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

Part.25:烟火绚烂,欢喜后泪流满面

作者:会飞的鱼|发布时间:02-26 15:44|字数:6946

当两个人再回房间时,浓烟都已经消散得七七八八。

偌大的房间虽然还有着一股烟雾缭绕的味道,但好在看上去还算正常,只是厨房有些惨不忍睹。

好几块白色瓷砖都已经被熏成了黑色,桌子上的菜虽然还整齐的摆放着,但上面却已经落上了一层油斑。

走进厨房的彭克看着被金颖切的整整齐齐的蔬菜,嘴角忍不住泛起了一丝微笑。

从这些准备工作上可以看出,金颖真的有很努力的在准备晚饭,虽然出了这么大问题,但彭克仍然有种被幸福包裹的感觉。

当然,紧随其后的就是后悔,看着站在厨房门有些怯怯的身影,彭克真的有种想要将对方揽入怀中的冲动。

只是彭克知道他不能,也没有合适的身份去做这件事。

抿了抿嘴唇,彭克看着把着门框的金颖挥了挥手,示意对方过来。

“把这些菜用清水冲一下,然后站在一边看着。”

伸手从门口边将围裙拽出来,彭克打开后套在了金颖的身上,看着女孩一脸小心翼翼的表情,在对方鼻尖上刮了一下。

“哦……”撅着嘴,金颖点了点头随后走到一边洗菜,脸上却多少有些不情愿。

金颖很想告诉彭克,这顿晚饭依旧由她来做,可整个厨房都变成了战场,这丫头实在不好意思提这么非分的要求。

微微侧头,金颖看着彭克抱着炒菜锅,蹲在垃圾筐旁边用铲子一点一点的将锅里糊掉的菜倒掉,眼中总算有了一丝笑容。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彭克虽然掌勺不到三天,但在金颖打下手的帮助下,很快一顿晚饭就已经准备好,餐桌上好像江湖好汉一样干了一杯,有点一笑泯恩仇的感觉。

当然,金颖喝的是红酒,而彭克只是喝了一杯白水。

酒足饭饱的两个人稍微休息了一会就已经出发,坐上车的金颖立刻发现后排座椅上,多出了两个巨大的纸盒子。

“你今天去找李银河拿这个去了?”

金颖伸手想要打开看看,但却被彭克把手拉了回来,随后一脸诧异的问道。

“嗯?你要这么说也行吧,我找他还有别的事……”彭克微微一怔随后说道,这两个箱子是他路过超市特地买的。

“什么东西啊?给我看看行不行?”金颖回身再次看了一眼,好奇心顿时爆棚起来。

“现在不行,一会肯定给你看。”

彭克一边启动车子,一边笑着说道,而听见这话的金颖只是轻哼了一声,随后将头扭到一边。

从小区到伏尔塔瓦河,金颖虽然来布拉格没几天,但已经走了不知道多少次。

看着车窗外熟悉的景色,再看看彭克一脸微笑的开着车,金颖莫名的有些伤感,她知道这种日子已经即将成为回忆。

车子很快停在了伏尔塔瓦河旁边,清澈的河水时而湍急,泛起无数发白的浪花;时而平静,犹如湖面落下石子时的微微涟漪,清新的河水味道带着淡淡的腥气,让任何路过此处的人都忍不住深吸一口气。

河边的温度要比小区低上一点,广袤的伏尔塔瓦河一望无际,清风从远处吹到身上将衣角微微晃动着。

黄昏下的两人并肩从查理大桥走下河床,随后慢慢停下了脚步。

查理大桥作为布拉格最大的景点之一,即便是下面的河床也修建的充满了艺术的味道。

坦平的河床上没有半点石块碎土,全部被白底灰色的大理石覆盖,偶尔能看见一两个地灯泛着昏黄却又温和的光线。

河床上,每走一段时间都可以看到突出的一部分,让原本宽阔的河床面积再次增大,远远看去像是一个个小型广场一般。

天色微微擦黑,伏尔塔瓦河边的夜景还没亮起,此时此刻河床上的人并不多,金颖和彭克走了一段,随后轻轻站到了河边,看着脚下的河流。

“金颖,回去的票我帮你订好了,银河还有陈珊珊也一起回去。”彭克的声音很轻,但听见这话的金颖却是没有回答。

一缕清风窜过,将额头上的青丝吹的有些散乱,金颖稍微梳理了一下头发,将它们别在了耳后。

“我在这边还有点事情,所以暂时没办法回去。”

