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

Part.30:黯然成伤,终不见转角遇见

作者:会飞的鱼|发布时间:02-26 15:44|字数:6715

彭克轻轻说着,而听见这一幕的雅楠和彭克母亲对视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底的那份愕然。

这段故事,经常出入彭家的雅楠也略知一二。

彭克的爷爷直到去世脸上都带着内疚和遗憾,这让一家人始终都蒙在一层阴霾之中。

虽然他们有能力去对金颖家中做一些补偿,但老爷子即便离开人世,都还在勒令禁止彭家的人去打扰金家。

此时此刻,听着彭克口中的话,两个人第一时间想起了当初老人的那番叮嘱。

“这一切都是报应么?”

彭克的母亲轻轻呢喃着,而一旁的雅楠则是咬着下唇,显然还有些不太相信发生的一切。

当初彭克的爷爷和金颖的奶奶就在这里相恋,而后金颖的奶奶回到了北京。

而现在,彭克和金颖同样在布拉格项链,金颖又像是重演历史一样回到了北京,这一切难道真的是命运的安排么?

“彭克,你听妈说,你真的不能和金颖在一起,否则她会压着你一辈子的,你爷爷当初欠她们家,到死都咽不下这口气,你要是……”

彭克母亲一边说着,眼泪突然止不住的落了下来,如果之前只是想让彭克放弃金颖,那么现在就真的是担心自己孩子的幸福了。

母亲突然落下的眼泪让彭克一时间有些发懵,但看着正在轻轻安慰母亲的雅楠,心里却是稍微松了口气。

“彭克,你和金颖最后肯定好不了,她这是报复你你知道么?她们都恨咱们家人啊!”彭克母亲抽泣了一会随后接着说着,每一句话都像是一根根针,扎在了彭克的心中。

他不怪自己的母亲会这么说。

这段尘封的悲剧,像是一个魔掌一样始终让彭家人的内心承受着煎熬,即便老人去世都没能缓解。

而现在,看着自己儿子有着和之前老人如出一辙的精力,母亲自然认为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

“妈,金颖不是那种人。”

彭克皱着眉低声解释了一句,但他知道现在不是顶嘴的时候,此时此刻母亲最需要的是自己的安慰。

“你爷爷也不是那种人,最后是不是自责了一辈子?”母亲反问的话顿时让彭克语塞,愣在原地甚至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的确,母亲说的话没有一点夸张,每一句都让彭克的心狠狠的刺痛一下。

目光复杂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彭克突然觉得自己口中的每一句解释都变得无力起来,面对这歇斯底里的关心,彭克很清楚自己下一句话很可能真的伤到母亲。

一旁的雅楠似乎看出了彭克的无奈,轻轻拉住了彭克母亲的手,拿起袖子轻轻擦拭着母亲脸上的泪痕。

“阿姨,有什么事您好好说,咱们别哭。”

雅楠的温柔的话让彭克稍微安心了一些,看着母亲通红的眼眶,像是被抽干了力气一样瘫坐在了沙发上。

他知道今天的谈判似乎已经结束了,如果没有一个更好的时机,自己母亲这一关恐怕真的会被卡死。

当然,彭克早已经做好了破釜沉舟的准备,可不到那个时候,他不愿意走出那步。

听着雅楠温柔的话,彭克母亲轻轻点了点头,随后不好意思的看了眼雅楠。

“阿姨,其实您也不用想的这么悲观啦,彭克和金颖在这里遇到也是一种缘分呢!”雅楠循序善诱的话让彭克的心里舒服了一些。

这丫头有些时候真的很善解人意,只是彭克从小到大对她没有半点那方面的感觉,而对金颖却是真的心动。

“就好象您舍不得让彭克受伤一样,如果爷爷奶奶们有在天之灵,肯定也舍不得让自己的孙子孙女难过,他们肯定会保佑两个人幸福的。”

“况且人已经去世了,彭克和金颖有了之前爷爷奶奶的教训,肯定不会将后悔的路再走一遍。”

