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

Part.26:教堂圣洁,爱只在不经意间

作者:会飞的鱼|发布时间:02-26 15:44|字数:6382

“彭克,你说这种东西会不会污染水资源啊?”

从后座上拿起一只许愿船,金颖看着彭克苦着一张脸驶向回家的路,忍不住轻叹了一声问道。

“不会,这种东西可以直接燃尽的,最后也会变成水中的一些养料被小鱼吃掉。”彭克摇了摇头说道。

爱一个地方就要保护他,彭克自然不会因为许愿而污染了伏尔塔瓦河,更何况布拉格是整个世界的文化遗产。

“哎哟喂?够了解的啊,这招没少玩吧?”听着彭克信誓旦旦的话,金颖眯了眯眼睛,语气突然变得有些难以寻味。

彭克下意识的感觉头皮一紧,连忙看了眼正打量自己的金颖,摆了摆手表示有事禀奏。

“包装盒上有说明书,上面写着不会污染环境了,要不你用谷歌查查?”彭克一脸冤枉的表情,看着金颖轻声说道。

“大胆,你这意思难道本姑娘看不懂这说明书么?”

听着彭克的话,金颖俏脸一下变得羞红起来,随后就发现彭克眼中满是玩味和笑意,轻哼了一声有些恼怒。

金颖早就发现彭克这家伙有个坏习惯,就是每次都挖一个坑,然后等着自己跳进去。

事实上,就算金颖不想跳,但对方的诡计实在是防不胜防,好像狡猾的猎人一样,自己只有被捕的份。

就连两个人在河中的亲密接触,金颖都将原因推卸到了这个上面。

“当然看得懂,上面那画小学生都能看懂。”彭克一副气死人不偿命的样子,而金颖小嘴一撅,直接拿出了沉默是金的杀手锏。

再次回来的彭克放慢了开车的速度,这可能是他们最后一次一起看布拉格的夜景,下一次真的不知道要何年何月。

自己亲吻了金颖,对彭克来说,他不仅在表明自己的态度,同样也是在告诫自己。

如果想要和眼前的女孩永远在一起,如果想每天都能亲吻到她的额头,他就必须要学会和家里谈判,甚至反抗。

彭克很孝顺,这种事情对于他来说多少有些为难,但他知道如果连争取的勇气都没有,自己也没有资格去怨天尤人,抱怨幸福从身边溜走。

其实,早在知道金颖回去的时候,彭克就一直在考虑这件事,直到今天李银河突然转变的态度起到了催化作用,终于让他下定了决心。

虽然和金颖的时间不长,但彭克非常肯定自己的心,同时也能感受到金颖对自己的喜欢和依赖。

听着之前金颖口中所说的‘老天的捉弄和轮回’,想到她眼中的失落和无奈,以及那一分对自己的失望,彭克都有种痛彻心扉的感觉。

而今天自己在吻金颖的时候,那种幸福甚至让他全身的每个细胞都在欢呼。

他仿佛感受不到自己处在伏尔塔瓦河中,察觉不到查理大桥上不少人都在驻足围观,听不到河对岸突然响起的烟花响声。

他唯一能感受到的,就是怀中的女孩和那双略带冰凉的双唇。

是苦是甜,一切只在一念之间。

转过头看了看金颖,彭克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从不敢想,到下定决心;到现在走出第一步,彭克现在不再感觉两个人的未来一片渺茫,而是虽然荆棘,却能看到希望的一片森林。

“你叹什么气?”金颖看着彭克轻声问道。

“没什么,只是在想下次还有什么机会可以亲你。”彭克轻笑了一下说道,而金颖则是眉毛一挑,没理会彭克。

她突然觉得彭克在亲了自己之后像是变了一个人,谦谦君子的感觉早已消失不见,似乎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都充满了侵略性。

女孩都比较矜持,喜欢处在一个相对被动的情况下。

这段时间的接触,金颖看着面对感情有些闪躲的彭克,多少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感觉,可今天的突然转变,却让她有些不太能适应。

