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

Part.29:千里之外,我愿守时光不散

作者:会飞的鱼|发布时间:02-26 15:44|字数:6793

距离北京7485公里,有着欧洲花园的捷克首都布拉格机场,一位穿着帽衫的年轻人静静的跟在一位面色沉凝的中年女人身后。

而年轻人的身边,则是跟着一个身材凹凸有致,穿着华丽的少女。

三个人很快走到了机场的地下停车场,年轻人轻轻将车门拉开让中年女人坐在后面,随后看了一眼坐在副驾驶的女孩,无奈的摇了摇头。

回到驾驶座的位置,年轻人系上安全带点着火,车子平稳的朝着机场外的高速公路驶去。

三个人一路上话都不多,直到车子停在一幢别墅门口时,中年女人才忍不住惊讶的轻嗯了一声。

“彭克,你平时就和李银河住在这?”车上的三人,自然就是彭克和他的母亲,以及坐在副驾驶,和彭克指腹为婚的女孩雅楠。

“差不多吧。”彭克无精打采的说了一句,而听见这话的中年女人挑了挑眉,忍不住轻哼了一声。

彭克直接无视了母亲语气中的不友好,拿出钥匙将别墅的房门打开,让两个人先进去,而自己则是将车棚锁上,才回到房间里。

不得不说,相比较北京的寸土寸金,有着百塔之城美称的布拉格相比住房反倒不是那么困难,尤其像李银河住的这种地方。

虽然算不上太偏,但周围也没几个人,毕竟没有车住在这里实在不方便。

给母亲和雅楠倒了杯水,彭克尽量让自己的脸色变得平静一些,但内心却好像暴风骤雨一般。

他之前在短信中已经告诉了母亲在这里发生的一切。

而此时看着脸上依旧古井不波的母亲,和脸上没有半分恼怒的雅楠,彭克一颗心脏早已经提到了嗓子眼。

现在的他,和母亲在一起竟然有一种博弈的感觉,似乎自己一个细微的小动作,被母亲发现都会让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出现变化。

相比彭克的谨小慎微,一旁的雅楠倒是满是好奇,一双大眼睛四处打量着,看着彭克母子没说话,犹豫了一下慢慢朝着其他房间溜达过去。

她也是心思缜密的女孩,知道这个时候两个人需要一些独处的时间,而这个机会自己刚好可以四处转转。

看着雅楠离开,一直默不作声的彭克母亲终于轻咳了一声,拿起水杯喝了口水,随后放在茶几上,似乎有几滴水花都溅了出来。

“说说吧,在这边到底是怎么回事?”彭克母亲的话虽然没有几分怒意,但那种不咸不淡的味道,却让彭克心里忍不住一紧。

“短信不是和您说了么,我在这边找了个女朋友。”彭克抿着嘴轻声说道。

“我让你说说她们家的情况,还有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听着彭克敷衍的话,彭克母亲脸色立刻变得阴沉起来。

事实上,再她和彭克父亲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两个人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怒火。

这么长时间以来,彭克都始终在外面漂泊,而他们却给自己孩子最大的自由和个人空间。

彭克父母都明白,他们为了事业并没照顾好自己的儿子,面对那份愧疚,他们只能用金钱和时间去弥补,但这并不是放纵。

“没怎么想,我就是觉得我自己有权利去喜欢一个人,有权利去爱一个人并且和他在一起。”彭克轻笑了一下,将自己的态度鲜明的表达了出来。

他是个很孝顺的孩子,但彭克很清楚,如果不把自己的态度强势起来,这次的谈判恐怕真的没有必要进行下去。

他知道远在北京的金颖也在努力,虽然两个人在不同的地方,可彼此的心却朝着一个方向靠拢。

“但你知不知道,你和雅楠你们两个人早就已经指腹为婚了?”彭克母亲挑了挑眉毛,面对自己儿子的态度忍不住有些生气。

从小到大,彭克从没有忤逆过他们两个人的决定,最多也就是保持沉默或者逃避,像今天这样直言不讳的说出来,却从来没有过。

“指腹为婚是什么时代的事了?您以为我是清朝驸马爷么?”彭克笑了一下,但眼中却没有任何笑意。

他很抵触这种父母的包配婚姻,雅楠虽然很乖很聪明,可在彭克眼中始终就当她是个妹妹看待。

最主要的,彭克并不喜欢雅楠的性格,虽然大部分时候都很懂事,可一旦蛮横起来根本不分场合。

他之所以选择不回家定居在布拉格,同样有一部分原因就是这个女孩。

“你怎么跟你妈说话呢?”