雅楠慢慢的分析着,而彭克看着母亲眼中泪水已经停了下来,眼睛却是慢慢亮了。

不得不说,雅楠将每一种可能都分析的井井有条。

首先双方是自由恋爱,他们并不是因为老一辈人的关系才纠缠不清的,光凭这一点就已经证明两个人不会活在曾经阴影当中。

其次,彭克的爷爷之所以不让去打扰金颖的奶奶是出于自责,但谁也不能肯定,这里边会不会有原因是不敢面对。

毕竟曾经自己爱的人嫁给了别人,而自己也和另一个女人走到了一起,两个人就算重新见到,也会无力的发现,他们之间没有任何结果。

最后,金颖的奶奶始终算是受伤的一方,如果彭克真的没有和金颖在一起,那曾经金颖奶奶吃过的亏受过的苦,岂不是又一次的应验在了金颖身上?

如果真是这样,那彭家和金家,才真得是老死不相往来。

事实上,听着雅楠的话,不仅彭克母亲的哭声慢慢止住,同时就连彭克也更加坚定的要和金颖在一起。

“所以阿姨,您这么通情达理的人,我觉得您应该支持彭克才对。”雅楠一脸微笑的说着,随后对着彭克投去了一个鼓励的眼神。

舔了舔嘴唇,彭克犹豫了一下随后轻轻咳嗽了一声。

“妈,雅楠说的挺对的,您应该相信您儿子可以把这件事处理好,让两家的恩怨从此化解,也让咱家的阴影散去。”

彭克郑重的说着,而听见这话的母亲却是忍不住轻哼了一声,轻轻拉住了雅楠的手叹了口气。

“彭克,你知道我现在最后悔的一件事是什么么?”

彭克母亲的声音变得平静了许多,眼中似乎也没有那么多慌乱和茫然,取而代之的则是平静和慈祥。

“不……不知道。”艰难的咽了口口水,彭克看着自己母亲的模样,一时间还真有点摸不清脉门。

“我最后悔的,就是把雅楠带来了。”彭克母亲叹了口气,随后轻轻摩挲着雅楠的小手说道:“这丫头在飞机上还和我是一头,但到了这就立刻变卦了,害得我孤军深入啊!”

此时此刻,不管是彭克还是雅楠,在听见彭克母亲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终于泛起了一丝释怀的笑容。

“阿姨,我哪儿有变卦,我就是……”

雅楠有些羞涩的轻哼了一声,随后却被彭克母亲打断了。

“我就不明白了,雅楠这么通情达理的姑娘,你怎么就不动心。”彭克母亲一边说着一边站了起来,随后慢慢的朝着楼梯的方向走去。

“算了算了,活该你们彭家享不了福,我不管你的事,等着你爸来了,你好好和他讨教吧!”

沙发上,听见母亲这句话的彭克激动的脸色都有些发红。

他知道母亲已经同意,而在女主内男主外的彭家,自己的父亲多半也会听从母亲的选择。

空旷的客厅中,只剩下对坐在沙发上的雅楠和彭克,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都是忍不住微微笑了一下。

一直以来,彭克对雅楠始终都有一丝抵触的感觉,毕竟指腹为婚四个字让他深深的感受到了自由的限制。

而如今看着帮自己解围的女孩,彭克心底忍不住泛起了一丝愧疚的情绪。

“那个……今天谢谢你了。”挠了挠头,向来沉稳的彭克此时却发现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

包括之前和母亲谈判时候的那份淡然,此时此刻都已经消失不见。

“好啦,没什么谢谢的,如果以后我遇到我爱的人,你别忘了向着我说就行了!”

