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

Part.27:相视你我,分别前约定思念

作者:会飞的鱼|发布时间:02-26 15:44|字数:6653

声音回荡在空荡荡的教堂中,这一刻,仿佛透明玻璃上映照的阳光都变成了五彩的光线,偌大的教堂安静的落针可闻。

金颖的抽泣声和彭克的呢喃响起,像是一首用生命去追求幸福的演奏。

墙壁上,似乎所有人物像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两人身上,将所有的祝福和恩泽降临到两人身上,而教父也是一脸的笑容。

一只手攥着金颖的左手,彭克从怀中掏出一个紫色的小盒子,下一刻在金颖错愕的目光中轻轻打开,露出里边一枚闪闪发亮的钻石戒指。

一缕阳光照射在戒指上,反射的光线微微有些晃眼,但很快就被彭克的手指挡住。

“金颖,这不是求婚,也不是订婚戒指。”彭克看着金颖,脸上带着几分释怀的笑容。

“这枚戒指是我的心,我希望不管走到哪里,你看见他都可以想起我,我也希望,不管在哪我的心都能感受到你的温度。”

看着金颖泪雨滂沱而出,彭克轻轻将戒指呆在对方的中指上。

微微低头,金颖看着自己手中的戒指,抿了抿嘴,脸上终于洋溢起了幸福的笑容。

虽然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但金颖的眼泪仍然止不住,一把钻进彭克的怀中,金颖恨不得让自己成为对方身体的一部分。

对于表白的答卷,彭克已经超出了金颖预期的满分,她知道彭克这些话都是他的肺腑之言,也能明白对方对自己的感情。

此时此刻,就算自己回了北京,金颖也有勇气等下去,她相信自己奶奶曾经面临的一切,绝对不会发生在自己和彭克身上。

“别哭了,再哭眼睛都肿了!”

彭克一脸温柔的看着金颖,轻轻在对方额头上吻了一下。

金颖下意识的想要把责任推到彭克身上,但想起身边还有一个查尔斯,俏脸一红轻哼了一声擦了擦眼泪。

“这位女士,你是否愿意做彭先生的女朋友?”

看着金颖的情绪稍微平复了一些,查尔斯教父客气的对着金颖笑了笑,随后轻声问道。

“我愿意。”

一向大大咧咧的金颖竟然第一次的感觉有些脸红,虽然整个教堂中只有三个人,但那句我愿意却好像是她鼓起了全部勇气才说出来。

“希望主会给你带去好运。”

查尔斯拍了拍手,而听见这话的彭克和金颖对视一眼,再次抱在了一起。

此时此刻,圣维塔大教堂外,一辆崭新的奔驰S400静静的停靠在马路旁边,驾驶座的车门打开,但却不见司机出现。

视线顺着车的方向向后看去,很快就能看到便道台阶上正在冒着淡淡的白烟。

“啧啧……怎么上个厕所这么长时间!”

白烟很快消失不见,紧接着一个穿着黑色夹克的年轻人站了起来,同时弹了弹身上的烟灰。

一头黑发根根竖起,发蜡在阳光下泛着淡紫的颜色,一张脸上带着几分邪魅的笑容,手中攥着刚刚掐灭的一个烟头。

“银河,你怎么在这抽烟啊?”一个诧异的声音从青年耳边响起,轻轻的听上去有种柔弱的感觉。

“嗯?习惯了,进车里吧!”看着眼前高挑的女孩,青年嘿嘿一笑朝着车上走去,将车子启动后关上了车窗。

两个人正是李银河和陈珊珊,而他们在这的目的,则是帮彭克将临别前的最后一个表白计划完成。

同时,也让他在每每遇到困难,处于困境的时候不要害怕,因为今天的幸福,会在战胜困难后拥有。

陈珊珊坐进了副驾驶的位置,看着李银河忍不住捂着嘴轻轻笑了一下。

“你笑什么?”

