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

Part.24:前后思量,抉择便不畏艰险

作者:会飞的鱼|发布时间:02-26 15:44|字数:6956

翌日的太阳似乎比平时出来的早了一些。

也许是这段时间的艳阳高照晴空万里,今天一早的布拉格仍然阳光明媚,金颖在一阵刺目的阳光下睁开了眼睛,随后连忙紧了紧身上的被子。

昨晚彭克离开的时候她还没睡着,听着外面响起的电视声,这丫头才放心的将穿在身上的晚礼服脱下放在床边,随后钻进被窝里睡觉。

一晚上睡的不算好,两个人都有各自的心事,也都在心系着这几日要分别的伤感。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让金颖稍微有些紧张,轻咳了一声表示自己已经醒了。

“我能进去吗?”门口,彭克熟悉的玩笑声响了起来,而听见这话的金颖俏脸一红,随后答应了一声。

昨晚发生的一切,两个人不知是忘了还是如何,全部选择了缄默不言。

“这是你的衣服,穿好之后喊我,早饭已经做好了!”

随手将一件背带裤和一件画着红色桃心的半袖衫放在床边,彭克看了眼钻在被窝里,好像蚕宝宝一样把自己裹起来的金颖说道。

“好了好了,知道了!”

金颖连忙点头示意彭克出去,而后者则是嘿嘿一笑,看了眼放在床边的晚礼服,眼睛肆无忌惮的打量着金颖的被窝。

“哎呀,也不知道你脚好了没有,我帮你看看好不好?”

很难想像彭克这种平时腼腆谦和的男生贱起来会是什么样子,金颖目瞪口呆的看着彭克朝自己走过来,连忙把手伸出了被窝。

“你别过来,赶紧出去给本小姐热一杯豆浆,要红枣的……”

金颖的眼神明显有些慌乱,而彭克听见这话则是歪了歪头,也不揭穿金颖强自镇定的内心,站在原地抱着肩膀。

“你求我,我就出去。”

“你做梦!”

“好困,我想躺一会……”

“好了好了,我求你赶紧出去!”

金颖最终还是被彭克这磨人的小妖精打败了,不过一晚上的时间自己的脚恢复了七七八八也算欣慰。

虽然穿高跟鞋让她的脚踝有些红肿,但毕竟时间不长,再加上红花油的药效,穿上衣服的金颖活蹦乱跳的走向了洗手间。

彭克看着对方已经恢复正常也是满意的笑了笑,拿出两个杯子将豆浆倒了出来。

今天的早餐相对丰盛了许多,虽然不能和陈珊珊做的相比,但两人吃的也是津津有味,酒足饭饱之后立刻窝在了沙发上晒太阳。

好像一只猫咪一样的金颖,在暖洋洋的阳光下半闭着眼睛,而彭克则是穿好衣服就要出门。

“金颖,我今天要去帮银河整理一下资料,顺便帮你把回去的机票定了,你脚肿了就在家休息吧。”

看着金颖懒懒的样子,彭克穿上外衣轻声说道。

“啊?那你去吧,早去早回……”看着彭克的身影,金颖摆了摆手说道。

没办法,连续这么多天的高强度活动,金颖早已经感觉体力到达了极限,而高跟鞋事件更让成为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琢磨着在家中休息做些什么,金颖看了眼准备离开的彭克又将他喊了回来。

“彭克,今晚上你回来吃饭么?我想天黑了去河……”金颖有些不好意思,但彭克这话的彭克却是微微一笑。

“我下午就回来,放心吧!”从小区驶向李银河的别墅,彭克还没敲门就看见李银河站在门口晒着太阳,而陈珊珊则一人在厨房里忙活。

两人显然吃过了早饭,看着彭克走过来,李银河将嘴里的牙签随手一丢,立刻走了过去。

“昨天几点回来的?”

