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

Part.31:颓废黯淡,黑夜后便是晴天

作者:会飞的鱼|发布时间:02-26 15:44|字数:6526

布拉格的街道和北京虽然同样宽阔,但却有着天壤之别。

曾经有对闹分手的情侣,女孩出国钱给男孩打电话,告诉他如果来机场接她就回去。

可直到飞机落地,女孩哭着给男孩打电话的时候,男孩竟然还在三环上堵着。

这种段子在北京屡见不鲜,可在布拉格却完全不同,宽广的大马路上只是偶尔能看见一两辆车。

而像李银河别墅这种偏远的地方,出租车都有些不愿意去。

此时此刻,一脸苍白的李银河对着天上的星星叹了口气,一脸菜色的敲了敲门。

敲门声音不大,也没李氏开门的风格,但很快别墅大门就开了一个门缝,穿着一身橙色毛绒睡衣的雅楠一脸愕然打开了门。

她实在没想到李银河竟然这么快就回来了,这家伙简直就像夸父追日一样争分夺秒,甚至赶在了时差的前面。

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雅楠看着一下子躺倒在沙发上的李银河忍不住皱了皱眉。

她还是第一次看见李大痞子这么脸色难看的躺着,有气无力的样子像是刚刚献了500cc血一样。

“大姐,给我倒口水喝。”李银河指了指茶几上的被子,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说道。

从医院洗完胃,李银河几乎没有半点浪费时间,强忍着难受到机场买了最快到布拉格的航班,但因为时间太紧的关系,竟然只买到了经济舱。

李银河不是没坐过经济舱,可他的胃里就好象有无数根针在扎着一样,似乎连呼吸都在隐隐作痛,窝在那更是痛不欲生。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在座位上的几个小时是怎么坚持下来的,更不知道又如何撑着一口气,从布拉格机场一路打车回到别墅的。

不过到了家,李银河顿时像霜打了的茄子一样,团在那里连动都不想动。

轻轻吹着水杯中的热水,李银河慢慢的喝了两口,感受到一股暖流滑进胃里,这脸色才稍微好看了一点。

“彭克呢?”稍微喘了口气,李银河抬头看着眼前已经睡意全无的雅楠轻声问道。

“在房间里,估计睡觉呢吧。”雅楠犹豫了一下说道,提起彭克一双漂亮的眼睛顿时有些黯淡。

“睡觉好,正好我也困了。”李银河打了个哈欠,而一旁的雅楠则是皱了皱眉。

她想问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可看着李银河一脸衰败的样子,却又有些于心不忍。

“你也赶紧睡吧,彭克这王八蛋,老子最讨厌去医院洗胃了!”一边扶着沙发背坐起来,李银河慢慢的朝着楼上走去,眼中没有一丝神采。

雅楠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去问询,而是叹了口气回了自己的房间。

被李银河这么一弄,雅楠现在是睡意全无,可她知道李银河的精神早已经到了极限,能强忍着难受从北京到布拉格,已经将意志力体现到了极致。

事实的确如此,回到房间的李银河甚至连衣服都没换,就在剧痛中咬着牙昏睡了过去,直到第二天的中午才被一阵手机的铃声吵醒。

昨天去机场的时候李银河已经给陈珊珊打了电话,将金颖这边的经过说了一遍,同时叮嘱她一定要安抚住金颖的情绪。

陈珊珊虽然有些担心李银河,但还是答应下来,但只有一个要求就是李银河到了布拉格之后给她发个信息。

可知道陈珊珊睡着了,李银河的短信都没发过来。

房间里,听着手机一阵吵闹的李银河看了眼发来的信息,很快拨了个电话过去,刚想解释两句,却听见陈珊珊焦急的问询。

关切的声音似乎带着几分哭腔,李银河笑着说了句抱歉,随后柔声安慰了几句,眼中满是幸福。

听着李银河道歉陈珊珊也没再纠结,她知道自己这个男朋友刚刚洗了胃就坐了飞机,能听见他安然无恙就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两个人甜言蜜语了几句,李银河挂了电话洗漱完毕,轻轻将房门打开却发现客厅里只坐着彭克的母亲和雅楠。