诧异的看了陈珊珊一眼,李银河将手中的烟头丢在车内的烟灰盒中轻声问道。

“我在想,你和彭克才是真爱啊!”陈珊珊笑眯眯的说着,而听见这话的李银河则是微微一怔,嘴角扬起一丝危险的弧度。

陈珊珊并没因为李银河危险的笑容而害怕,脸上仍然挂满了笑容。

“他来布拉格生活,你陪他一起来,而且开了酒吧,又租了个大房子住。”

“他喜欢金颖,你一直在从中帮忙,昨天成心甩脸子让他下决定,晚上放了那么多烟花,今天竟然特地把整个圣维塔大教堂唯一一个会说中文的教父请了过来。”

陈珊珊掰着手指说着,而听着身旁这丫头的分析,李银河微微一愣突然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

她说的句句属实,可陈珊珊却并不知道当初的彭克,又是怎么在李银河陷入困境的时候怎么帮他的。

看着一旁偷笑的陈珊珊,李银河扯了扯嘴角轻咳了一声。

“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你可别学金颖啊。”李银河半威胁半警告的说着,而陈珊珊则是吐了吐舌头。

“学金颖?她怎么了?”陈珊珊诧异的问了一句。

“呃……没什么,明天就要回北京了,东西都收拾好了么?”

李银河下意识的闭上了嘴,彭克和金颖的关系实在太过复杂,直到现在李银河也没有把握两个人究竟能不能在一起。

如果只是双方家长的不同意,两个人大不了找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生活,等个三年五载气消了也就算了。

可彭克的爷爷和金颖的奶奶曾经在这里有过一段恋爱的经历,而金颖和彭克又还是在布拉格相遇,换做谁恐怕都不会太过看好。

李银河不知道金颖有没有告诉陈珊珊,关于她和彭克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但这个消息绝对不能从他嘴里说出来。

坐在副驾驶的陈珊珊撇了撇嘴,她听出了李银河戛然而止的话,心里虽然好奇但并没问询太多。

事实上,这段时间和李银河的相处,让她相信自己终于遇到了生命中对的人。

并不是物质生活上的东西,而是李银河让她实实在在感受到了,什么叫一个男人的责任,什么叫积极的面对。

在这个浮夸的社会上,但凡和铜臭沾边的公子哥,有几个人能像李银河一样,做的每一件事都让人感觉不到任何飘渺。

即便是一个人策划整个上市招股会,也按部就班没有半点毛躁,仿佛在他二十几岁的外表下,隐藏的是一颗四十岁的阅历。

“收拾好了,昨晚上就放在行李箱里了。”陈珊珊轻声说着,而李银河似乎察觉到女孩的情绪不太对,轻轻握住了对方的小手。

“放心吧,我也是双鱼座,不用羡慕教堂里那俩人,这种浪漫的事不会只发生在金颖身上的。”李银河歪着嘴角说道。

听见李银河的话,陈珊珊微微一怔随后红着脸低下头,鼻腔中轻嗯了一下。

只要是女孩,都幻想着一个浪漫的爱情,金颖的经历在陈珊珊眼中已经不可思议像是电影,可听着李银河的话,陈珊珊相信自己也会有一个童话般的爱情。

“咱们先回去,别到时候被金颖发现,今晚吃完饭彭克和金颖也会住过来,明天早晨他送咱们去机场。”

启动车子,李银河一脚油门踩下去,整个车子瞬间冲了出去,眨眼间便是消失在公路的尽头。

从圣维塔教堂出来,一直到两个人回到家中。

金颖和彭克的手始终拉在一起,虽然不说,但看着逐渐下落的太阳他们也很明白,当阳光再次亮起的时候,也是他们分手的时刻。

彭克已经给李银河发了消息,两个人屁股还没坐热,就听见门口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重重的敲门声让金颖翻了个白眼,有些无奈的走过去将门打开。

“你就不会轻点?”金颖看着李银河,忍不住吐槽了一句说道。

“轻点怕你们听不见啊!”李银河嘿嘿一笑,随后让陈珊珊先走进来,随后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