一旁,彭克母亲听着自己儿子的话眼底立刻出现一丝阴霾,忍不住坐直了身子看着怒视着彭克说道。

“我说的有错么?您和爸从来不管我的私生活,现在看我谈恋爱却想起来指手画脚了,您觉得合适么?”

“还有,您知道爱一个人什么感觉么?现在早已经是自由恋爱,您知道拆散我和金颖的下场是什么么?”

彭克一句接着一句的话,不光让坐在沙发上的彭克母亲听得目瞪口呆,就连楼上的雅楠也是忍不住头皮一麻。

她这是第一次看到彭克会这么和自己母亲说话。

一直以来彭克在雅楠心中都是一个完美的存在,不管是事业相貌,还是谦和的性格,或者孝顺的态度,一切都让她把彭克当作榜样。

可今天看着彭克的反映,雅楠这才知道,彭克并不是不会生气愤怒,而是一直以来都没有人触及过让他疼痛到无法忍受的伤口。

抿了抿嘴唇,雅楠的目光有些闪烁,但脸色却是忍不住有些晦暗起来。

她的确喜欢彭克,那种喜欢雅楠不知道是不是爱,唯一知道的就是她和彭克在一起的时候很开心。

她向往着有一天自己会嫁给这个一直以来完美无缺的男人,可看着他此时的样子,雅楠心里却有了一丝害怕。

她不知道如果强迫彭克和自己在一起,那么每天清晨自己睁开眼看到的,会不会是这张有些痛苦到扭曲的面孔。

“拆散你和金颖的下场?彭克,你是在威胁你妈么?”

彭克的母亲深吸了一口气,但脸色仍然没有半点好转。

和雅楠一样,她也是第一次看到自己儿子会有现在的反映,心里同样忍不住有些揣测自己做的究竟对不对。

“我不敢威胁您,我只是想问问您,是钱重要,还是您儿子的幸福重要?”彭克郑重其事的说着,而听见这话的彭克母亲却是微微一愣,忍不住轻哼了一声。

“你从小生活在钱堆里,自然不觉得钱的重要性,当初我和你爸创业的时候……”

看着自己儿子处在极端情绪下,彭克的母亲开始了自己新一轮的长篇大论。

故事是从她和彭克父亲认识,到两个人在生意场上经历了失败,倒闭,收益,最后成功的大部分过程。

而整个故事的核心就是在告诉彭克,钱和幸福之间,两者有着必不可分的关系。

至不过彭克理解的更深,他听出了母亲话里的另一层意思,如果自己不听话,那么以后的他将不会再有像现在这样王子般的生活。

微微叹了口气,彭克抿着嘴笑了笑,随后将兜里的钱包掏出来放在了桌上,目光炯炯的看着自己的母亲。

“妈,您说的很有道理,我听着您和爸的故事也很感动,希望将来我和金颖也可以一起度过患难,成为结发夫妻。”

彭克的声音铿锵有力掷地有声,而彭克母亲看着放在茶几上的钱包微微一愣,整个人却是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她唯一能做的,无非就是经济封锁。

虽然彭克母亲很清楚,以彭克的才智和学历谋得一份待遇优厚的工作自然不在话下,也知道自己的孩子吃得了这个苦。

但她并不肯定那个叫金颖的小女孩能不能做到。

毕竟和之前年少多金的彭克相比,经济封锁的他在任何女人面前的吸引力都会大打折扣。

只不过,彭克母亲也从自己儿子话里听出了儿子对自己女朋友的信任和笃定。

“彭克,你想清楚,如果你要是和这个金颖在一起,你怎么和你的伯父交代,雅楠这边你又怎么交代?”