看着金颖默不作声,彭克转头看着女孩的侧脸,抿着嘴唇轻声说道。

内心莫名的一痛,金颖似乎早已经知道这个答案,但真的从彭克口中说出时,却仍然让她有些不敢接受。

她不确定这次的分别会不会是两人的永别,但她确定自己的路将会和在布拉格生活的彭克越走越远。

“嗯……”金颖低着头轻嗯了一声,深深的吸了吸气,让有些酸涩的眼眶缓解了一下。

“其实我不想让你走的,但……”

彭克还想说什么,但却被金颖第一时间打断了。

“我什么都明白的,你不用告诉我。”抬起头,金颖牵强的笑了笑,但这次的笑容背后,却多了一份淡然和冷漠。

看着金颖的模样,彭克有些气馁的攥了攥拳,随后长长的出了口气,尽量让脸上挂起一丝笑容。

“对了,你不是问车后面是什么么,我现在就拿给你看,你等我一下!”彭克佯装想起了什么,一拍脑门随后嘴角泛起了一丝笑容,对着金颖轻声说道。

“我现在不想看了。”金颖撅着嘴说着,但彭克直接无视了这句话,一溜小跑的朝着车中的方向跑去。

而看着彭克的背影,金颖终于忍不住流下了一滴难过的泪水。

晶莹的泪滴沿着白皙的面孔落向地面,但仿佛在清风的吹拂下缓缓飘向了伏尔塔瓦河,落在了清澈的河水中,却没有溅起半点涟漪。

苦涩的微微一笑,金颖突然感觉自己和这滴落向河水的眼泪很像,她曾走进过彭克的生活,但恐怕却不能留下半点痕迹。

深吸口气,金颖尽量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一下,擦了擦面颊上的泪水,随后转过身看着抱着两个箱子跑过来的彭克。

这段时间的经历,不管对彭克如何,但对于金颖而言,已经是她最美好的回忆,最珍贵的财富。

“来了来了,快接我一把!”抱着两个箱子,彭克屁颠屁颠的跑过来,而金颖看着对方一脸憨厚的傻笑,撅了撅嘴也走了过去。

箱子入手并不沉,金颖女汉子一样将一个箱子放到地上,犹豫了一下却并没将箱子打开。

“你想看这条河,但现在对面的灯光还没亮起来,所以黑咕隆咚的什么都看不见。”彭克一边将箱子放在地上一边说着。

像是自言自语的话让金颖微微愣了一下,随后就发现彭克将箱子打开,拿出里面一个个的小盒子。

白色包装的盒子并不大,金颖拿过来看了一眼。

“这里边什么东西?怎么这么轻啊?”有些好奇的金颖终究还是忍不住问道。

“好东西啊,你看看是什么。”彭克得意的一笑,对着金颖挑了挑眉毛。

看着对方眼神中的兴奋和得意,金颖撇了撇嘴将盒子打开,下一刻却惊讶的捂住了嘴巴。

白色的纸盒中,十条纸做的小船静静的排成一排,精致的小船上甚至连船帆船桨都刻画在了上面,而每个小船的中间的桅杆,却是一根蜡烛筑成。

“这是……”

五颜六色的小船让金颖一时间愣了一下,下一刻却发现地上已经摆满了自己手中的盒子,草草看去恐怕不下三十盒。

“三十乘以十……”原本还有些发愣的金颖,此时此刻却是瞪大了眼睛,看着彭克的动作一脸的不可置信。

“你买这么多他干嘛?”金颖看着彭克一盒一盒的拆开,终于忍不住低声问了出来。

“嗯?许愿啊,这个船叫许愿船。”彭克抬头,温婉的笑容仿佛将金颖心上刚刚凝结的寒冰击得支离破碎。

清风吹过,乌黑的短发微微晃动,剑眉微扬,彭克一张脸上写满了孩子气,但却有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倔强。

“许愿船……你有多少愿望要这么多?”金颖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照这个架势,恐怕许一晚上也未必能许完。

“愿望嘛,多许几个又不要钱,你也不要客气,一起来!”彭克嘿嘿一笑,从怀中掏出两个巨型火柴。

足有一尺长的火柴是塑料制成,在底部刚好有个开关,只要向前推动就有火苗从火柴头的位置燃起。

金颖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接了过来,抱着手中的一盒许愿船走到了河边,但却因为围栏的阻拦,停下了脚步。

微微回头,金颖看着彭克将一盒盒许愿船全部拆开,随后一股脑的放在大纸箱里扯了扯嘴角,眼中终于泛起了一丝笑容。

一脸兴高采烈的彭克似乎并没注意到金颖的目光,自顾自的忙着,直到将所有的许愿船放在一个箱子里并盖好,才满意的拍了拍手。

“嗯?你站在那怎么许愿,跟我过来!”