因为没有多余的拖鞋,两个人是直接走进来的,不过好在明天就要离开,擦不擦地也不重要。

“你那脚指头是不是又不想要了?”瞪了眼李银河,金颖忍不住再次问道。

这李氏敲门法让金颖特别心烦,好端端的门非要跟敲鼓似的那么用力,又扰民又没素质。

“上次是个例外,你以为我会像你那么笨?”李银河轻哼一声,响起之前大脚趾踢肿也是有些尴尬。

对着金颖使了个眼色,李银河朝着陈珊珊努了努嘴,金颖立刻心领神会的哼了一声,随后一个人跑到卧室去收拾东西。

“珊珊,你去帮金颖一起收拾收拾,我和彭克说两句话。”看着身边的陈珊珊,刚刚还一脸痞气的李银河立刻换上了温柔的笑容。

这家伙如果正经起来,也的确有些彭克那种谦谦君子的味道。

陈珊珊乖巧的点了点头,随后起身朝着卧室走去,同时懂事的将卧室的门关上。

看着陈珊珊的动作,李银河忍不住咂了咂嘴,起初的他并没想过能和这个女孩走到一起。

一方面是帮彭克忙,一方面是觉得好玩,李银河对陈珊珊并没有半点多余的想法,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和身边发生的这些事,突然让这家伙有种错觉。

似乎自己的生活中,缺少了陈珊珊就会变得一团糟,而有她很多事情都不需要自己再去*心过目。

以往的李银河,总喜欢用狼来形容自己,孤独凶狠,不管什么时候都坚持着自己的信仰。

可现在的他,早晨起来的第一件事不再是自己吃饱全家不饿,而是会考虑到陈珊珊的感受。

这个懂事乖巧,同时品貌兼优的女孩,在不知不觉间已经让李银河动心。

彭克看着李银河的表情嘴角一扬,眼中带着几分玩味的咳嗽了一声,而刚刚陷入思绪的李银河立刻回过神来,忍不住搓了搓手。

“银河,你别告诉我,你对陈珊珊动心了……”彭克一脸揶揄的看着李银河问道。

当初自己把手机拿下去的时候,李银河一边记着电话一边信誓旦旦的说着不会玩火,可从现在的情况看来。

李银河身上的火,就算是跳到水里也浇灭不了了。

“啊?我没有啊……”李银河一脸讪笑的说着,不过闪烁的目光却是将他彻底出卖了。

他也记得当初说过的话,可问题是,有些东西是不受思维所控制的。

“没有就好。”看着李银河一口否认,彭克也没揭穿,而是皱着眉点了点头似乎在思索着什么,看的李银河有些着急。

他和彭克之间一直没有秘密,现在说着谎话让他心里有点发堵。

“得了得了,我现在喜欢陈珊珊,要杀要刮随你便吧,当初说的没做到……”扯了扯嘴角,李银河终究还是没憋住,对着彭克说了出来。

而听见这话的彭克只是微微一笑,满是深意的看了李银河一眼。

“陈珊珊这女孩不错,做事很稳重为人也不拜金,和你在一起正好可以改改你痞子的性格。”彭克看了眼关着的卧室门轻声说道。

“而且长得漂亮,不管走到哪都绝对算得上焦点,还会做饭能照顾你。”

彭克慢慢的说着,而听见这话的李银河则是眉毛一挑。

“喂喂,你现在把我爸妈的话说了,回家我听他们说第二遍会烦的,难道我还带着女朋友躲到你们家去?”

李银河的话让彭克忍不住笑了一下,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的意味。

两个人早已经无话不说,他们都清楚未来的他们会有各自的家庭,有自己婚姻和事业。

也许某一天他们会忙到忘了曾经的约定,但不管什么时候,他们也都在真心的祝福着对方。

李银河从茶几下面拿了瓶水,喝了两口却看见彭克拿出了自己的手机,脸上的笑容下意识的收敛了几分。

金颖回去之后,李银河的工作只是照顾好他,但彭克却要一个人面对全部的压力。

“你那边和伯父伯母说了么?”

