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

Part.23:音符闪耀,不及你明媚嫣然

作者:会飞的鱼|发布时间:02-26 15:31|字数:7937

Karlovy会所门口,身着阿玛尼西服的李银河一脸笑容,热情的和每一个客人握着手。

而他身后,穿着一件深红色礼服的陈珊珊手中握着一张张卡片,礼貌的交给每一位走进会所大门的人。

不得不说,穿着正装的李银河骨子里就有种高贵的气势,像是王子一样每个动作都显得稳重绅士,和平时相比简直判若两人。

而向来一天童真,满脑子童话故事的陈珊珊今天也与平时大相庭径,深红色的礼服看上去女神范十足。

高挑的个子和俏丽的模样,和李银河郎才女貌的站在一起,几乎成了会所门口一条靓丽的风景线。

紫色的LOGO将Karlovy映衬的有一丝神秘的色彩,而白色的会所墙壁和林立在两旁的绿色竹子,更是给人一种贴近自然和艺术的感觉。

“珊珊,一会没什么事去三楼带着吧,那能看见查理大桥。”李银河看了看时间,忍不住活动了一下肩膀说道。

该来的人大部分都来了,两个人也能稍微休息一下了。

不得不说,这几天李银河和陈珊珊都没怎么休息。

先是不止会所,里里外外三层的Karlovy几乎焕然一新,甚至连灯泡都被擦得一尘不染,而除此之外,介绍演说,公司分析等等都要忙。

最主要的,李银河还要把这群客人分为一二三等,将重点客户圈下来,主要观察一下他们的反映。

陈珊珊看着李银河眼睛里的不少血丝,有些心疼的撅着嘴。

“先陪你忙完吧,我不着急去。”陈珊珊很懂事的说着,她虽然有些疯疯癫癫,但在正事面前却很识得大体。

“抱歉,让你跟着我吃苦了。”李银河柔声说着,温热的大手攥了攥陈珊珊,女孩红着脸低下了头,下一刻却听见一声重重的咳嗽声。

“您好,欢迎参加LMA招股会。”连忙甩来李银河的手,陈珊珊轻声说着,但微微抬眼却看见了一个熟悉的面孔。

不得不说,向来走清新文艺风的金颖第一次穿上晚礼服,即便是认识了七年的陈珊珊都没认出来。

“哎哟,金颖你这穿的真是……”陈珊珊眼底闪过一丝惊艳,忍不住轻笑了出来。

而一旁的李银河则是微微愣了一下,此时金颖的装束和气质,实在让他无法把那个有些呆萌的小女孩联系到一起。

“怎么?不好看么?”金颖挑了挑眉毛问道。

“好看,怎么会不好看!”陈珊珊赞叹的说了一句,就连一旁的李银河都微微点头。

“金颖,彭克呢?”

看着金颖一个人过来,李银河看了看后面空旷的走廊,轻声问道。

“在停车,嗯?这不人来了……”

金颖一边说着,随后就看见彭克走了过来,和李银河一身黑色西服相比,彭克外面还套了一件黑白相间的外套。

和李银河相比,浓眉大眼的彭克少了一丝锋芒,但却多了一份和蔼,虽然同样穿着正装,但给人的感觉却并没有压力。

两个人重重的抱了一下,而看到这一幕的金颖和陈珊珊则是对视了一眼,拉起了对方的手。

“没什么事赶紧过去吧,里边的乐队都已经到了。”李银河并没客气,抱了一下分开,就对彭克说道。

“嗯,让珊珊照顾着点金颖,我差不多就开始了。”

微微点头,彭克看了金颖一眼,随后朝着Karlovy会所里边走去,而金颖并没跟着彭克离开,两个人显然已经说好了今晚的安排。

走进会所大厅,即便是一向了解李银河的彭克看着金碧辉煌的装潢,心里仍然忍不住有些感叹。

他虽然在商业方面非常有头脑,但在这些实*问题处理上,却要比李银河差上一筹。

同样的时间,恐怕让彭克来弄这些,一定要比李银河差上不少,毕竟这是布拉格,李银河除了自己没有任何得力的助手。

当然,他也知道李银河的做法,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整个Karlovy能有现在,是李银河靠钱砸出来的。