彭克一只手拽着箱子,另一只手走过去轻轻拉住金颖的小手,随后朝着围栏处的一个豁口走了过去。

“小心点脚底下,别崴脚。”彭克走在前面,将手中的箱子向下一丢,随后转过身去扶着金颖。

因为在河床之下,许多石子让地面变得荆棘不平,如果踩在松软的石头上,甚至身体还会不受控制的下沉几分。

金颖多少有些害怕,借着月光亦步亦趋的跟着彭克,两个人很快找了一个相对宽阔的位置蹲了下来。

看着近在咫尺的河水,仿佛一个浪花都可以将自己的脚溅湿,金颖忍不住伸手摸了摸。

入手有些冰凉,但却在这一刻滋润着金颖的心田。

“你先许我先许?”看着金颖的动作,彭克挑着眉毛一脸笑容的问道。

“我先许吧!”金颖有些期待的说着,随后将巨型火柴点燃,将一只许愿船中间的蜡烛点燃,随后微微闭着眼睛小声默念。

火苗映衬着让金颖的俏脸变得时明时暗,浓密的睫毛也在火光下微微颤抖,像是祷告的修女一样,脸上满是虔诚。

彭克忍不住将耳朵凑了过去,但似乎只能听见很小的呢喃声,意兴阑珊的撇了撇嘴。

看着金颖将许愿船轻轻放在河水中,彭克终于忍不住内心的好奇轻咳了一声。

“金颖,你许得什么愿?”一脸讪笑的看着金颖,彭克的声音带着几分讨好的味道。

“不告诉你,说出来就实现不了了!”金颖将头扭到一边,一脸嫌弃的看了彭克一眼,撅着嘴小声说道。

“谁说的,许愿的声音越大才越能实现,要不老天爷怎么能听得见?”彭克挑着眉毛说道,而金颖则是轻哼了一声。

这家伙强词夺理都能说的这么信誓旦旦。

“哟,那你许愿吧,你要是把所有的愿望都喊出来,我就再许一个,然后和你一样喊出来。”金颖看着彭克,一脸笑意的说道。

“你说的?”嘿嘿一笑,彭克一脸奸计得逞的样子伸出了小拇指,而看着对方这个动作,金颖虽然有种上当的感觉,但还是勾住了对方。

她不觉得说出一个愿望有什么,可听着彭克一口气许好几百个愿望,似乎更有意思一点。

“哎呀,这手也拉了,到时候可别说话不算啊!”

彭克看着自己的小拇指,嘴角的笑容再次放大,随后将纸箱打开,从里边拿出一只许愿船来。

轻轻将巨型火柴点亮,彭克微微一笑放在了水里,随后对着河水大喊了一声。

“我希望,以后每年的一月一日,都能见到身边的女孩。”

声音不大,仿佛一瞬间被伏尔塔瓦河的浪声掩住,但一旁的金颖却是彻底陷入了呆滞中。

看着彭克的身影,金颖张着嘴却发现自己一句话都说不出,只能看着他将第二个许愿船点燃,轻轻放在了水面上。

“我希望,以后每年的一月二日,都能见到身边的女孩。”

彭克的声音再次响起,而听见这话的金颖一瞬间留下了泪水,捂着嘴任由眼泪簌簌而落,即便泪水朦胧了双眼,却仍然没从彭克身上挪开。

“我希望,以后每年的一月三日,都能看见身边的女孩。”

彭克的声音放低了很多,巨型火柴点燃着一根又一根的许愿船,但他的声音却依然笃定,没有半分迟疑。

“我希望,以后每年的三月十三日,都可以看到身边的女孩……”