眯了眯眼睛,李银河忍不住轻声问道。

“说了,我妈这两天过来,雅楠十有八九也会跟来。”彭克点了点头,脸上的笑容也逐渐消失,眼中忍不住泛起了一丝沉重。

“我了个去,她们两个人都来你招架的过来么?”听着彭克的话,即便是李银河都忍不住握住了眼睛,再看向彭克的目光已经有些同情。

“招架不过来也没办法,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和金颖的事,我会和她们挑明了说的。”

彭克眯着眼睛,如临大敌的样子让李银河有些揪心。

“你在这边先应付着,我没事去你们家和你爸聊聊天,争取给你拉个后台。”李银河犹豫了一下,总算想出了一个注意。

“这个到时候再说吧,我家的情况你也知道,我爸主外我妈主内,两个人可以说是井水不犯河水……”

彭克一脸无奈的叹了口气,他家的情况的确有些微妙,用井水不犯河水形容一点错都没有。

“嗯,实在不行你就……我也不知道!”

李银河琢磨了一下,最终将自己最后的念头pass掉了,随后靠在沙发背上叹了口气。

房间里的金颖和陈珊珊一直在收拾东西,两个人在外面足足等了半个小时,才看见房门慢悠悠的打开。

金颖在前,陈珊珊在后,两个人各自拎着好几个大包走了出来。

“东西收拾好就下楼吧,今晚都住在我那,明早上让彭克送咱们过去。”

看着两个人出来,李银河和彭克对视了一眼也站了起来,随后走到两女身边将所有的东西接过来,打开门朝着楼下走去。

因为前段时间在忙着李银河的上市招股会,四个人这顿饭才是真正的第一次聚餐,地点就定在金颖去过一次的卡夫卡餐厅。

相比金颖第一次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样子,陈珊珊倒是显得平静很多,跟在李银河身边直到坐了下来都没说过一句话。

一顿吃下来四个人都是酒足饭饱兴高采烈,只是再次李银河的别墅时,金颖和彭克都是有些沉默。

李银河拉着陈珊珊适时回了各自的房间,而金颖和彭克在沙发上坐了一会,似乎都看出了对方有话要说,不约而同的起身走向了先前彭克住的卧室。

房间早已经恢复了之前的整齐,整洁的床单和被子看上去有些冷清,金颖自顾自的坐在了床边,随后拍了拍身旁,示意彭克坐过来。

两个人都是腿伸在床外,枕着自己的胳膊看着对方,四目相对间,莫名的情愫缓缓萦绕而出。

“回了北京不要着急上班。”

看着金颖瞪大眼睛看着自己,彭克轻笑了一下,刮了刮对方的鼻子说道。

“为啥?回去了不上班干嘛啊?”金颖眨了眨眼问道,眼中却带着几分莫名的意味。

这丫头古灵精怪,自然知道彭克此时的想法,这家伙十有八九是怕自己和郑总挨上什么关系,虽然知道郑总和自己不可能,但被惦记着也肯定不爽。

男人的占有欲,有些时候是不分情商和年龄,这是一种本能。

“回去不得调一下时差?”彭克扯了扯嘴角,他已经从金颖的眼神里看出了对方眼中的玩味。

“我上班就不能调了?”金颖笑嘻嘻的说着。

“你确定上班能调么?”眯了眯眼睛,彭克一脸威胁的朝着金颖的俏脸凑了凑,而这一次金颖却并没有半分闪躲。

轻轻将眼睛闭上,金颖的睫毛微微眨动,微红的俏脸看上去犹如苹果一样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

看着金颖的动作,彭克微微愣了一下,随后一点一点的将自己的双唇吻了上去,喉咙不自觉的滚动了一下。

金颖看上去并不妩媚,但却有种让人难以忽视的吸引力,就好象夜空中最亮的星,总是在人们仰头的时候抓住人的目光。

微微发红的面孔上带着一丝娇羞的笑容,金颖感受着彭克炙热的吻轻轻哼了一声,随后反手将男孩的脖子抱住。

这一刻,时间仿佛都已经停滞下来,两个人感受着彼此的温柔,静静的品味着离别前最后的依依不舍。

良久唇分,金颖咬了咬下唇将头扭到一边,而彭克则是在她身边躺了下来。

“对不起,金颖。”彭克叹了口气轻声说着,伸手轻轻放在了金颖的手背上。

“嗯?”金颖听着彭克的话微微愣了一下,随后诧异的回过头看了彭克一眼。

“其实我很早之前就喜欢你了,可我一直不敢说,我怕你觉得我太唐突太浮华,也怕因为当初的事情让你不相信我。”