看着一脸笑容的彭克,金颖突然觉得先前那个有些憨厚腼腆的彭克,似乎更好对付一些。

今天发生的事情对两个人来说,像是挑破了一层窗户纸一样,此时此刻坐在沙发上,都处在一个不说话但内心波涛汹涌的情况中。

彭克给金颖倒了杯热水,自己打开电视随便拨了个台,一双星眸时不时的看着攥着被子的金颖。

金颖忍不住白了彭克一眼,那种好像能从里到外全部看光都一样的眼神,实在让她有些小鹿乱撞。

“你看我干嘛?”彭克喝了一口热水,随后将杯子放下一脸笑容的看着金颖问道。

“我看你了吗?你要不看我,怎么知道我看你的?”金颖毫不客气的回击道,而听见这话的彭克微微一怔,随后从朝着金颖的位置挪了挪。

“你刚才说什么?”

彭克的个头很高,虽然长得很秀气,但身体的线条却很明朗,宽厚的胸膛和坚实的臂膀,从视觉上就给人一种压迫感。

眯着眼睛,彭克慢慢将脸凑近金颖的面孔,在对方一脸愕然的表情下轻声问道。

“我刚才……没说什么……”

艰难的咽了口口水,金颖脑袋像是拨浪鼓一样摇着,攥着水杯像是犯了错误的孩子一样。

看着金颖不停的眨着眼睛,彭克嘴角扬起了一个夸张的弧度,伸手在对方的琼鼻上刮了一下,随后轻笑一声。

说实话,彭克很有种翻身奴隶把歌唱的感觉。

似乎随着自己的挑明,不管在感情还是心态上,彭克都已经占据了主动权,而强势的态度让金颖只能让贤。

只是相比之下,金颖此时却有些郁闷,彭克的强势似乎已经超出了她的预计,照这么下去自己恐怕要不了多久就会彻底沦陷。

唯一让金颖能松一口气的,就是自己很快就要回国,但想到以后见不到眼前这个男人,金颖又有种深深的不舍和失落。

就好象小时候一件最喜欢的玩具被别人偷走了一样,金颖知道彭克不是玩具,也没有别人去偷他。

但她明白,时间会偷走他们的记忆,让他们在彼此的回忆中,可能还不及一件玩具带来的思念多。

“飞机票是后天的,明天白天咱们去教堂一趟,下午稍微休息休息,等后天和李银河他们一起回去。”

看着金颖似乎有些心事的样子,彭克微微一怔,连忙收起了一脸的坏笑,随后沉着声音轻声说道。

“后天就回去吗?”金颖有些愕然的问道。

今明两晚,自己再睡醒睁眼的时候,人就已经出现在了北京,回到了自己窝心的小床上。

“后天一早,李银河会和你一起去北京的,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给他打电话。”彭克点了点头说道。

目光中带着几分不舍和温柔,彭克将金颖手中的水杯放在茶几上,随后攥着对方的小手轻轻说道。

“你……你不回去?”咬了咬下唇,金颖装作满不在乎的问了一句,但眼中的紧张却并没逃过彭克的注意。

“暂时回不去,这边还有一些事情要做,不过我肯定会回去的!”

彭克认真的说道,而听见这话的金颖撅着嘴叹了口气,随后牵强一笑,将自己右手的小指伸了出来。

“拉个勾,如果你不回来,我就诅咒你掉进大河里喂王八!”金颖歪着头看着彭克,而听闻的彭克只是微微一笑,毫不犹豫的和金颖勾在了一起。

他已经打定主意,决意要回北京去争取自己的幸福,就算头破血流体无完肤,他也绝不会因为眼前的荆棘和迷茫而停止脚步。

“放心吧,答应的事我肯定会做到!”彭克重重点了点头。

看着彭克认真的表情,金颖轻轻松开彭克的手,也是忍不住叹了口气说道:“你也有我微信,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事情,你就给我发消息就好……”

“一定会的!”