伏尔塔瓦河上,湍急的喝水轻轻拍打着河床,微风吹起着涟漪,将一只只小小的许愿船荡漾的在水面上浮动。

一只只许愿船上,都泛着淡淡的烛光,而彭克的手上,却依然没停下半点动作。

金颖不知道已经有多少只许愿船被彭克放进了河水中,她只是依稀能看到,整个河面似乎都已经变得明亮起来。

波光粼粼的水面上,怪石泥泞的河岸边,男孩静静的将船放在水中,而旁边的女孩却静静的看着。

眼中的惊愕到感动,从茫然到坚定,金颖终于止住了泪水,破涕为笑的轻哼声让彭克的动作一滞。

“怎么?有什么建议?”转过头,彭克蹲到金颖身边,手中仍然举着一个点燃蜡烛的许愿船。

“你不会说每一年么?非要说每天?”金颖轻轻看了彭克一眼,随后将目光转向了一边。

她发现,此时此刻的自己竟然有些不敢去触碰彭克的目光。

彭克的目光很亮,在烛光的映衬下,瞳孔中泛着火焰的倒影,看着金颖的反映眯了眯眼睛,忍不住嘿嘿一笑。

“一年见到一次也是每年,见到十次也是每年,能一样么?”彭克笑眯眯的说着,而金颖想要反驳,却发现自己不知道说什么。

“把这个给我,我也许一个愿!”从彭克手中抢过早已点燃的在许愿船,金颖眼珠一转,嘴角微微扬了起来。

“我希望,从布拉格回去就失忆,忘了在这里发生的一切!”

声音带着几分笑意,金颖顺手将许愿船抛向了湖水中,随后一脸玩笑的看着已经彻底石化的彭克。

“嘿嘿,你说它会灵么?”金颖抿着嘴轻笑一声,却发现彭克愕然的站在原地一言不发。

“彭克,你不会生气了吧?我是逗你玩的啊!”

看着彭克目光直直的盯着自己丢下的许愿船,金颖突然发现自己玩笑开得太过火了,连忙抓住彭克的手臂说道。

“我……”金颖轻声说着,但却看见彭克转过头看了自己一眼,顿时吓得止住了声音。

“对不起,我真的只是开个……”

缩了缩脖子,金颖咬着下唇说着,但下一刻却看见彭克对着自己笑了笑,整个人猛地一跃直接跳入了伏尔塔瓦河中。

巨大的浪花顿时让金颖放下的许愿船淹没,而金颖整个人却是陷入了呆滞。

“彭克,你干嘛啊,快上来!”

站在河岸边大吼着,金颖看着彭克的脑袋时不时的从河水中冒出,瞬间哭了出来。

泪水滂沱而出,她突然好恨自己,为什么开这种无聊又低级的玩笑。

“救,救命……”彭克咕咚咕咚咽了两口水,在水中不停的挣扎着,原本潇洒帅气的模样早已荡然无存。

好像落汤鸡一样,彭克努力让自己的头浮出水面,但呼吸时间却越来越短,整个身体都在慢慢变沉。

“你不会游泳你下去干嘛啊!”

看着落水的彭克,金颖咬了咬牙,竟然同样纵身一跃,朝着彭克在水中的方向跳去。

冰凉的河水让金颖微微打了个哆嗦,刚准备游过去,却发现自己的双脚已经踩在了地面上,而之前一直时起时伏的彭克,则是胸口以上都露在水面上。

事实上,如果金颖稍微仔细一些,一定能发现彭克虽然不停的呼喊着救命,但眼中却并没有半点慌乱的神色。

“你跳下来干嘛啊……”一脸笑容的看着金颖,彭克慢慢朝着金颖走了过去,用手擦了一把脸上的水花问道。

将头转到一边,金颖一脸愠怒的看着旁边,转过身就要朝着岸上走去,但却突然被彭克捉住了手腕。

“放开我!”

金颖的声音略带哭腔,而彭克眼中却是笑意更浓,一把将女孩拉到自己身边,伸出手擦了擦她的眼角。

“你哭了?”彭克轻声说着,不等金颖说话,下一刻便将女孩一把拥在了怀中,让女孩的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嘴角扬起一丝温和的笑容,彭克深吸了口气,静静的感受着金颖的心跳,喉咙间竟然也有些哽咽。

原本还在挣扎的金颖被彭克死死的抱着,强撑着的防线逐渐在彭克的怀抱中支离破碎,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反手抱住彭克,金颖将头埋在彭克的胸口,滚烫的眼泪似乎让彭克的胸口都微微发热。