彭克一脸真诚的看着金颖,目光中带着几分无奈和感慨,却似乎也有几分小心翼翼和担心。

撅着嘴点了点头,金颖并没做什么回答。

同样的话她也想告诉彭克。

早在第一次看见彭克在coco酒吧弹奏的时候,金颖就已经动心,只是当时刚刚失恋的伤口还没愈合,让她选择了退却。

而之后在一起的时间,金颖逐渐淡忘了曾经失败的恋爱,在彭克温暖的照顾下,慢慢触碰着对方的内心。

只是同样因为自己奶奶的事情,金颖再次选择了退缩,一直到现在。

金颖想过,如果没有昨晚的落水,没有昨晚的拥吻,自己会不会答应彭克的告白。

答案,恐怕是不会的。

也许他们经历了很多,可这些却依旧不能让金颖笃定和彭克在一起,毕竟任何一个女人也会恐惧永远的等待和伤心。

“你的那张照片先交给我保存,你放心我不会弄丢。”彭克看着金颖,随后突然想起了之前的那张照片,随后连忙说道。

“什么时候给我?”

看着一本正经的彭克,金颖忍不住揶揄的问道。

她不怕彭克把照片弄丢,这句话的另一层意思是在问彭克,两个人下次相见会是什么时候。“下次见到你的时候,我一定给你。”眯了眯眼睛,彭克抿着嘴角给出了一个在金颖看来勉强及格的答案。

“唉……明天就要走了,谁知道下次见到我会是什么时候。”金颖忍不住叹了口气,她虽然舍不得,但也知道回家势在必行,不管怎么推脱终究也要回去。

“不会很久的,最多一个星期。”彭克先是沉默了一阵,随后咬了咬牙看着金颖,给出了一个让女孩喜笑颜开的答案。

“说话算话,咱们拉钩!”金颖将小拇指伸了出来,而彭克也是和对方轻轻勾在了一起。

两个小拇指轻轻勾着,金颖和彭克静静的看着对方,直到门外面的动静响起,才连忙将手分开。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让金颖和彭克对视了一眼,随后都是忍不住苦笑了一下。彭克走过去当先把门打开,就看见李银河一脸贼兮兮的看着自己。

脸上带着几分*的笑容,李银河冲着彭克挑了挑眉毛。

“干嘛?”彭克轻咳了一声,看着李银河低声问道。

“彭克,你们住一起了?”李银河压低声音问道,但语气中却带着几分幸灾乐祸的味道。

之前他在彭克小区的住房里,就看见过两个人抱在一起睡觉,现在看来果然到了*的地步。

“有事没事?”

彭克老脸一红,瞪了李银河一眼轻声说道。

“没事,我给你买了个帽子,你拿好,我先回去了!”李银河将手里的小盒子递到了彭克手中,哈哈一笑扭头就走,只剩下有些目瞪口呆的彭克。

看着手中的东西,彭克红着脸塞在了外衣兜里,随后将外衣脱掉放在了椅子上,生怕金颖发现什么。

“李银河找你干嘛?”彭克再次躺到床边,脑袋还没沾着床金颖就忍不住轻声问了一句。

“不干嘛,说咱们睡在一起被子会不会小……”

彭克笑眯眯的说着,而金颖则是红着脸将鞋子甩开,随后钻到被窝里,背对着彭克盖上了被子。

房间的灯被彭克关上,黑暗很快让房间变得寂静起来,只有窗外依稀的月光可以勉强映照出家具的方位。

蹑手蹑脚的爬*,彭克轻轻的将手放在金颖的腰间,呼吸逐渐变得平稳悠长,慢慢进入了睡梦之中。

作者说:

写书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本《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卖个萌,求大家相互转告,帮忙广告,再打个滚,求书评、求票票、求订阅、求打赏,各种求!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