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

Part.28:家中黯淡,苦涩泪侵染情变

作者:会飞的鱼|发布时间:02-26 15:44|字数:7198

因为有着李银河的照顾,回到北京的金颖很快在他的安排下送到了家里,原本还有些黯然神伤的金颖看着不远处的家属楼脸上终于泛起了一丝笑容。

午后慵懒的阳光斜斜照射在掉漆的家属楼上,外挂在窗户边的空调机锈迹斑斑。

这种旧带着岁月的味道,淡淡的又浓浓的,看着大院里那些带孙子的大妈大爷亲切的跟自己打招呼,金颖却只回以略带僵硬的笑容。

虽然到家了,可她心里仍然乱糟糟的,隐约间正在被一种强烈的不安占据。

不知道为什么,家属院中的楼房建筑总是灰色格调,而刚刚见惯了布拉格五光十色积木般的街道,以及各种风格错综交结的房屋,金颖突然有疏离的感觉。

世界从数码变成了黑白,但这种旧旧的黑白色泽虽然异常温馨熟悉,但让人交织着很多复杂的情绪。

拿着要是轻轻打开房门,金颖刚蹑手蹑脚的走进去,下一刻却看见一个熟悉的面孔一脸笑容的朝着自己走了过来。

“呦呵,总算回来了?”看着自己女儿毫发无伤的回来,金颖父亲忍不住上下打量了一遍,先前听她妈说头都缠上了绷带,可给老爷子吓得不轻。

金颖的父亲尽量克制自己兴奋的情绪,但轻缕着金颖的黑发,手仍然有些不受控制的颤抖。

他知道自己的女儿不容易,刚刚失去了相恋七年,甚至快要结婚的男朋友,又失去了最疼爱自己的奶奶。

这种打击对一般人来说,真的不是那么容易承受的,他清楚的记得,那段时间金颖从来就没笑过。

可此时此刻,看着脸上重新出现了笑容的女儿,金颖的父亲也是有些唏嘘感慨。

看来这趟布拉格之旅,除了头上的伤口之外,似乎并不是没有收获。

“嗯,回来啦!”金颖抱着父亲的脖子,在对方的脸上亲了一口,顿时让金颖父亲笑的合不拢嘴。

客厅中,听见笑声的金颖母亲闻声赶了过来,上下打量了一下金颖,随后安心的舒了口气。

“死丫头,可算回来了!”相比较金颖的父亲,母亲的话冰没有那么多粉饰,直接一把接过金颖的行李,第一句话就是金颖胖了不少。

或许只有最亲密的人,才能觉察到自己身上那些微弱到不可见的变化。

“小颖,你跟那个杨泽没什么联系了吧?”一阵杂七杂八之后的寒暄,金颖的母亲犹豫了一下,看着她忍不住轻声问道。

七年的恋爱,早已经让金颖的母亲知道杨泽这个人,只是她想不通,一向老实听话的小伙子,怎么就突然会像金颖莫名的提出分手。

当然,既然分手了也就过去了,可毕竟金颖也老大不小了,最美好的那段青春都已经度过,用新都市女性的标准来看,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

“没有啊,我跟他联系什么?”金颖轻哼了一声,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那种人太没劲,低俗还无耻。”

不得不说,金颖自认为给前男友的评价很中肯,毕竟和彭克比起来,两人真的是天壤之别。

“没错,就是没劲!我家闺女有什么不好的,还敢说分手!”刚刚坐回沙发上,拿着遥控器关上电视的金颖父亲愤愤的轻哼了一声。

老两口对于金颖的分手都感到心疼。

“不过闺女,这么老大不小的,你知道我和你妈多大岁数了,你是不是也该什么事往前看看,有合适的也别太局着?”

金颖父亲显然还没从老伴儿那听到关于金颖和一个男孩住在一起的事,忍不住讪笑了一下问道。

“哎呀,知道啦!”金颖有些不耐烦,她明白自己父母是为她好,可感情这种事勉强不来,况且……

况且如果老两口知道彭克的身份,恐怕第一个反对的就是他们。

“知道就好知道就好!”当妈的始终都把女儿当心头肉,用手肘轻轻一顶丈夫,示意他别再说话。

“小颖,你是不是跟妈说说,你在布拉格遇到的那个小伙子啊?”