金颖声音中的牵挂丝毫不加以掩饰,彭克抿着嘴微微一笑,看着女孩有些希冀的目光轻声说道。

安静的房间中,只有电视机传来一阵阵早已被忽略的音乐,沙发上两个人静静的坐着,感受着最后时间不多的温存。

圣维塔大教堂永远是所有来布拉格的游客必去的地方之一。

这个位于伏尔塔瓦河西岸的布拉格城堡内的教堂,是布拉格城堡最重要的地标。

万里无云的天际,阳光仿佛射线一样将整个教堂映照的一片辉煌,金颖看着眼前的圣维塔大教堂,才真的理解了什么叫金色的布拉格。

将近700年风风雨雨,让圣维塔大教堂获得了布拉格城堡最有“建筑之宝”的美誉,除了丰富的建筑特色外,也是布拉格城堡王室加冕与辞世后长眠之所。

高耸入云的尖塔、屋顶交错的横梁,外面的飞拱结构,不难辨认它属于典型的哥德式建筑,即便是大门上的拱柱等装饰都很华丽。

彭克带着金颖走马观花的将整个教堂走了一圈,看着一脸兴奋的金颖像个孩子一样满面笑容,摆着各种各样的姿势拍照,脸上也是泛起了一丝幸福的味道。

虽然明天就要回到北京,但两个人都不约而同的没有提起这件事,他们都不希望明天的事情,打扰到今天最后的一丝回忆。

今天的金颖看上去带着种清新的感觉,粉色的帽子将长发束住,上面的长袖针织衫上带着一些细线拴起来的小花。

而下面一条黑底白格的裙子看着非常学院风,一条暖色的铅笔裤更是让她像是世间的精灵一样让人看到就为之喜悦。

相比之下的彭克打扮的倒是很郑重,一身紫色的休闲西装套在身上,外面是一件黄色风衣,即便是休闲裤也不能遮住他那双扎眼的大长腿。

“这地方你之前怎么没带我进来?”金颖看着彭克,随后拿着手机给两个人合照了一张抬头问道。

“这地方主要是皇墓,然后好看的就是那边的彩色玻璃窗之类,所以就没带你过来。”彭克犹豫了一下说道。

布拉格整个城市都是世界文化遗产,他的每一个角落都可以是景点,而圣维塔大教堂虽然有着几百年的历史,见证了几个世纪的辉煌与落寞,可与偌大布拉格相比,仍然相差甚远。

“那你今天带我过来干嘛。”金颖白了彭克一眼,眼珠一转拉了拉彭克的手。

“彭大导游,听说你对布拉格的事情,就算说上三天三夜也说不完,不知道你对这个圣维塔大教堂,又有什么了解?”

眼中带着几分好奇,金颖突然很想知道彭克到底有什么不会的,也好在回忆时,记住这家伙出糗的样子。

听着金颖的话,彭克忍不住笑了一下,随后拉着金颖重新沿着之前的路走了一圈。

“这些都是穆哈的画,每一幅上面都有名字。”两个人手拉着手走在长廊上,看着墙上一排排的图画,彭克轻声说着。

彩色玻璃窗将两个人的影子映在了上面,似乎要将他们的身影刻在图画之上,成为两个人永远的记忆。

“这些画值不少钱吧?”金颖走过去仔细端详了一下,忍不住咂了咂嘴说道。

她可知道在中国一幅名画至少也要百万,那些失传的话甚至已经上亿,这丫头记得最清楚的就是毕加索《拿着烟斗的男孩》,竟然以一亿元的价格成交。

虽然不知道穆哈和毕加索相比如何,但恐怕有这么一副,自己这辈子都不愁没钱花了,简直是咸鱼翻身。

彭克看着金颖眼中的小星星忍不住笑了一下,随后在她的头上敲了一下,金颖吃痛叫了一声,一张俏脸写满了幽怨。

“这里边的话大部分都是真的,但也有一部分是一比一电脑制作的,所以看是看不出真假的。”