雅楠轻轻笑了一下,随后对着彭克挥了挥手,也径直朝着卧室的方向走去,她需要冷静一下,也知道彭克需要一些自己的空间去梳理今天发生的一切。

一脸微笑的看着雅楠走向楼上,彭克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随后靠在沙发上伸了个懒腰。

今天的谈判,可谓是让他精疲力尽,如果不是雅楠最后的帮忙,恐怕自己真的不知道会做出什么选择。

强忍着内心的激动,彭克刚刚把手机从怀中拿出来,却突然发现金颖发来了微信,轻笑了一下将手机解锁。

依旧是那个俏皮可爱的头像,彭克一脸温馨的笑容抿了抿嘴,但下一刻却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手机上金颖发来的内容。

喉结微微滚动着,彭克自嘲的揉了揉眼睛,心里琢磨着一定是出现了幻觉,但当他再次看向屏幕上微信的内容是,脸色却是苍白的没有一点血色。

客厅的灯似乎因为电压不稳的关系,突然变得有些忽明忽暗起来,而之前还握着手机的彭克,却像是突然失去了力气一样,任由手机自落落向了地上。

“啪……”

手机摔在地上的声音,在空旷的客厅中分外刺耳,但彭克的脑海中,却始终浮现着金颖发来的五个大字。

“我们分手吧!”

当彭克看见这个五个字的时候,甚至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尽管努力的告诉自己这不是真的,但那五个字却仍然将他的心刺得一片鲜血淋淋。

头晕目眩的看着房顶,彭克努力想让自己坐起来,但此时此刻浑身上下却提不起半点力气,只能静静的蜷缩在沙发里。

没人能理解彭克的感受。

刚刚在几次起落几番哀乐之后,彭克总算发现自己看到了眼前那条通向幸福的康庄大道,但转眼间却发现都是一片云烟。

所有的幸福,所有的承诺似乎都是泡影,彭克甚至感觉在微微闪烁的吊灯都在嘲笑着自己的无知和徒劳。

脑海中不停浮现着金颖那张笑脸,彭克挣扎着捡起地上的手机,小心翼翼的擦了擦屏幕上金颖的头像。

“你在逗我么?”

彭克很快把短信发了回去,同时后面跟了一个嬉笑的表情。

只是在这个表情发出去的瞬间,两行泪水却悄然从面颊上划过。

“我没有,我们分手吧!”

很快手机再次震动起来,而看见金颖的回信,彭克的心彻底沉入了谷底,仿佛像是一只受伤的野兽一样变得狰狞。

“为什么?”彭克颤抖着双手将信息再次发了过去,眼中却盼望着能看到一丝希冀。

他知道金颖肯定处在为难的境地,也许像自己一样被逼得没有一丝*的机会,但彭克只想看到一句话。

那就是金颖还没放弃他们的感情。

“不为什么,太累了。”

白底黑字的七个字,彭克在看见微信的瞬间便是将手机摔了个粉碎,近乎疯狂的跑到自己的房间,嘭的一声将门关了起来。

巨大的动静让正在房间里玩手机的雅楠微微一愣,随后连忙走出房间,却看见地上已经支离破碎的手机,以及不远处卧室中传来的痛苦*。

那种挣扎着不让自己哭出来的声音,雅楠听见的一瞬间便是捂着了嘴巴,两行眼泪犹如断了线的珍珠一样落了下来。

那究竟是一种多痛的感觉,竟然让房间里的男人,连哭都不敢大声哭出,生怕震颤了流血的心脏。

在门口站了一会,雅楠咬了咬下唇退回了自己的房间,随后第一时间给李银河打了电话。

她知道,此时的彭克就像是受伤的野兽一样在自己舔舐着伤口,而自己的慰问不仅不能让他愈合,反而会让他崩溃。

现在能做的,就是第一时间把李银河喊过来,恐怕只有他才能控制住彭克的情绪。

北京,三里屯vics,昏暗的光线将让整个空间充斥着一丝*的味道。

不远处的角落里,一个年轻人饶有兴趣的男女们在舞池中的热舞,攥着手中的一杯鸡尾酒时不时的喝下一口。

这杯长岛冰茶似乎在酒吧里喝的人并不多见,但却是这个年轻人的最爱,似乎只有酒里辛辣的味道才能让他感觉到放肆的青春。

铃铃铃……

手机铃声响起的同时,年轻人的眉毛立刻拧成了一团,第一时间划下了接听键。

“喂,我在放假。”年轻人佯装一脸醉意的样子说着,丹凤眼微微一眯,似乎透着一股邪魅的味道。

“别闹了李银河,彭克这边出问题了。”

电话那边,女孩的声音带着几分焦急,正是先前听到彭克摔门的雅楠。

“有你在能不出问题就怪了……”年轻人自然是李银河,听着雅楠的话第一时间嘴巴撇成了八万。

“我没时间跟你废话,我和阿姨都已经同意了彭克和金颖在一起,但刚刚彭克把手机摔了,然后一个人回房间哭去了。”

不得不说,先前还有些醉意的李银河脸色突然变得郑重起来,一双眼睛似乎是因为喝了酒的关系,透着几分渗人的光芒。

“你说彭克把手机摔了,然后回房间哭?”