轻轻松开女孩,彭克一双星眸满是希冀的看着金颖,而看着对方想要说话,第一时间伸出手挡在了金颖的唇边。

伸手将金颖的下巴勾起,彭克有些醉迷的看着金颖的面孔,下一刻轻轻将双唇印了上去。

金颖闭着眼睛,感受着彭克火热的双唇和自己贴在一起,身体微微一颤,原本抱住彭克的手轻轻松开,仿佛刹那间失去了灵魂。

伏尔塔瓦河上,原本湍急的河水在这一刻似乎平静了许多,仿佛在远方羞涩的看着落入水中的男女轻吻。

微风在水面上呢喃着,仿佛学着彭克的样子吻着水面,溅起得涟漪缓缓朝着两人的方向飘荡。

一只只许愿船随着河水轻轻飘动,时而有几只飘到了彭克和金颖身边,淡淡的烛光仿佛将这一刻雕篆成了复刻版。

河对岸的远处,原本漆黑的房间亮起了无数灯光,五彩缤纷之下,一连串的烟花伴随着两人的唇分响彻空际。

此时此刻,一男一女站在河对岸,两人紧紧的依偎在一起,男孩手中同样攥着一根和彭克一模一样的火柴打火机。

“也看不清那家伙,不知道他成功了没有。”男孩苦笑了一下,随后看着一脸羡慕的女孩,轻轻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

“咱们回去吧!”男孩随手将用过的火柴打火机丢到垃圾桶里,搂着女孩回到了车中,月光下,只是依稀看见了他细长的双眸。

河水中,彭克远远的看着河对岸突然亮起的疝气大灯,嘴角扬起了一个弧度,随后低头看着怀中一脸娇羞的金颖。

满是侵略性的目光让金颖有些不敢对视,但想到这家伙骗自己,忍不住轻哼一声挣开彭克慢慢朝着岸上走去。

“喂,你干嘛去啊?”

彭克微微愣了一下,刚想去拽金颖,却脚底一滑噗通一下跌倒了水中。

金颖回头看了一眼,强忍住脸上的笑容白了彭克一眼,自顾自的走到了岸上。

“你说干嘛?你是鱼啊,那么喜欢在水里呆着!”金颖没好气的说着,而听见这话的彭克则是怪笑一声,一溜烟的跑到了河岸上。

湿漉漉的身体让两个人在微风的吹拂下都有些冷,金颖抱着肩膀就要收拾地上的许愿船,而彭克则是拉着金颖的手朝着河床上跑去。

“喂,咱们还有东西没拿呢!”金颖被彭克拉着,随后忍不住轻声说道。

“太冷了,先回车里,回去换一身干净衣服再过来收拾,反正这么晚也不会有人动。”彭克头也不回的说着,攥着金颖的手始终没有松开。

在彭克看来,他似乎有种错觉,攥着金颖的手就不会感到孤独,不会像是行尸走肉一般漫无目的的生活。

“早知道冷你跳下去干嘛啊!”金颖忍不住补刀说着,而彭克也没解释。

两个人一口气跑回车里,彭克将车内的空调打开,过了半响才暖和过来,随后看着坐在副驾驶,缩成一团的金颖。

“金颖,你知道你现在这样,让我想起了一个小时候学的故事。”彭克上下打量了一下金颖,随后轻声说道。

“故事?什么故事?”金颖愣了一下,下意识的感觉彭克口中没有好话,但还是没忍住自己的好奇心。

“有一只小鹿迷路了,然后钻进了一坨骆驼粪里的故事……”彭克忍不住嘿嘿一笑,而听见这话的金颖立刻伸手去掐彭克。

“我就知道你嘴里没好话!”一脸愠怒的看着彭克,金颖见攻势没有进展,索性扭过头不在理会对方。

伸出手,彭克将金颖的小手攥在了自己手里捏了捏,随后启动车子径直朝着回去的方向驶去。

不得不说,金颖的倔强的确有些超乎彭克的想象。

两个人到家洗完澡,收拾好一切之后已经是八九点钟,彭克想要放松一下休息,可金颖却非要去河边将剩下的许愿船捡回来。

两个人僵持了一会,最终彭克以绝对的劣势败北,一脸无奈的开着车,一只一只的将先前没来得及点燃放进水中的许愿船捡起,放回了车里。

作者说:

写书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本《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卖个萌,求大家相互转告,帮忙广告,再打个滚,求书评、求票票、求订阅、求打赏,各种求!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