彭克笑着解释了一句,书画保存非常困难,那些图上颜料的纸张的东西也许一不小心就会风干,而领整个颜色都发生变化。

“那你知道哪个是真的吗?”金颖看着彭克再次问道,而后者则是随手指了一个努了努嘴。

一旁,看到彭克动作的金颖连忙走了过去,端详了好半天才悻悻然的哼了一声,但感觉彭克在背后搂住了自己的肩膀。

“去那边看看吧,圣约翰之墓和圣温塞斯拉斯礼拜堂都在那边。”彭克对着金颖轻声说着,而听见这话的女孩则是忍不住愣了一下。

诧异的看了一眼彭克,这丫头突然很好奇他是怎么把这堆拗口的名字记住的。

朝着另外两个景点走了走,金颖在圣约翰之墓看了一顿狂拍照,最后竟然是被彭克强拉硬拽才带走的。

“喂,你拉我干嘛,再让我拍两张啊。”金颖看着越来越远的圣约翰之墓,忍不住有些羞恼的问道。

“你口水都快掉出来了,我怕一会你忍不住抢劫啊!”彭克笑了一下,而金颖则是翻了个白眼。

不得不说,任谁看见圣约翰之墓的模样,恐怕都无法保持平静,那可是全部由白银制作的,恐怕这个叫圣约翰的家伙,才是土豪的真正鼻祖吧!

虽然有些不情愿,但金颖并没去怪彭克,毕竟和整个圣维塔大教堂相比,一个圣约翰的确算不得什么。

从三个景点走出去,金颖看着有些晃眼的阳光眯了眯眼睛,下一刻就感觉身旁的彭克捅了捅自己。

顺着彭克的目光,金颖很快看见教堂外围祷告的正有一群人慢慢向里走去。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慢慢混进人群之中,紧拉着手相视一笑,找了个角落悄悄坐了下来。

和那些美剧中拍的一样,教堂的桌子都是一个大大的长条,金颖四处打量了一番,突然感觉和自己的大学图书馆有几分神似。

墙壁上挂着不少人物画像,金颖看不清也认不出是谁,但看着前排不少人都在低着头安静的坐着,也不好意思再去问询彭克。

抿了抿嘴,金颖看着讲台上以为穿着黑色长袍,满发花白的老人正说着什么,有些无聊的看了眼一旁的彭克。

此时的彭克并没察觉到金颖的注意,而是和前面的人一样,静静的双手合抱在一起,低着头静静想着什么。

长长的睫毛微微眨动,一张清秀的面孔上写满了虔诚和认真,就连那对剑眉都带着几分温柔的味道。

高挺的鼻梁将彭克的面孔撑的非常立体,轻抿着嘴唇看起来像个孩子,金颖一脸认真的打量着身边的男孩,随后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彭克的手上。

轻轻挑了挑眉,金颖突然发现彭克的手漂亮的有些离谱,光滑的皮肤甚至比自己还要细腻许多,而修长的手指每一根看上去都犹如艺术品一样。

宽厚的手掌上没有青筋暴起的视觉感,左手的之间却能看见一个个老茧,颜色似乎都有些变黄。

咂了咂嘴,金颖知道这是弹吉他磨出来的,刚准备伸手去摸一下,下一刻却突然看见彭克睁开了眼睛,正一脸愕然的看着自己。

“你干嘛?”彭克诧异的问道,而金颖则是被问的一愣,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大家都在做祷告,你也学着我们的样子,有什么祈祷告诉在心里说出来,说不定就会实现呢!”