打量完会所,彭克很快找到了自己的乐团,指挥已经穿着燕尾服站好,所有人都在等着彭克出现。

黑色的三角钢琴在彭克坐下时已经想起了第一个音,下一刻整个会馆的音乐陡然想起。

第一首蓝色多瑙河,仿佛在刹那间让整个会所的所有人都弥漫在了无尽的河水中,还似乎能嗅到伏尔塔瓦河的味道。

所有人都沉浸在音乐中,而金颖和陈珊珊也走了进来,看着台上的彭克不约而同的相视一笑。

“金颖,这家伙是你钓到的?”陈珊珊眯着眼睛,一脸兴高采烈的问道。

那表情像是见到鱼的小猫,眼中透着浓浓的好奇,却又有几分危险。

“没有,我俩只是普通朋友。”金颖摆了摆手说道,但语气明显有些不对。

普通朋友?这个界限似乎早已经逾越了无数次。

“金颖,该上就得上,那个弹钢琴的看着文绉绉的,而且长得也帅啊!”陈珊珊一脸笑意的说着,随后就看见李银河走到了台上。

不得不说,李银河一上台,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他身上。

“首先,感谢大家百忙之中到布拉格参加我们这次LMA上市招股会,照顾不周的地方,还请各位多多见谅。”

向来一身痞气的李银河此时此刻谈笑风生,一脸谦和的笑容,竟然让人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金颖在后面一边看一边撇了撇嘴。

以他现在的言谈举止,就算自己说出这家伙先前的英雄事迹,眼前这些人恐怕也不会相信。

“珊珊,这几天你们一直在一起吧?”

李银河在上面讲话,台下的金颖抿着嘴唇拉了一下陈珊珊的手问道。

“对啊,怎么了?”诧异的瞪大眼睛,陈珊珊轻轻拂了一下头发回答道。

“那,李银河有没有对你提出过什么不礼貌的要求,或者有什么侵略性的动作么?”金颖看着陈珊珊,而后者微微一怔随后笑了出来。

不得不说,金颖的话让陈珊珊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我们一直都在自己的房间,那家伙除了吃饭喊我之外,这几天忙的一句话都不和我说。”陈珊珊轻声说着,随后伏在金颖耳边又说了一句。

“我现在怀疑他是不是有问题,每天对着我这么一个身材傲娇如花似玉的大美女,眼神都不带停留一秒钟的。”

“你别臭得瑟了,到时候出事你就傻了。”金颖翻了个白眼说道。

“哎呀,能被皇上宠幸,臣妾求之不得啊。”陈珊珊学着古装剧里的话,说完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

会所里的音乐始终没有停止,而李银河的演说也逐渐接近了尾声,陈珊珊去帮忙整理资料,百无聊赖的金颖很快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彭克身上。

静静的坐在钢琴前,彭克的一双手在琴键上犹如跳舞一般拨动着,而脸上也满是陶醉的表情,这一刻仿佛天地间只有音乐。

有人说,认真的男人是最帅的,而像彭克这种颜值爆表的男生认真起来,即便是金颖都有种心动的感觉。

抿了抿嘴唇,金颖很清楚她早已经对彭克动心,但直至现在,她才真的有勇气去面对自己的心。

似乎是察觉到了有人注意,彭克微微睁开眼睛看向金颖的方向,四目相接两人的嘴角都是泛起了一丝笑意。

彭克对着金颖挑了挑眉毛,示意她靠近一点,而金颖则是摆了摆头,佯装看不见彭克的眼神。

“这丫头……”

彭克轻轻低语了一句,下一刻双手在钢琴上飞快的滑动起来,转眼间贝多芬的《降E调第三交响曲》就已经变为了其他的音符。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所有演奏者都是一阵愕然,就连指挥都停住了手上的动作,狐疑的看着低头弹琴的彭克。