今天的李银河明显不同于平时,一双熊猫眼看起来像是被人打了一样,眼中的血丝让彭克都有些担心他的生命安全。

“两点多吧,把事情都搞定才回来,一根神经总算松下来了。”李银河有精无彩的说着,走回沙发,立刻躺了下去。

“忙完了就行,这次上市招股会应该还算成功吧?”看着李银河躺在沙发上,彭克也是笑着坐了下来,同时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这两家伙大部分时间都腻在一起,彭克之所以会在外面另租一套房,是因为有时候早上要去查理大学听课。

听着彭克的话,刚刚躺下的李银河立刻坐了起来,先前的颓废摇身一变全然不见,一张脸上满是得意之色。

不得不说,昨天在Karlovy的招股会成功的超过了李银河的想象。

几个特别注意的老板都对LMA的公司和前景非常有兴趣,而其他人也都从原本的观望态度变得积极起来。

空前的成功背后,李银河也考虑过这个问题,最终将一部分缘由放在了彭克身上。

昨天晚上那首由第三交响曲转为卡农的钢琴solo,在让所有人赞叹不已的同时,也都暗中做了计较。

以彭克的身份作为钢琴师演奏已经算是给足了李银河面子,而那段独奏更是可以看出彭克对这件事的重视。

“就连彭氏家族有名的商界鬼才都注意到了,他们这些人自然不会有钱不赚!”李银河不声不响的拍了个马屁,而彭克则是微微一笑。

“我那是看见金颖一个人,响起我俩之前弹过一次卡农,所以想让她和我一起。”彭克实话实说了出来,而李银河则是挑了挑眉毛。

“别别别,我什么都没听见啊,有些话挑明了就没意思了,你说着不好意思,我听着也不高兴。”

李银河一脸自欺欺人的模样,随后却看见陈珊珊端着一壶水走了过来,给李银河倒了一杯。

“这是薄荷茶,解乏的,你俩喝点吧。”陈珊珊温温柔柔的给两人倒了一杯,将茶壶放在茶几上,再次朝着厨房走去。

“怎么样?不错吧!”

看着陈珊珊的表现,李银河笑的合不拢嘴,一双眼睛也是泛起了赞赏的光芒。

他总算知道贤内助是什么意思了,尤其像陈珊珊这种,上的厅堂下的厨房的贤内助。

一旁,彭克看着李银河的笑容也是摇了摇头,心里有些感叹总算有人可以拴住这个混世魔王了。

“对了银河,金颖说这几天要回去,她妈给她下最后通牒了。”彭克的声音让李银河的笑容戛然而止。

“回去干嘛?这不挺好的么?金颖那个公司我本身想买下来,可惜老板不在啊!”李银河皱着眉头说道。

金颖回去,陈珊珊自己在这也没多大意义,李银河想在布拉格陪着彭克,但说实话又有点舍不得陈珊珊,一时间有些进退两难。

“别买人家公司了,金颖要回去就回去吧,拦肯定拦不住,我就是在想我要不要回去……”彭克叹了口气,原本有些无奈的脸色逐渐变得难看。

“你要不……”

李银河听着彭克的话脸色也是有些难看,之前虽然听对方说过要回北京,但李银河虽然惊讶但却并没放在心上。

一方面知道彭克回去之后和家中的矛盾,而另一方面……

北京有个女孩正等着彭克回去,然后死皮赖脸的嫁给他,如果让她知道了这里的事,恐怕金颖肯定会吃不少亏。

“要不我让陈珊珊照顾着点金颖?你……就别回去了?”不得不说,想到彭克身上乱七八糟的事,即便是李银河也是一阵头大。

“走一步看一步吧,但你得替我回去,有那个女人,就算有陈珊珊在,她俩恐怕也会吃亏。”彭克叹了口气说道。

虽然这边只剩下他一个人,但至少金颖在北京能生活的平静一些。

“我去楼上拿点东西,你自己在想想。”李银河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却叹了口气,一个人走向楼上。

他很清楚彭克需要自己一个人静一静,去好好梳理一下已经乱成一团的思绪。

作为彭克从小到大的朋友,李银河知道彭克所承担的远比自己还要多,而一直温柔谦和的背后,却隐藏着一个疯狂的内心。

彭克可以去听从父母对于未来的安排,但却永远无法做到,让别人去摆布他的幸福。

站在楼上的李银河静静的看着坐在大厅的彭克,随后却看见陈珊珊走了过来,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拉着她去了一间客房。

“彭克怎么了?”一脸疑惑的看着李银河,陈珊珊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家里的事,以前他可以不想,但现在却不得不面对了。”李银河叹了口气说道。