看着金颖不说话,彭克忍不住叮嘱了一句。

“你刚才又许愿了?”听着彭克的话,金颖的脸色突然变得古怪起来。

昨天刚刚丢下水几百条许愿船,今天又来教堂祷告,这家伙真是……

“祷告是祷告,许愿是许愿,祷告是说给神的。”彭克认真的说着,但自己也有些挂不住,忍不住老脸一红。

“彭克啊彭克,我才发现你的精神世界真是充实啊,你以后每天饭都不用吃了,只要告诉自己不饿,恐怕你连冬眠都能做到。”

金颖调侃了一句,看着对方微红的脸终于乐了出来。

踏破铁鞋无觅处,十分钟前金颖还在琢磨怎么让彭克出糗,结果这家伙自己就送上门来了。

看着彭克有些无地自容的样子,金颖捂着嘴乐了出来,随后却看见不少人将头转向了自己,连忙捂上了嘴。

“傻了吧,让你笑!”彭克抿了抿嘴说道。

他并没告诉金颖,祷告已经结束,大家只是在走之前好奇的向后看一下,声音传来的缘由而已。

撅着嘴瞪了彭克一眼,金颖不好意思的捂着脸,直到耳边传来脚步声才将手挪开,小心翼翼的观察着走出教堂的人。

很快,偌大的教堂中就只剩下了彭克金颖,以及收拾好东西朝着两人走过来,穿着一身黑袍的外国教父。

金颖有些紧张的看着对方,而彭克则是微微一笑,向对方点了点头。

“欢迎你们,来自远方的朋友,有什么可以帮助你们的么?”

当流利的中文从教父口中说出时,之前还有些担心的金颖像是中了五百万一样,脸色瞬间变得无比的喜悦。

没人知道语言不通究竟是多么自卑的一件事。

金颖自从到了布拉格,除了在彭克和李银河面前说中文外,见到的每个外国人都只能用手比划,像个哑巴一样呜哇呜哇的说着。

唯一一次遇到会说中文的大胡子杨,还是车轱辘话来回说。

金颖愣了一下,却发现彭克一脸微笑的冲着对方点了点头,同时拉住自己的手站了起来。

“查尔斯教父,我希望您能做个见证,我希望身边的这个女孩,可以做的女朋友。”听着彭克的话,金颖愕然的捂着嘴,一张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

她曾想过彭克会用什么方式对自己表白,也想过自己当时要做什么反映。

昨天在水中两个人的拥吻,让金颖感觉这就是彭克对自己的表白,将一切的话都放在吻中,将所有的感情用心去表达。

虽然感觉有点小遗憾,但事实上金颖对于这种事情已经非常满足,她没想过在自己走之前,彭克竟然真的会对自己表白。

而且还是在布拉格城堡的圣维塔大教堂中,在教父的见证下。

金颖的大脑感觉被火车撞了一样有些嗡嗡的,看着查尔斯教父点头,艰难的咽了口口水,目光有些茫然的看了看彭克。

“跟我来。”转过头看着金颖,彭克拉着女孩的手轻笑着说道。

木然的点了点头,金颖被彭克亦步亦趋的拉到了教堂的讲台前,而查尔斯教父也将书翻开,一脸微笑的看着彭克。

微微点头,彭克将自己的外套脱下,只穿着里边的休闲西服。

“我叫彭克,我希望眼前的女孩做我的伴侣,不管以后是福是祸,是风是雨,是荆棘遍布还是一路平坦,不管遇到什么困难什么考验,我希望我都可以牵着这个女孩陪我走到最后。”

彭克轻声说着,而听见这话的金颖原本呆滞的眼神终于恢复了一丝色彩,紧接着眼泪瞬间涌了出来。

“如果有一天我们会分开,我希望离开她的第二天,可以安详的死去。”

低沉的声音充满了感性,彭克一双眼眸中满是对金颖的爱慕,轻轻朝前走上两步拉住女孩的手。

“我希望有一天,我们结婚的时候能得到所有人的祝福,我们能有一个可爱的孩子,在我离开后继续保护她,照顾她。”

作者说:

写书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本《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卖个萌,求大家相互转告,帮忙广告,再打个滚,求书评、求票票、求订阅、求打赏,各种求!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