“即兴钢琴独奏。”会所中,不少人都听出了戛然而止的音乐后,一段钢琴的表演,许多目光都朝着彭克的方向看来。

而金颖更是微微一怔,脸上忍不住泛起了一丝焦急。

她实在搞不懂,彭克这家伙到底在搞什么。

即兴钢琴独奏的时间很短,不一会的功夫一段熟悉的旋律就已经映入了所有人的耳朵,不少人脸上都忍不住泛起了一丝惊艳的神色。

从贝多芬的交响曲到这首曲子,两者间的跨度不可谓不大,但彭克却能依靠钢琴音色的强弱变化,和一段钢琴solo完美的过度到这里。

这种水平的钢琴技巧,恐怕已经不弱于很多钢琴界的大师了。

“这是……”一旁,金颖听着熟悉的音乐微微一怔,下一刻却看见彭克将自己的位置向右挪了挪,同时再次对她使了个眼色。

灵动的音符依旧飘荡在空中,但却似乎少了几分沉稳,金颖看着彭克一脸倔强的盯着自己,终于咬了咬牙朝着钢琴的位置走了过去。

双手放在钢琴上,轻轻闭上眼睛,伴随着第一个重音和旋的响起,彭克手中的音符再次起了变化,由灵动转为了温婉。

双人钢琴合奏——卡农。

指挥已经听出了两人的音乐,下一刻指挥棒朝着大提琴的方向一指,很快搭配的音乐就已经响起。

时而跌宕起伏,时而温婉动听,一曲卡农在金颖和彭克两个人的手中,像是两个*的爱人在互诉情话,又像是他们你追我赶的嬉戏,即便是正在演讲的李银河,都忍不住停下来朝着两人的方向看去。

这一刻,只有音乐飘动在整个会所,只有两个人在一瞬间成为了永恒的画面。

陈珊珊轻捂着小嘴一脸的羡慕,眼前这种情景已经超过了她对浪漫的认知,唯一的感受,就是羡慕和感动。

一首卡农,很快从*落下进入了尾声,而指挥也逐渐挥动了完结符。

彭克和金颖同时站了起来,男孩温热的大手紧紧攥着女孩已经出汗的小手,先是对着各位演奏者鞠了一躬,随后对着在场的客人鞠了一躬。

雷动的掌声犹如潮水般涌起,这一刻,即便是李银河也是忍不住有些感慨,和不远处的陈珊珊对视了一眼。

“你还好吧?”鞠躬之后,彭克拉着金颖走到了一个角落里,看着后者一脸愕然的表情,抓着她的肩膀轻声问道。

“我……”金颖茫然的看了彭克一眼。

“不会吓傻了吧?只是一起弹个琴而已啊,再说大家不都是在鼓掌么。”彭克弱弱的说了一句,随后仔细的打量着金颖的眼珠。

“我太开心啦!”

彭克看得入神,但下一刻却突然看见金颖跳了起来,同时挥动着双手,整个人吓了一大跳。

“你知道吗?这是我最棒的一次演奏,有没有录音?我要留下来给我妈听!”金颖兴高采烈的拉着彭克问道。

“有吧……回头我管李银河要一下,现在先回去吧,银河不会弹钢琴……”彭克不太确定的说着,很快拉着金颖回到了大厅当中。

袅袅的音乐再次响起,但这次的金颖却是安静的坐在一旁,看着彭克的侧面一言不发,眼中却满是感动。

从会所回来已经是晚上十点。

李银河和陈珊珊自行回了别墅,而彭克则是带着金颖,将车停在小区后慢慢爬到楼上。

彭克的确是有些累,在演出之后只是稍微吃了些甜品,金颖倒是吃了个钵盆满足,一张脸上满是幸福。

打开灯换上鞋,金颖一下子躺倒了沙发上,忍不住轻轻*了一下。

“我滴个天,高跟鞋真是太不舒服了。”