看着母亲将自己拉到沙发上坐下,看着对方眼中的殷切,金颖忍不住脸色一红,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而她还在犹豫着,一旁的金颖父亲却是一下坐直了起来。

“你交新对象了?”父亲眼睛一眯,脸上的关切丝毫不掩饰,语速都陡然增快了许多。

“多大了姓什么叫什么干什么的?有正式工作吗?”

一连串的问话让金颖忍不住一头黑线,虽然金颖知道彭克家里的业务,可具体他的工作还真不清楚。

看着金颖脸色有些尴尬,金颖母亲忍不住哼了一声,随后拉着金颖朝着卧室中走去。

她可是在手机里见过彭克的,小伙子长的一表人才,而且穿着上也很有品位,只是说话做事有些毛躁。

不过现在的年轻人,十有八九都是这样的。

拉着金颖走进房间,金颖妈妈轻轻将房门关死,随后和女儿一起坐到了床边。

“孩子,跟妈说……你在那边的时候他没欺负你吧?”

“怎么会,陈珊珊也在那边呢,只不过那阵子没来。”金颖摆了摆手说道,而金颖母亲听见陈珊珊也在,立刻放心了不少。

“那那个小伙子家庭条件怎么样?妈看着长得不错,人品也说得过去,只是家庭条件太差的话……”

金颖妈妈没再说下去,但金颖也明白母亲的担心。

房子,正式工作都是一个男人乃至一个家庭的支柱,前者让人安居,后者让人乐业。这也是一个男人能给一个女人安全感的大前提。

若是没有这两个必要条件,贫贱夫妻百事哀,茶米油盐或许都会成为家庭根基动摇的导火索,一切皆会是镜花水月。

“他们家不缺钱,他本身在布拉格那边进修,学的是音乐方面的东西。”金颖犹豫了一下随后说道。

彭克会吉他,会钢琴,听李银河说还会大提琴和竖琴。

跟自己妈妈说学的是音乐方面,倒也不算过分。

金颖的话让母亲的脸色稍微愣了一下,随后就是满面愁云:“学音乐的啊?学音乐可不好。人又*又不负责任,还爱幻想。”

瘪着嘴,金颖妈妈一个人似乎在天人交战,把一边听见这话都愣住的金颖都凉在了一边。

越是出色的男人,越是有很多女人惦记着,而财力出众的同时长相又出众的彭克显然会受到无数异性的青睐。

当然,这些问题金颖并没考虑过,他相信彭克的为人,就像相信两个人会再见面一样笃定。

“妈,我知道您要说什么,他不是那种人。”金颖听出了母亲的画外音,稍微给母亲丢过去一颗定心丸。

毕竟现在爸妈还不知道两个人已经确定了男女朋友关系,一切都是老人自己在琢磨而已。

“你怎么知道?你很了解他吗?”金颖母亲第一时间发现了自己女儿情绪的不对,一双眼睛像鹰隼一样看着对方。

而在母亲犀利的眼神攻势下,金颖忍不住吐了吐舌头。

“他向我表白了,我也答应他了。”

一句话,让刚刚还在纠结的金颖母亲陡然一愣,随后满是复杂的看着自己的女儿。

她不知道自己的女儿是不是因为,刚刚经历了一场痛苦失败的苦恋,所以急需将感情寄托出去才做的选择。

当然,心里虽然这么想,但这个时候金颖妈妈冰不能把自己的忧虑表现出来,因为她不想影响到女儿刚刚走出阴影的心。

“那你们在一起了,没发生什么不该发生的吧?”母亲尽量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随后用眼神仔细的看着自己的女儿。

做母亲的,始终都把孩子当成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她虽然担心自己女儿会不会吃亏,但更关心她会不会受伤。

“放心吧妈,他在走之前才表白的。”金颖笑眯眯的说着,而脸上也泛起了一丝幸福的笑容。

当然,此时的金颖自动忽略了在表白之前,彭克就已经和他在一张床上睡过了一晚上的事实。

“那你是真心喜欢她?”看着金颖眼中的那份发自内心的开心,金颖妈妈再次不可置信的问道。

“不要为了赌气而匆忙做出决定,这个人你真的了解吗?清楚知道他的底细吗?你们相处的时间太短太缺乏了解了,你已经……这次要长点记性啊!”