“现在不得不面对的事?”陈珊珊重复了一句李银河的话,随后惊呼一声捂住了红唇。

李银河看着陈珊珊的表情,缓缓将曾经的故事说了出来。

彭克在国外长大,但每次回北京的时候都会被一个女孩缠住,而他之所以选择留在布拉格,和这个女孩有很大关系。

如今的彭氏家族早已经成为了一方巨头,可彭克的父亲当初却许下了合作伙伴指腹为婚,如果双方分别是男女,将来就试着在一起。

似乎是上天的安排,两家的确是生的一男一女,可彭克却始终对这个女孩没有半点好感,一直逃到布拉格不再回去。

“事情大概就是这样,那女孩挺乖挺漂亮的,可骨子里却有种盛气凌人的感觉,就算我和她在一起都觉得不舒服。”

李银河慢慢说着,而陈珊珊的眼睛则是瞪得大大的。

“我滴个娘哩,这种狗血的事情竟然真的有啊!”陈珊珊不可置信的说着,忍不住拍了拍胸脯。

她一直以为这种事只会出现在韩剧当中,看惯了狗血到吐的剧情之后,这种事情发生在身上还真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要不你去劝劝那女的?就说彭克有对象了?”陈珊珊试探性的说着,却被李银河一口否决掉了。

“劝肯定是没有用的,二十多年来都已经这样,那女孩对彭克早已经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了。”李银河无奈的摇了摇头。

谁摊上这么个女孩都会头疼,年龄的增加,和双方家长的希冀和期待,让彭克除了逃之外没有任何办法去面对。

“那……现在怎么办?”陈珊珊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撅着嘴心事重重的问道。

说实话,陈珊珊现在最担心的不是别人而是金颖。

她很清楚刚刚经历了失恋的金颖承受了多大的打击,这个看上去坚强的女孩把一切伤痛都强忍在心中,从不对任何人说。

这么长时间以来,陈珊珊第一次从金颖脸上看到发自内心的笑容就是在布拉格,她知道自己这个闺蜜对彭克有些动心,也真心希望两个人能在一起。

可听着李银河的话,似乎金颖这次的感情又要以悲剧告终。

“没办法,走一步看一步吧。”李银河叹了口气说道。

“彭克如果想和金颖在一起,他就不能逃避,而是必须要面对家中的老人,同时还要向那个女孩解释清楚……”

“如果再逃避下去,彭克和金颖最终只会越走越远,分道扬镳。”

李银河的话让陈珊珊也沉默了下来,她知道彭克的处境,但换做自己恐怕也很难做出选择……

两个人沉默的功夫,楼梯上轻轻的脚步声响了起来,李银河走到门口把门打开,就看见彭克苦笑着站在了门口。

虽然尽可能的挤出笑容,但李银河和陈珊珊仍然感觉到彭克脸上的阴霾,和背后如有实质般的沉重包袱。

“你告诉他我家的事了?”彭克看着李银河轻声问道,但语气中却并没有责备。

“说了,不过她也愣神呢,你家的事不光当局者迷,旁观者也迷。”李银河叹了口气,和彭克一同坐在了客房的沙发上。

“是啊,我只想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只想幸福的活下去就够了,可在很多人眼中稀松平常的问题,在我这却难如登天。”

彭克有些不甘心的说着,而听见这话的李银河也是哼了一声。

“要不这样,让陈珊珊先去盯着金颖,然后你给家里边做做工作,我当秘密武器伺机而动,如果你想和金颖在一起,你就绝对不能逃避。”

李银河沉吟了一会,随后一咬牙说道,的确,逃避的结果只会让两个人形同陌路。

“可是……”彭克皱着眉,但话还没说完就被李银河打断了。

“可是什么,先不说能不能成功,你连试都不敢又谈什么幸福,幸福不是想出来的,而是做出来的!”