李银河不可置信的重复了一下雅楠的话,但脸色却阴沉的仿佛能滴出水来。

他和彭克二十年的交情,但直到现在彭克在他心中都总是一副古井不波的样子,似乎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能影响他的情绪。

至于哭这个字,不管是李银河还是彭克,似乎永远不存在于他们的字典里。

此时的李银河甚至可以想象到,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的彭克会是什么样子,深深吸了口气,随后慢慢的走出人群。

猛地吸了一口外面冰凉的空气,李银河轻哼了一声,示意雅楠继续说下去。

“我感觉是金颖那边出问题了,你在北京方便不方便看看什么情况?”

“知道了。”李银河慢吞吞的说了三个字,随后将电话挂断的同时拨通了金颖的电话。

等待的时间似乎很漫长,就在李银河有些不耐烦的时候,电话终于接通了,金颖略带鼻音的声音轻轻响了起来。

“喂,您好哪位?”李银河刚刚回国就换了电话,金颖并不知道他的这个号码。

“你在哪?”

李银河没回答,她相信金颖能听出来是自己的声音。

“北医三院,住院处四楼,你到了给我打电话吧,我正好有点事情要跟你说。”电话那头,金颖犹豫了一下随后说出了自己的地址。

而听见医院两个字,李银河原本暴怒的准备臭骂一顿的话,顿时咽了口回去,脸色微微一变,拦下一辆出租车朝着医院的方向驶去。

事实上,从金颖的哭腔中,李银河已经发现了事情似乎有些不大对劲,而医院两个字更是让他的心沉到了谷底。

一路上老天还算给面子,下了车的李银河递过去一百块钱撒腿就朝着医院里边跑,风驰电掣的速度甚至让不少人都忍不住驻足观看。

当然,李银河才不管其他人的目光,一溜烟的跑到七楼,随后就看见不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了楼梯的拐角处。

李银河稍微顿了一下,他要先梳理一下自己的情绪,现在的事情已经很糟,他必须尽可能的去挽回这一切。

远处的金颖似乎也看到了李银河的身影,回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病房门,随后咬着下唇指了指一旁的楼梯。

李银河心领神会,叹了口气慢慢走向了楼梯的位置。

不得不说,当第一眼近距离看着金颖的时候,即便是一向痞气的李银河都是微微一怔,心里忍不住有些疼。

原本漂亮俏皮的双眼皮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两个哭红甚至肿起来的单眼皮,细长的睫毛上直到现在都挂着几滴泪珠。

鼻翼似乎在一次次擦拭中也有些发红,微微散乱的头发让金颖看上去狼狈得不成样子。

只是这一切和金颖眼中的死寂相比,似乎都算不得什么。

原本那双像是童话一般满是色彩的双眸,好像已经失去了原有的色彩,黯淡得好像失明了一般。

而看向自己时的那份麻木,甚至赖你李银河都忍不住头皮一紧。

“你们怎么回事?”