看着女儿不说话,金颖妈妈再次叮嘱道。

布拉格虽然在金颖奶奶口中一直称作最神奇最能寻找到幸福的地方,可金颖妈妈显然并不信以为真。

而自己女儿在那找到的幸福,在她看来也只是泡影,毕竟两个人分别处在两个国家,这段感情不管怎么谈,都是难上加难。

“妈,我不是小孩子了。”金颖撒了撒娇说道,而听见这话的金颖母亲则是叹了口气,随后复杂的看着金颖。

“那妈不管你了,妈相信你长大了,这件事你好自为之,我们就不过问了。”金颖的母亲站了起来,随后宠溺的摸了摸女儿金颖的俏脸说道。

“好了你也累了,没什么事早点休息吧!”

看着金颖眼中的笑意,金颖妈妈起身就要离开,但下一刻却被金颖的小手拉住了,转过身诧异的看着女儿。

“等会,我跟您说个事……”金颖犹豫了一下,低着头眼珠转来转去,咬了咬下唇似乎欲言又止……

她知道自己妈妈让自己睡觉,就是要出去和爸爸商量关于自己和彭克的事,可说了这么多,最关键的信息却并没说。

“什么事?”金颖妈妈皱了皱眉,又坐回了床边。

看着自己女儿的表情,她心中下意识的有种不好的预感。

“那个男孩叫彭克……他姓彭……”

事实上,金颖在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后悔了,看着自己母亲微微一愣,随后脸色由不可置信变为铁青,想住嘴却已经来不及了。

艰难的咽了口口水,金颖心里多少有些忐忑。

“你说什么?他姓彭?他是……”

金颖妈妈的声音都变得有些颤抖。

全世界多少国家,多少人口,多少男男女女,金颖竟然能在布拉格遇到那个男人的后代。

这是种什么概率?金颖妈妈突然感觉她奶奶说的话严重有问题。

布拉格那个地方,找到的并不是幸福,而是一种诅咒。

当年赔上了一辈子幸福,金颖奶奶换来的,是直至离开人世都带着的遗憾。

而今天的金颖,却又在相同的地方,遇到了那个人的后代,这又说明了什么!

金颖的妈妈浑身都在微微发抖,铁青着脸将门打开,直接将金颖的爸爸喊了过来。

而听出自己老伴儿语气不对的金颖父亲连忙赶了过来,将金颖之前说的话听了个大概,整个人顿时三尸暴跳。

“什么?你竟然在和那个男人的孙子谈恋爱?你知不知道他爷爷就是当初骗了你奶奶的那个混蛋?”

相比较金颖的母亲,她父亲的脾气显然没那么好,抬手就要给金颖一巴掌,但却被老伴儿死命拦住了。

“我跟你说,你奶奶因为这件事受了一辈子罪,我不想看见你同样吃这个苦,退一万步讲,就算你和他没受苦,你就真过的安心?”

“想想你奶奶吧,你能让她瞑目么?”父亲炮语连珠的话让金颖有些措手不及,一脸愕然的看向了自己的母亲。

而本以为能得到一点鼓励和安慰的金颖,在听见母亲的话时心彻底凉了下来。

“有些事你们小孩子或许不知道底细,当年你奶奶多凄凉?长辈的事情做晚辈的真不好意思多说,但就冲他是那个人的孙子,这事就绝对不行!”

完了!

听着父母的话,金颖整个人都有种濒临崩溃的感觉,她发现自己父母对于当年的事,似乎处于一个极度不理智的角度。

当然,在父母看来,恐怕自己才是那个不理智的人。

“爸妈,你们……”金颖的声音弱了很多,她突然不知道怎么去反驳。

“你还真是让人揪心,这事儿赶的也真是寸!祸害了我们一代人还不算,还要把你这一代祸害了!”

父亲打断了金颖的话,一向不善言谈的他此时此刻竟然说了这么多,可想而知现在的父亲有多气愤。

“爸妈,你们听我说……”金颖有些焦急的看着父母,她发现其中的误会似乎并不是自己三言两语可以消除的。

“说什么说,赶紧睡觉!”