讲不通南边讲北边,彭克母亲看着自己儿子,话锋一转就绕到了另一个方向的。

而听到这里的彭克却是忍不住松了口气。

他知道自己的母亲已经开始妥协,而接下来自己要做的,就是一鼓作气,让母亲同意自己和金颖在一起。

“这件事,我想他们会理解的。”

彭克轻轻叹了口气,目光轻轻朝着楼上站在角落里看着两人谈判的雅楠,脸上也闪过一丝不忍的神色。

不管在别人眼里雅楠是个什么样的性格,可是这丫头在自己身边,却一直都是乖巧懂事,像个妹妹一样贴心。

彭克知道自己的强势离开会让雅楠伤心,但感情是两个人的事,谁都勉强不来。

“理解?怎么理解?家里的股份会下跌多少你知道么?以后生意上面还怎么来往你知道么?”

听着彭克的话音弱了几分,彭克的母亲却是趁火打劫,把感情提高到了利益的高度。

话听着有几分道理,只可惜彭克一下就抓住了其中的短柄。

“商人都是用自己的儿子换利益?那我问问我是彭勇的儿子,还是钱的儿子?”

彭克的话没有一丝让步,而母亲听到这里,话音却是一滞。

轻轻叹了口气,彭克母亲知道这次的谈判很不成功,随后对着楼上躲在一旁的雅楠使了个眼色。

两个人在来之前就已经商量好了对策。

第一轮是由彭克母亲上阵,作为动摇彭克信心,而第二轮就是雅楠自己来,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至于第三部也就是最强势的一步,就是彭克的爸爸亲自前来,只可惜,彭克父亲因为还有生意上的事情没处理,这次并不能亲自过来。

看见彭克母亲的眼色,雅楠犹豫了一下随后小心翼翼的走了下来,随后坐在沙发上攥着水杯低着头,半天却是一言不发。

彭克看着坐在对面的女孩也不知道说什么,他一直没否认过关于雅楠指腹为婚的事情,是因为彭克对着方面一直不感兴趣。

在他来看,不管娶谁都是过一辈子,能让自己快乐的只有音乐,和那个一身痞气的李银河。

只是万万没想到,金颖的出现改变了彭克的想法。

彭克第一次发现,自己似乎并不是行尸走肉一样的生活在布拉格这个城市,也不是三点一线的感受着音乐的奇妙。

而一切,似乎都是在冥冥中等待着某个人,而那个人就是金颖。

两个人欢笑时的快乐,两个人流泪时的痛苦,两个人说话时的甜蜜,两个人接吻时的心跳,一切的感觉都让彭克发现——

自己的心并不是不跳,而是始终没有那个能让自己心跳的人出现。

那种连泪水都是幸福的感觉,让彭克鼓起了全部勇气,不怕一切艰难险阻的选择了一条反抗家里的路。

彭克脸上似乎写着我不会让步五个字,一旁的雅楠坐下来哼唧了半天,却始终一个字没说出来。

“彭克你是个男人,你现在看着雅楠这么难受,你就忍心么?”

彭克的母亲轻咳了一声,看着半天一言不发的雅楠,忍不住轻哼了一声说道,随后却用手臂轻轻杵了杵身旁的女孩。

她这时候才发现,雅楠似乎并没按照之前说好的步骤,去逐步攻陷彭克的内心防线。

听着母亲的话,彭克刚刚张嘴但下一刻却看见雅楠轻轻掉下了两滴眼泪。

“阿姨,您别说彭克了,要怪您就怪我吧。”

雅楠的一句话落下,不光彭克愣住了,就连彭克的母亲都是目瞪口呆,嘴巴微张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

两个人之前商量的那些,似乎伴随着雅楠的话都已经成为了泡影。

“彭克,你别怪阿姨,叔叔和阿姨都很爱你的,他们是怕你不幸福。”