李银河重重的拍了拍彭克的肩膀,对着陈珊珊招了招手示意让她出来,随后将客房的门重重的关上。

一天的时间,彭克都在思考李银河的话。

直到看着墙上挂钟的时针走向四点,才从房间里走了出去。

“想好了?”客厅沙发上,李银河看着彭克走出来,脸上再次泛起了嬉笑的神色。

“想好了。”点了点头,彭克也是一笑。

“那就行,看来中午也没白饿着,那有剩菜锅里有米饭,饿了自己去吃。”李银河嘿嘿一笑,随后指了指不远处餐厅里的餐桌。

陈珊珊在李银河旁边有些坐不住了,忍不住掐了后者腰一下,脸色忍不住有些发红。

之前在吃午饭的时候,陈珊珊就让李银河去喊彭克下楼吃饭,但却被这家伙义正言辞的拒绝了。

可如今彭克想明白了,李银河的态度似乎依然没什么转变,她有些担心这样下去会不会影响两个人的关系。

“我不吃了,先回去了。”摆了摆手,从楼梯上下来的彭克走到客厅里倒了杯水,脸上并没有半点气氛和恼怒。

“赶紧走吧,看见你这样我就头大。”轻哼了一声,李银河坐在沙发上挥了挥手。

“行了啊你,彭克已经够难受的了。”

陈珊珊实在有些听不下去了,一向温柔的脸色都变得有些发寒。

李银河瞥了陈珊珊一眼,无奈的耸了耸肩,看着正在喝水的彭克不再说话。

“彭克,你别理李银河,这家伙中午吃多了还没消化。”陈珊珊忍不住轻声说着,而彭克则是忍不住笑了一下。

“放心吧没事。”感激的对着陈珊珊点了点头,彭克将视线转向了李银河,忍不住咳嗽了一声。

“我刚给乐乐发了信息,你在北京只需要照顾好金颖就行。”

听着彭克的话,原本一脸怪笑的李银河脸色立刻一变,从兜里掏出一张早已经准备好的银行卡丢了过去。

“这是我的卡,万一你的被冻结了,别被饿死。”

李银河仍然没有好奇,而听见这话的彭克终于笑了出来,走过去给了李银河一拳,慢慢朝着门外走去。

“这家伙,他知道怎么走,但没人拿鞭子给他两下,总是一副原地等死的模样。”被锤了一拳的李银河揉着痛处,眼底终于闪过了一丝释然。

彭克的反映,已经让他知道自己这个好兄弟做出了什么选择,而李银河要做的,就是尽一切可能去支持,哪怕粉身碎骨。

陈珊珊在一旁听着李银河的话,脸上的气愤顿时消散于无形,咬着下唇眼中满是自责和后悔。

她现在才知道李银河说的气话,和那些不屑的动作都是在帮助彭克,也才知道两个人的感情早已坚固的没有任何言语可以摧毁。

想着自己刚才掐李银河的腰,陈珊珊有些不好意思的咳嗽了一声说道:“银河,刚才对不起啊……”

李银河显然没将刚才陈珊珊的事情放在心上。

他知道陈珊珊也是担心自己和彭克的关系,可这丫头绝不会明白,二十几年的感情早已经让他们情同手足,他决不允许彭克选择一条没有幸福的路。

因为,没有人比李银河更想让彭克幸福。

“等会……我的腰怎么那么疼……”李银河怪叫了一声,而听见这话的陈珊珊则是伸出小手揉了揉。

一把捉住陈珊珊的小手,李银河放在嘴上亲了一口,嘿嘿一笑坐直身子忍不住伸了个懒腰。

“咱们去逛街,哥今天高兴!”

勾着陈珊珊的肩膀,李银河一脸得意的笑着,目光看着窗外扬长而去的车子,终于松了一口气。

他最怕的,就是彭克主动选择了放弃,如果连他都没有勇气,恐怕就算自己在努力,都帮不了他。

此时此刻,彭克居住的房子里。

一阵阵浓烟让房间有种火灾现场的情景,整个厨房早已经变成了战场,而就连客厅和走廊都难以幸免。

关着门的卫生间和卧室同样没得到幸免,厨房里抽油烟机疯狂的咆哮着,但仿佛并不能将滚滚浓烟散去。

厨房里,各种洗干净切好的菜摆在橱柜上,分别装在大小各异的盘子中,而烧菜的铁锅内,却已经变成了一团黑。

“火都关了怎么还这么大烟啊!”手里攥着一盆水,金颖忍不住小声嘀咕道。

不得不说,当锅里满是炒糊的菜时,金颖已经第一时间关了燃气灶,可阵阵呛人的浓烟仍然没能得到改善。

灵机一动的金颖将一盆子水倒进了锅里,而这一下却让整个房间都弥漫了无数雾气。

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眼前的一切,金颖颓然的想要打开窗子求救,但想到语言不通又不得不放弃,只能傻傻的站在原地,眼眶也逐渐有些变红。