看着金颖有些木讷的样子,李银河皱了皱眉忍不住轻声问道。

“我家人不同意我和彭克在一起,我妈因为这件事晕过去了,我爸在旁边陪着呢。”金颖用一句话概括了所有的问题,但听见这话的李银河却是瞳孔微微一缩。

他没想到彭克的身份,竟然给金颖的家庭带来了如此灾难性的后果。

“我……你……”张了张嘴,李银河有些庆幸自己喝了点酒,因为他可以装作酒醉的样子,来掩饰自己的无言以对。

“不用说什么了,我只是想谢谢你还有……他,谢谢你们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

金颖勉强笑了一下,轻轻退后一步对着李银河鞠了一躬,但李银河却发现随着女孩的鞠躬,两滴晶莹的泪珠再次落了下来。

扯了扯嘴角,李银河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嘴竟然笨的连一句安慰的话都没有。

“这个东西,你替我交给彭克,然后替我向他道个歉,就说我在北京有相亲的对象了,我会尽快把自己的婚事办了的。”

金颖自己都不知道这句话说完是什么感受,那种痛到近乎晕过去的感觉,让她甚至不敢去呼吸。

将中指的戒指摘了下来,金颖轻轻攥在手中,却发现李银河并没有接。

“那个……麻烦你把这个戒指给他。”金颖再次说道,但整个人却已经崩溃了,眼泪犹如雨点一样落了下来。

“那个什么,这东西又不是我送的,万一丢了或者少颗钻什么的,我也赔不起,要不……还是你自己送吧!”

尴尬的挠了挠头,李银河感觉自己的后背都出了一层汗,抿着嘴干笑了一声说道。

“李银河,请你帮帮我吧,彭克那么优秀,肯定会找到比我更好的,我只不过是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女孩而已。”

金颖的声音几乎带着几分哀求的味道,而听到这里的李银河鼻子都是有些发酸。

“老子不管!你们的事你们自己来!凭什么干嘛都让老子来擦屁股?我就不能有个自己的生活了?”

不得不说,李银河这下下策用的非常不合适,但此时此刻他除了耍混蛋之外,真的不知道如何去面对眼前这个泪眼婆娑的女孩。

他能感受到金颖每说一句话,内心似乎都在滴血,而将所有的话说出来,似乎用尽了她所有的力气。

究竟是多爱,才能放手让自己的另一半去寻找别的幸福。

究竟是多爱,为了让自己的另一半放手,而却葬送自己的幸福。

李银河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感受,他听过梁祝但没见过,可此时此刻看着金颖却感觉她和那个曲子有种莫名的共鸣。

“我给你说嘿,不管你想不想见彭克,这件事你们都必须说清楚了,也算是善始善终,给对方一个交代。”李银河眯着眼睛试图和金颖讲讲道理。

只可惜此时此刻的金颖早已经崩溃,大脑完全一片混沌。

“没有什么交代,我不想和她在一起了,你要我明天就去登记结婚吗?”金颖歇斯底里的喊着,而听见这话的李银河顿时蔫儿了下来。

他倒是没喝多,但看着眼前的金颖,却明白她的心已经伤得醉了。

“你先别闹,这么着吧,你这东西先拿着,等过两天我回去的时候你给我,我这毛手毛脚的,我真怕弄丢。”

李银河轻咳了一声,终于认怂的说了一句妥协的话,如果此时此刻有认识李银河的人看见他这幅点头哈腰的模样,恐怕惊得舌头都会掉在地上。

“我没骗你,你问我身上的酒味,我正喝酒呢,要不明天你给我怎么样?明天一早我酒醒了给你打电话。”

李银河一脸诚恳的说着,但下一刻却一溜烟的顺着楼梯跑了下去,只剩下攥着戒指有些怔怔出神的金颖。

刚刚走出北医三院大门的李银河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一张脸上阴晴不定写满了莫名的情绪,紧接着咬了咬牙,竟然又回到了医院门口。

“大夫,我想问问您,我要洗个胃挂什么号?”李银河一边在急诊室掏出银行卡,一边看着大夫微笑着问道。

“消化科,你洗胃干嘛?我看你也不想喝多了啊?”玻璃另一边,护士一脸诧异的看了李银河一眼,随后忍不住问道。

“嘿嘿,是没喝多,但一会要忙着坐飞机呢!”

眯了眯眼睛,李银河拿过护士递过来的银行卡和单子,哼着小曲朝着通道的另一边走去,但两只手却是有些发抖。

作者说:

写书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本《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卖个萌,求大家相互转告,帮忙广告,再打个滚,求书评、求票票、求订阅、求打赏,各种求!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