揉着有些发痛的脚,金颖忍不住吐槽了一句,而彭克则是微微一愣,将目光放在了金颖那双恨天高上。

“难怪今天看你总觉得有些怪,这么高的鞋跟,你怎么不在腿上捆两个椅子?”拿起高跟鞋看了两眼,彭克扯了扯嘴角说道。

这双鞋也是昨天买的,但金颖一脸神秘的样子,让彭克并没注意到高高的鞋跟。

“那不行啊,珊珊那么高,我要是穿矮点的,会比她矮的更多啦!”金颖弱弱的哼了一声,叹了口气。

陈珊珊一米七多的个头本身就比金颖高出很多,再加上那丫头平时就喜欢穿个高跟鞋,金颖每次和他在一起都有种无奈的感觉。

童颜,加上清新简单的打扮,几乎所有第一次见到陈珊珊和金颖的人,都自动把金颖放在了未成年的范围内。

“照你这么说,你要是去见姚明呢?”彭克忍不住笑着坐到了沙发上。

“见姚明?我见他干嘛?跳起来都抽不到他膝盖!”无奈的翻了个白眼,金颖叹息了一声自己的先天优势不足。

“我看看你脚有事没有。”彭克有些心疼的看了金颖一眼,随后拿起金颖的脚端详了一番。

如此*的动作让金颖连忙想把脚收回来,但彭克的大手却攥的很紧,无奈之下只能任由彭克去看。

不得不说,金颖的脚很漂亮,莹足看上去细嫩白皙,灵巧的脚趾上涂着红色的甲油,一红一白间显得十分诱人。

彭克仔细看了一会,随后就发现脚踝处有一块红肿,脸色微微一变。

“金颖,你这疼不疼?”轻轻把手放在金颖的脚踝处,彭克看着女孩轻声问了一句。

“嗯……不疼!”

眉头一皱,金颖被彭克轻轻一按,立刻感觉到一股撕心裂肺的痛觉传来,脸色立刻一变,但还是倔强的摇了摇头。

“你这孩子……”彭克皱了皱眉,下意识的想给金颖一个教训,但看着红肿的地方却舍不得,只能轻轻将双手搓热,随后放在金颖的脚踝处。

彭克的手法很不专业,被搓热的手放在自己的脚踝处,那种火辣辣的疼让金颖忍不住吃痛叫了一声。

“你没事吧?”听着金颖的轻呼,彭克连忙松手,随后有些紧张的问道。

他本以为这样会好一些,可看金颖的表情,彭克很确定自己的做法只起到了反效果。

“我外边也疼,你别揉了,明天估计就好了。”金颖轻轻叹了口气,有气无力的说道。

她发现自己似乎最近不适合出行。

脑袋的伤还没好利落,脚踝又受伤了,浑身上下几乎没一个好地方。

“不用,我给你拿点红花油涂上就行。”轻轻将金颖的脚踝放在一边,彭克走到卧室中一阵翻箱倒柜。

几分钟后,灰头土脸的彭克终于攥着一小瓶红花油走了出来,金颖看着对方脸上满是得意的表情,也是微微一笑。

“就这么半瓶,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带过来的,我给你涂上吧!”

小心翼翼的挪动了一下金颖的脚,彭克拧开红花油轻轻涂在了女孩的脚踝上,还用嘴吹了吹,弄得金颖俏脸一下变得通红。

半闭着眼睛,金颖尽量不去看眼前的一幕,但脚上的麻痒却让她嘴角扬起了一丝笑容。

可能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这份笑容有多少是因为痒,又有多少是因为幸福。

眼睛闭上,金颖刚感觉脚下的凉气消失,下一刻却发现自己的身体突然升了上来,与此同时,自己的头已经靠在了一个坚实有力的臂膀上。

一只手抱着自己的肩膀,另一只手勾住膝弯处,腾云驾雾的感觉让金颖连忙睁眼,随后就看见自己和彭克的面孔相距不足十厘米。

下意识的将头错到一边,金颖感受着彭克胸口处传来的热力,连忙挣扎了一下。

“你干嘛?快放我下来!”