金颖的父母对视了一眼,随后冲着金颖低声吼道,将门重重的关上随后离开。

金颖几乎是在眼泪中进入的梦乡。

她本想给彭克发个信息,将自己家中发生的一切告诉对方,可转念一想彭克似乎也会遇到同样的困难。

金颖不知道彭克会用什么方法说服长辈家人,但此时去给他发信息无异于是打击他们的信念。

感情是两个人的事,结婚是两个家庭的事。

可他们在两个人的感情上,就已经出现了空前的危机,至于结婚,那恐怕是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了。

当然,金颖在回来的时候已经想到了这个结局,父母的反对早已经在她的预料之中,可她仍然对这份感情有一份希冀。

她幻想着父母可以理解自己,然后同意自己去追求幸福。

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至少在自己没有放弃之前,不会支离破碎。

可当父母刺耳的话传到金颖心头时,她明白自己和彭克要跨越的远不止是一座大山一条河流,而是三代人的隔阂。

泪水打湿了枕巾,金颖轻轻的睡着,但半空中却被一阵激烈的争执声吵了起来。

微微愣了愣神,金颖第一时间想要出去,但下一刻却发现正在吵架的父母,谈论的对象正是自己。

两个人的争吵很激烈,但问题却是大同小异。

“我就说不让这孩子去,你非让她去那个什么布拉格,是不是出事了?”金颖父亲的声音带着恼怒。

很显然,金颖今天的话触到了他的底线。

几十年来,他都能看到母亲眼中的那份伤心和失落,虽然极力的掩饰,但仍然让金颖的父亲恨透了那个男人。

“散散心怎么了,谁知道能遇到这种事?你还好意思说,当初是不是你觉得杨泽这好那好的,还一副非他女婿不行的样子!”

金颖母亲也是针锋相对,两个人谁都不肯让步。

“嘿!过去多久了你还提,现在说的是金颖和这个姓彭小子的问题,我问你现在怎么办!”金颖爸爸一拍桌子问道。

“我哪知道怎么办?你养的好闺女,现在问我怎么办了?”金颖母亲毫不客气的将问题甩了回去。

“别跟我废话,我告诉你,这丫头蔫主意大的很,必须把她关在家里,否则她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不得不说,听见这话的金颖一颗心彻底沉了下来,猛地打开房门看着外面正在吵架的父母,两行眼泪再次滂沱而出。

她没想到父母为了不让自己和彭克在一起,甚至要将她关在家中限制自由。

“他有什么错?你们这么恨他?我谈恋爱关你们什么事了?”金颖大声哭喊着,同时转过身就要收拾衣服离开。

“女儿,妈不是担心你么,你放心你爸不会把你关起来的。诶!你干嘛去?”金颖母亲从门缝处看着金颖在收拾东西,脸色立刻一遍,连忙走过来拉着金颖劝慰道。

女儿才刚刚回家,如果不是因为得知姓彭的和金颖在一起的消息,老两口就算有多大的怨气也不会在今天吵架。

当然,在他们看来金颖实在做的有些过分。

她从小和自己奶奶住在一起,自然知道老人家内心的孤独和难过,可即便如此还飞蛾扑火的要和姓彭的在一起。

谁看见自己养了二十几年的闺女往火坑里跳,都肯定急的不行!

“你别拦着她,你让她滚!从这踏出去,就再也别想进这个家!”金颖父亲走过去一把拉开了自己老伴儿,随后怒气冲冲的看着金颖说道。

“您放心吧,我走了肯定不回来!”冷笑一声,金颖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继续收拾东西,而听见这话的老两口的呼吸都是轻轻一滞。

他们不敢想象自己一向听话的女儿,竟然因为一个姓彭的就要离家出走,还一辈子不在回到这个家中。

“金颖,有什么话好好说,你别跟你爸制气,他也是……”金颖的母亲一把拉住自己女儿的手,但话音还没说完,却是身子一软躺倒在了地上。

“妈!妈你怎么了?”

“老杨,老杨你别吓我!”

先前还怒目而对的金颖和父亲互相看了一眼,同时变了脸色。

金颖的妈妈一直有血压高,这么多年以来一直在用药物维持,可今天的事情显然让她有些接受不了,焦急之下晕了过去。

看着自己母亲晕倒,金颖的眼泪瞬间涌了出来,跪在地上去就要去扶起妈妈,但却被自己的爸爸制止了。

“金颖,快去冰箱里把速效救心丸拿出来,我去叫邻居咱们赶紧把你妈送到医院!”