雅楠看着彭克,下一句话却让彭克的原本坚定的内心变得柔软了一些。

的确,他又何尝不知道自己父母的苦心呢。

作为公司的法人代表,彭克母亲每天的日程安排几乎从早晨八点到晚上十点,这个光鲜亮丽,身价无数的女人,有时候甚至忙的连一顿简单的工作餐都吃不上。

可彭克的一条短信,换来的却是她放下一切工作亲自前往。

彭克很清楚,并不是自己的母亲不关心自己,或者因为自己所做的一切感到愤怒才来,而是因为她真的在乎自己。

“雅楠,有什么事好好说,千万别哭。”彭克的母亲看着雅楠流泪,眼眶也是有些发红。

女人在这个时候都是感性的,她能虽然能用理性去思考问题,但眼泪却不属于所能控制的范围。

“阿姨,彭克不想和我在一起就算了,您别这么逼他了。”雅楠轻轻说着,随后咬了咬下唇看着一旁的彭克。

她不得不说承认,自己喜欢彭克很多程度上是因为彭克的优秀,而和这个男人在一起的时候,雅楠并没感受到所谓的安全感。

只是她的占有欲和虚荣心得到了很强的满足。

可看着彭克和自己母亲险些反目,雅楠终于忍不住选择了退出。

并不是雅楠胆小,而是这丫头非常明白,彭克这次所做的决定,绝对不会因为她们两个人的关系而更改的。

与其让两个人都为难,还不如自己直接选择退出,这样一来一切的问题都迎刃而解。

“雅楠,你……”

彭克张了张嘴,但此时此刻却发现自己一句安慰的话都说不出来。

“彭克,咱们之间并不是爱情,这一点你我都很清楚。”雅楠还算很平静的,但即便如此眼泪还是簌簌而落。

说到底,彭克一直以来也算是挂着‘雅楠’两个字的标签,可现在彭克却要属于别人,那种不舍并不是理智所能控制的。

“我希望你和那个金颖好好在一起,我也希望你不要因为这件事,和阿姨再吵架了。”雅楠继续说着,而一时间不管是彭克还是彭克母亲都选择了沉默。

他们不管是争吵,还是坐在这里针锋相对的谈判,一切并不是出于任何利益任何胜负,而是因为爱。

彭克母亲并不是个世俗的人,她当初选择彭克父亲的时候,彭克父亲同样是个身无分文的男人,而她看重的是那颗永远对她好的心。

之所以彭克母亲不想让彭克和金颖在一起,一方面她不了解金颖的为人,另一方面她知道雅楠的性子。

这丫头虽然有些不太好相处,但绝对会是一个不让后院起火的称职太太。

看着雅楠泪眼破碎的样子,彭克母亲轻轻将女孩搂在了自己怀里,两个人默默的流着泪,看的一旁彭克心里更不是个滋味。

他明白母亲为自己好,现在想想之前说过的话,突然有种想给自己一巴掌的感觉。

他的确在追求自己的幸福,的确要为金颖负责,可这并不代表他就可以伤害自己身边最亲最爱的人。

皱着眉头,彭克默默的想着此时的金颖又要如何在两者之间权衡。

“雅楠,别哭了,不管以后彭克和不和你在一起,咱家始终是你家,阿姨也始终把你当女儿一样对待。”

彭克母亲流着眼泪,看了眼一旁的彭克,但目光中却并没有了之前的责备,反而满是慈祥和关爱。

作为母亲,她何尝想和自己儿子闹到这个地步。

“妈,雅楠,对不起……”彭克看着两个人,伸手将茶杯的水给二人满上,抿着嘴轻轻说着道歉的话。

“你没对不起妈,要对不起,你也是对不起雅楠。”

彭克母亲轻轻吸了吸鼻子,随后喝了杯水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而一旁的雅楠也是长舒了一口气,拿起了茶几上的水杯。

两个人的眼睛都是红红的,彭克眼眶虽然不红,但脸色却难看到了极点。他突然觉得,除了恶人两个字,似乎没有什么词可以形容自己的所作所为了。

“阿姨,这件事我会和爸妈解释清楚的,您不用担心两家的关系。”

看着彭克母子都不说话,雅楠随后抿着嘴勉强笑了一下说道,而听见这话的彭克母亲眼眶又是一红。

“这可怜的孩子……”再次将雅楠搂在怀里,彭克母亲忍不住瞪了彭克一眼。

一旁,彭克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和雅楠,张了张嘴却有种说不出话的感觉。

从两人到布拉格,一直到现在。

自己和母亲从一开始的冷战,到之后的针锋相对,到最后雅楠打破僵局,一切似乎都和自己想象中有着不少出入。

这一切似乎顺利的让他有些不可置信。

“妈,我还有个事想跟您汇报一下。”

看着母亲似乎是同意了自己的事情,彭克知道妈妈只是因为爱自己而选择了妥协,但有件事他却不得不现在就汇报。

“什么事?”满是威胁的看了彭克一眼,彭克母亲眼睛里似乎刻着四个大字,让彭克尴尬的挠着后脑勺。

得寸进尺!