声音带着几分羸弱,彭克的动作实在让金颖有些害怕,尤其金颖现在靠着彭克胸口的位置,似乎能听见对方咚咚的心跳。

“别乱动,要不给你丢下去!”彭克哼了一声说道,而金颖缩了缩脖子不再说话,任由彭克将自己抱着走向卧室。

“脚踝这种地方很容易留下病根,你今晚看看好些没有,如果不行明天带你去医院看看。”

彭克的动作很小心,进门的时候都侧着身子,以免让金颖的身体碰到墙壁上,轻轻将女孩放在床上,随后重重的呼了口气。

“不去医院,我再也不去了。”金颖摇着头,好像拨浪鼓一样拒绝道。

去一次,这丫头就已经有阴影了。

上次在医院里,看着彭克一张脸因为和郑总打架,变得像个包子一样,金颖就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倒不是因为她怕再惹麻烦,而是那种被人跟踪的感觉,让她有种说不出的恐惧。

金颖知道郑总是好意,但这种关心实在让她有些吃不消。

“不去就不去吧,那就好好休息。”彭克也是笑了一下,从柜子中找出一个枕头垫在金颖的脚下说道。

“等会等会,这才几点就睡觉啊。”金颖看了看卧室的钟表,轻哼了一声。

“都快十一点了,你不困么?”彭克看了看时间,但却发现金颖没有半点要睡觉的意思。

微微一笑,彭克一屁股坐在了床边,挨着金颖躺了下来,但这个动作却吓得金颖心里小鹿乱撞。

现在的金颖的确没有半点睡意,第一次穿上晚礼服的她,直到现在仍然很兴奋,而今天的钢琴合奏,更是让她激动的难以名状。

“夜场漫漫无心睡眠,咱俩聊会天吧!”金颖转过头看着闭着眼睛假寐的彭克,轻轻推了后者一下。

“行,你说聊什么。”彭克半闭着眼睛问道。

“随便聊嘛,我过几天的要回北京了,我妈给我都给我下通牒了!”金颖轻声说着,而听到金颖要回去的彭克立刻睁开了眼睛。

眉毛拧成了一团,彭克一脸无语的看着金颖,眼中满是不情愿。

“这么快就回去?阿姨还给你下通牒?”彭克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这可真是亲妈啊,自己出来这么多年,家里都没有说必须要求回去的时候。

“她怕我在这出事,毕竟身边还有个你呢!”金颖忍不住笑了一下说道。

“我怎么了?我又不是*,我这么绅士的美男子还能怎么你?”彭克轻哼了一声,显然对别人质疑自己的人品非常不满。

当然,他也理解金颖家人对她的关心。

孤男寡女在一起,两个人就算在相敬如宾,恐怕时间久了也会擦出不该擦的火花,又都是年轻人,万一玩过火了,这种事情谁都负不了责。

他之所以不满意,是舍不得金颖的离开。

事实上,一直以来在布拉格生活的彭克,总是处于一个古井不波的环境当中,每天三点一线的做着自己的事情,偶尔和李银河喝点小酒解解小闷。

生活虽然无趣,但也算是清闲。

自从金颖出现在彭克的生活中,原本清闲的彭克突然变得忙碌起来,他在学着照顾一人,学着努力去逗一个人开心。

他绞尽脑汁的想一些关于这里的趣闻趣事,每天晚上都会想第二天带身边的人去哪里,又去做什么。

这种感觉虽然忙碌,但对彭克来说却有种难以言喻的幸福,似乎原本空旷的生活变得有了色彩和滋味。

也似乎,原本毫无目的的人生突然有了目标,让他懂得生活的真谛。

听着金颖要走,彭克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不舍么?