“咣咣咣……”正当金颖忍不住想要报警的下一刻,一阵急促的敲门声陡然响起,顿时让她整个人精神一振。

“来了来了!”口中大声呼喊着,金颖第一时间跑到了门口将门打开,随后就看见彭克惊恐的盯着自己,随后捂着嘴冲到了厨房。

飞快的将所有的窗子打开,彭克切掉了厨房的电源,同时拉着金颖一溜烟的跑到楼下,一张脸色才终于有了一丝缓和。

松开金颖的手,彭克仔细的打量着有些怯怯的金颖,额头上都冒出了一丝冷汗。

他实在不敢想象,如果自己再晚回来一刻,又会是一副怎样的场景。

攥着金颖的肩膀,彭克认真的观察了女孩一番,同时还扒开金颖的眼皮看了看,随后终于长出了一口气。

二话不说,彭克一把将尚且有些呆滞的金颖抱在怀里,强有力的双臂甚至让金颖连呼吸的都有些困难。

但即便如此,彭克仍然艰难的咽了口口水,尽量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

“怎么回事?”将金颖从自己的怀中拉出来,彭克忍不住沉声问道。

“也……我就是想给你做个晚饭,烧菜的时候手机响了,再回去就已经冒烟了。”金颖像是犯了错的小丫头一样,有些委屈的说道。

“那你不会把窗子打开?不会自己先跑到楼下么?”彭克深吸了口气,看着金颖再次问道。

“也没着火,就是黑烟比较大,如果打开窗子万一火警来了怎么办,我又不会说这的话……”金颖轻轻嘟囔了一句,而听见这话的彭克则是脸色一黑。

“你知不知道有一氧化碳中毒?你想看看,如果你变成白痴我会不会要你?”彭克一脸责备的说着。

金颖所说的,的确不算严重,可真正的火灾中因为火焰致死的人很少,大部分人都是一氧化碳中毒导致的昏迷。

“我……”金颖忍不住鼻子抽了抽,听着彭克教训的话泪珠顿时从面颊上滚落下来。

她只是想给彭克做顿饭,就算是浓烟滚滚她也不想停下来。

金颖很清楚,自己给彭克做饭的机会并不多,等自己回了北京,两个人将越走越远,联系会越来越少。

他们仅有的,就是这段在布拉格之间的回忆。

看着金颖落泪,彭克也是有些后悔,想要道歉却始终张不开口。

他不在乎家中变成什么样,从小就在外面生活的彭克对家这个字并没有太大的感念,他只知道有金颖的日子才算生活。

有金颖的地方,才能叫做家。

“咳咳……你先别哭,我不是那个意思……”彭克拉着金颖的胳膊安慰道,但后者却是甩开了彭克的手臂。

“我就是想给你做顿饭而已,我想让她着火啊?你至于那么凶我么?”金颖轻声说着,而听见这话的彭克微微一怔,咽了咽口水却并没说出一句话。

他只是想让金颖长个教训而已,似乎不该用这么恶劣的态度去教训金颖。

“对不起,我只是……”彭克的声音一下弱了下来,佯装出来的怒色也瞬间消失不见,只剩下一副措手不及的样子。

“你只是想让我长教训对不对?”金颖的抽泣声小了很多,彭克的道歉已经让她心里舒服了不少。

“没,我就是……”彭克挠了挠头,看着金颖哭泣的样子,他甚至有些话不择言。

苦着一张脸,彭克挠了挠头,却发现金颖脸上的泪珠已经消失,只剩下有些发红的眼眶,终于松了口气。

“金颖,不管发生什么事,只要你保护好自己就行,其他的你都不要管。”

轻轻叹了口气,彭克一脸郑重的看着金颖说道,而听见这话的金颖也是重重的点了点头。

作者说:

写书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本《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卖个萌,求大家相互转告,帮忙广告,再打个滚,求书评、求票票、求订阅、求打赏,各种求!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