“金颖的身份有些特殊……”

犹豫了再三,彭克终于用‘特殊’两个字来形容了一下金颖身世,但说完这句话一颗心却忍不住提了起来。

他很清楚,自己能不能和金颖在一起最大问题只有两个。

第一个,就是关于雅楠的事情,而这个问题因为雅楠主动退出已经化解,而另一个却是任何人都不能化解的历史问题。

听着彭克的话,彭克母亲和雅楠都是将头抬了起来,随后忍不住皱了皱眉,一脸疑惑的看着彭克。

不得不说,这个词在她们听起来实在有些古怪,在身价上百亿的她们眼中,似乎特殊的身份并不常见……

“怎么个特殊法了?”彭克母亲下意识的感觉事情有些蹊跷,但还是忍不住问道。

说实话,虽然彭克离开家很长时间,但每次有人问起彭克母亲自己儿子的问题,她脸上总是挂着最幸福最欣慰的笑容。

除了今天的这件事之外,她对彭克从没有过半点不满意。

“她有个亲戚,估计您肯定听说过……”彭克咬了咬牙,随后绕了十里八乡说出了一句让彭克母亲和雅楠都彻底愣住的话。

“有个亲戚?还听说过?”

雅楠忍不住看了一眼身边的彭克母亲,眨了眨眼似乎有些不太能理解,而彭克母亲则是皱着眉慢慢思索起来。

能让自己听说过的亲戚,还是姓金,彭克母亲犹豫了一下,随后眼睛却是忍不住轻轻眯了眯。

“彭克,你难道说的是……”

彭克母亲的脸色微微变了变,似乎突然对自己先前的妥协有些后悔,而看见自己母亲的样子,彭克却是心急如焚。

“不行,妈还得再考虑考虑,你现在不要跟我说什么,我说要考虑就是要考虑!”

彭克的母亲李娜色准便变得阴沉下来,脸上写满了没商量的态度。

“妈,我和金颖在一起,您不能把老一辈人的事情牵扯进来吧。”看着自己母亲态度骤然转变,彭克声音都高了几度,他刚刚才是苦尽甘来。

自己从地狱到天堂,屁股还没做热乎,就又掉下去了。

“彭克,妈不得不牵扯进来,不管对方身份有多显赫,我也不能让咱们老彭家绝后,让你入赘到金家去!”

彭克母亲依旧一副没商量的样子,而听见这话的彭克却是微微一愣,有些摸不到头脑。

等等……

彭克突然想起了自己刚刚说的话,下一刻却是一拍脑门,一时间有些啼笑皆非。

“妈,您为什么说我会入赘到金家?”彭克强忍着一脸的笑容,而彭克的母亲却是忍不住皱了皱眉。

“人家是金家领导人的孩子,那可是……”彭克母亲话说了一半,随后就发现彭克咧着嘴嘿嘿傻笑,一下就把嘴闭上了。

很显然,彭克母亲已经知道自己猜错了金颖的身份。

事实上,彭克母亲听说过,并且姓金的,恐怕十有八九都是在电视新闻里看到的消息……

“妈,您还记不记得,当初爷爷在布拉格,谈过一次恋爱,而那个女孩就姓金?”彭克的话音落下,母亲的脸色瞬间为之一变。

“你是说……”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彭克母亲尽量让自己稳定下来,但眼中却是带着几分凝重。

“金颖的奶奶,就是爷爷在布拉格认识的女孩子。”

作者说:

写书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本《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卖个萌,求大家相互转告,帮忙广告,再打个滚,求书评、求票票、求订阅、求打赏,各种求!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