巾,彭克小心的擦着金颖的眼泪。

“我自己来!”

金颖一把将纸巾抢过来,擦干眼泪又擤了擤鼻涕,随后朝着不远处的垃圾桶走去,可口中叨咕的一句话却让彭克在原地足足愣了三秒。

“这么蹩脚的情话,也好意思说……”

张着嘴愕然的看着金颖的背影,彭克忍不住苦笑了一下。

“现在时间还在,你陪我去买身衣服吧,顺便你也买一身,总不能在会馆里还穿的这么潇洒吧。”彭克走到金颖旁边轻声说道。

“现在就去?”听着彭克的话,金颖眼神立刻一亮,好像有小星星在眼中闪烁。

对于逛街,女人永远都有着本能的热情,曾有位哲人说过,女人是市场的主要驱动力,这话显然没什么水分。

金颖虽然兜里银子不多,但对她而言,逛街重点是逛而不是买,看着那些漂亮的衣服摆在那就开心,毕竟买回家也不见得有合适的场合穿。

这种自我安慰的话,基本上是每次金颖从世贸天阶走过时都会对自己说的,虽然现在处在布拉格,但她仍然对逛街充满了期待。

彭克看出了金颖突然积极的态度,轻笑着点了点头说道:“现在就去,饿了的话就在商场附近买一些小吃。”

“好啊好啊,咱们快走吧!”金颖一双美眸都眯成了月牙一样,泛着笑意的眼睛充满了期待。

“先说好,那的小吃并不算好吃,可不能和小吃街相比啊。”彭克事先声明了一句,而金颖则是点了点头,拽着彭克的胳膊朝着校外跑去。

作者说:

写书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本《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卖个萌,求大家相互转告,帮忙广告,再打个滚,求书评、求票票、求订阅、求打赏,各种求!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