那堵心的感觉似乎不仅仅是不舍带来的,如果可以彭克宁愿一辈子和金颖住在一起,就这么走遍布拉格的每一个大街小巷,慢慢变老,慢慢的坐在夕阳下回忆过去。

嗅着伏尔瓦塔河略带腥气的河水,喂着查理大桥上那群听话又漂亮的白鸽,让街边的画家画下他们的每一个春夏秋冬……

彭克慢慢陷入了沉思和希冀中,原本泛光的眼睛却逐渐变得黯淡下来。

他不知道金颖一走之后,自己和她还会不会有交集。

生活始终充满了未知,彭克就算竭尽全力,恐怕能改变的也只是自己的命运,而不是自己的爱情……

金颖看着彭克突然变得有些忧郁的眼神,原本想反驳彭克的话也没说出来,同样跟着忍不住叹了口气。

她突然有种被命运捉弄的感觉,仿佛几十年前的事情经历了风雨满城后,又进入了一个新的轮回。

而这次困在轮回中的两个人,就是彭克和她。

“知道你是个爱静的美男子,不过我不可能不会去啊……”金颖叹了口气,眼眶忍不住有些发红。

虽然这段时间的生活充满了荆棘,就算显示担惊受怕后是险些命丧马蹄,但这些日子里,却让金颖真的体会到了什么叫温暖。

彭克的悉心照顾,两个人的每一次谈话,每一次出行,甚至是交错的每一个眼神,都让金颖莫名的开心。

她知道自己脑海中曾经的难过正在渐渐淡去,而另一个身影却刻在了心头,填平了所有的伤痕,留下了一方温存。

虽然口口声声说着要回去,但直至现在,金颖也不敢想失去彭克的生活将会是什么样,也许她会回到从前,继续当自己的小职员。

也许在某个回眸的瞬间,她会看见一个似曾相识的面孔,但心底却明白似曾相视,并非真的相识。

想到这里,金颖的心里就有种莫名的痛楚,看着彭克,只能牵强的笑了笑。

“也没说不让你回去,那你从小到大都这么听话?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你这离着北京多老远,至于这么听话么。”

彭克一脸郁闷的说着,而金颖则是忍不住笑了一下。

房间的气氛一时间变得有些压抑,两个人似乎因为回去的事情都变得不太开心,各自想着他们的心事。

窗外,夜空下的布拉格只有路灯在依稀亮着,恍惚间能看到一辆辆车经过,但随后却消失在路的尽头。

犹如生命中的过客,乐曲中的音符一般,消失的只剩下支离破碎的回忆。

转过身,彭克看着金颖的侧脸,轻轻将不舍化为一律叹息,下意识的朝着金颖的手抓去,而察觉到彭克动作的金颖,却是红着脸向后一缩。

“彭克,你觉不觉得一切都很巧合?”

看着彭克有些愕然的眼神,金颖忍不住叹了口气轻声问道。

“巧合?”彭克愣了一下,品味着金颖所使用的这个词,脸色却是逐渐变了。

的确像是巧合。

几十年前的布拉格之春,金颖的奶奶也曾被迫离开这个童话般的梦幻之地,而彭克的爷爷却只能留在布拉格,面对残酷的抗争。

两个人的那次分手,决定了他们两条不同的生命轨迹,从此之后再无相交。

而如今,金颖和彭克同样面临了如此的选择,这一次金颖的回国,也许是两个人最后一次的离别。

“你的意思是……”彭克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但仍然有种冲动,想要把金颖不顾一切的留在自己身边。

“没什么,就是觉得一切好像都是上天的捉弄,曾经的结果,恐怕终究还会发生在咱们身上!”金颖咬了咬下唇,但说话的声音却如此落寞。

怔怔的看着金颖,彭克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一言不发的转过身,靠在床边蒙住脑袋假寐。

“喂,你别装睡啊!”看着彭克睡在自己旁边,金颖忍不住捅了捅彭克的腰说道。

不管金颖怎么捅,彭克始终一动不动的躺着,直到他将手放在了彭克的腋下,才突然被一只温和有力的大手握住。

“别闹了,我有点累了。”彭克没有转头,只是攥着金颖的手静静说着。

金颖明显听出彭克语气中的颤抖,愣了一下看着自己的衣服,轻轻叹了口气。

“彭克,我明天想去河边看看,布拉格走过这么多地方,但我却没有一次摸到过查理大桥地下的河水。”金颖轻声说着,转过身枕着自己的手臂不再说话。

床边,听着金颖话语的彭克微微一怔,随后走出房间轻轻将门关上,一个人躺在外面的沙发上打开电视,苦涩的笑了笑。

作者说:

写书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本《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卖个萌,求大家相互转告,帮忙广告,再打个滚,求书评、求票票、求订阅、求打赏,各种求!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