焦急的声音满是关切,此时金颖的父亲哪儿还有之前的凶悍严厉,一双眼睛都忍不住微微有些发红。

一切都来的太过突然,金颖和父亲都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但此时的他们已经没有了半分再战的*。

急忙的跑到冰箱里拿出速效救心丸,而这个时候金颖父亲已经喊来了邻居,将老伴儿背着下楼,轻轻放进车里急忙朝着北医三院的方向驶去。

淡淡的消毒水味和房间中滴滴答答的仪器声音在金颖看来如此的刺耳。

母亲静静的躺在病床上,一张苍白的脸上写满了乏力,眼神也没有了平日了的光彩。

父亲一个人坐在旁边,此时已经没有了先前的凶神恶煞,像是霜打的茄子一样,整个人颓然的仿佛没有一丝力气。

金颖静静的看着仪器上的那些数字,轻轻拉起了母亲冰凉的手,两行眼泪止不住的留下来。

人虽然没什么大碍,但这一次却让金颖真的有种失去的感觉。

看着女儿潸然泪下,金颖母亲轻轻反手攥住了金颖,一张脸上带着几分安慰的笑容。

“妈,对不起。”

金颖颤声说着,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母亲才会消气,但此时此刻她唯一能说的只有一句抱歉的话。

听着金颖的话,母亲眨了眨眼,但眼角同样出现了一丝泪痕。

“女儿,你爸和我就你一个孩子啊。”金颖的母亲轻声说着,用扎着输液管的手轻轻摩挲着金颖的小手。

“爸妈知道你长大了,有自己的主意了,可你在我们眼里始终是个孩子。”金颖的母亲再次说着,而金颖则是不停的点头。

的确,就算自己的孩子已经为人父为人母,可在父母眼中仍然是个孩子。

一旁,金颖的父亲听着老伴儿的话也是微微抬头,但张了张嘴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不知道怎么去安慰这娘俩,这位平时脾气就不好的父亲,唯一能做的就是此时保持沉默,静静的听着两个人说话。

当然,这一路上金颖的父亲也想了很多,而权衡再三,最终的结果却是妥协。

四年前,当金颖和杨泽在一起的时候,他和金颖母亲就选择了一次妥协,认为金颖大了有自己的判断。

可最终的结果却是在金颖奶奶病危的时候雪上加霜,在已经约定结婚了之后,毫无顾忌离开了金颖。

看着自己女儿悲痛欲绝的模样,金颖爸爸内心的痛苦丝毫不比自己的女儿少,半夜房间里传来的哭声,甚至让他的心都在隐隐揪痛。

而这一次,看着女儿又要跳进火坑的金颖爸爸选择了阻拦,他不能忍受自己女儿已经千疮百孔的心再次流血。

就算金颖最终还是被那个姓彭的小子抛弃了,可回到家中她仍然有自己的父母疼爱,仍然可以有个栖息哭诉的港湾。

可自己老伴儿的昏倒,却让金颖父亲陷入了深渊当中,他不能失去自己的老伴儿,也不能让女儿失去奶奶之后,再失去妈妈。

作为一个深沉的男人,金颖父亲在做出任由金颖发展的时候,一颗心都在滴着鲜血。

他什么都没说,只会在金颖母亲仍然想不通的时候劝上几句。

一旁的金颖并没注意到脸色难看的父亲,此时此刻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母亲一个人身上。

“妈,我知道了。”

金颖擦着眼泪,喉咙轻轻哽咽着。

原本从布拉格回来是一件全家团聚的事情,可就是因为这件事情,不仅让母亲住进了医院,甚至让父亲都变得缄默起来。

金颖不知道该去怪谁,她觉得自己没错。

在爱情面前,人人都有权利去追求,她不认为单凭几十年前在布拉格自己奶奶和彭克爷爷发生的事,就能证明她和彭克的结局会是悲惨的。

况且,当年的事情金颖已经从彭克那里了解了一些,事情并不像他们想的这样。

只是现在金颖并不敢再去说,相比较这番解释,她更在乎的是母亲的性命安危。

“闺女,别哭了,看你哭妈也心疼。”轻轻将女儿搂在怀里,金颖母亲叹了口气,眼中也充满了不舍。

“女儿,妈妈求你一件事行么?”听着母亲的话,之前还在流泪的金颖身体顿时为之一颤,下一刻咬着下唇,重重的点了点头。

“妈,您说什么我都听。”

眼泪滂沱而出,金颖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她似乎听到自己身体中有什么东西碎裂开来。

似乎是心,也似乎是那把拴住两个人幸福的锁链。

作者说:

写书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本《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卖个萌,求大家相互转告,帮忙广告,再打个滚,求书评、求票票、求订阅、求打赏,各种求!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