两个女人都有些愁容惨淡,目光时不时的看向彭克始终紧关着的房间门。

愣了愣神,李银河坐在沙发上就看见盘子上放着已经做好的三明治,搓了搓手毫不客气的拿起一块。

“阿姨,您气的真早哈!”一边吃着,李银河一边忍不住干笑了一声说道。

现在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两个女人恐怕都已经在沙发上坐了三四个小时了。

“银河,辛苦你了。”彭克母亲轻轻叹了口气,眼眶有些发红的看了李银河一眼。

她实在没心情去开玩笑,看着彭克把自己憋在房间里不出来,她这个当妈的心里疼的好像万蚁蚀心。

“不辛苦不辛苦,您别着急了,一会我去和彭克聊聊就行。”李银河柔声安慰了彭克的母亲。

要劝金颖他实在是无能为力,可彭克的母亲和雅楠倒是好了很多。

最起码他是胸有成竹,自信可以让彭克把门打开,再不济的,这家是自己的,楼梯隔板就有锤子,直接砸开就好了。

“我们都已经同意他们在一起了,谁知道金颖那边又出了问题。”彭克母亲拿起一张纸擦了擦眼睛。

很显然,雅楠已经将彭克和金颖的事简单和彭克母亲说了一下,不过具体细节不清楚并没说。

“小女孩耍小性子呢,一会我去和彭克解释一下。”

李银河微微一笑说道,但眼珠却是看着手中的三明治,生怕对方从自己的目光中看出点什么端倪。

“那麻烦你了。”彭克母亲点了点头。

她知道事情并没有李银河说的这么简单,但此时看着彭克这么难受,她也顾忌不了太多,只要能让这个孩子好好的,在彭克母亲看来比什么都强。

“那我先上去了,雅楠你跟我一起。”

眯着眼睛,李银河对着雅楠招了招手,随后从楼梯隔板处拿出一把锤子递给了她。

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手中的锤子,雅楠看着李银河眯成一条缝的眼睛下意识的感觉到了一丝危险,乖乖的攥着没敢说话。

而一旁看见这一幕的彭克母亲,则是脸色微变,随后犹豫了一下,从茶几上拿起那辆奔驰s400的车钥匙,走出了大门。

作为母亲,她不想看见自己儿子痛苦的模样,因为即便是想想,她都觉得心痛。

李银河的余光瞥见了走出房门的彭克母亲,嘴角的笑容再次扩大了一分,随后慢慢走到了彭克睡觉的房间。

“咚咚咚咚……”

一阵李氏敲门法震得整个楼板都在微微发颤,李银河两只手插着口袋看着里边没有半点反映,再次一阵乱踢。

“彭克开门,我回来了。”李银河眯了眯眼睛,对着里边喊道。

一旁的雅楠有些紧张的看着房门,可等了半响却发现房门并没打开。

“啧啧,这家伙真是……”

李银河叹了口气,随后从雅楠手中一把抢过锤子,狠狠的朝着房门砸了下去。

“咚……”

一声巨响,原本紫红色的房门顿时被砸出了一个大洞,阳光透过门洞照射进来,在光线下似乎还能看到漂浮的木屑和灰尘。

“咚……”

又是一声巨响,李银河一锤子直接砸在了接近门把手的位置,随后把手伸进去轻松的拧开了房门。

蹑手蹑脚的走进房门,李银河一眼就看见将自己蒙在被子里的彭克。

“你回避一下,下面的情节少儿不宜,属于男性专题内容。”回头看了眼雅楠,李银河微微笑了笑说道。

看着李银河这个时候还能开的出玩笑,雅楠忍不住轻哼了一声,随后退到房门口,却悄悄扒着门缝偷听。

无所谓的看了看门口地板上雅楠的影子,李银河将锤子放在一边,随后一把将彭克蒙住自己的被子扯了下来。

巨大的力量直接将被子扯到了地上,而彭克则是微微躲了躲有些刺目的阳光,将头扭到了一边。

他并没去看李银河,一双眼睛虽然睁开,但却仿佛没有焦距一样。

彭克散乱的头发看起来已经没有了平时的利落,一双眼睛似乎有些红肿,他麻木的眼神让李银河第一时间感觉头皮一麻。

他从没见过彭克这个样子,一直以来的彭克都是正能量的代言词,可此时此刻却颓废的像个垃圾堆被人丢弃的人偶。

“大哥,你别这样,有什么事咱们好好说行不行?”李银河苦笑了一下,走过去坐在床边将彭克扶了起来说道。

木然的摇了摇头,彭克虽然坐了起来,但仍然没有看李银河一眼。

“你这样咱们没法聊,金颖那丫头也在哭呢。”李银河叹了口气说道,而听见金颖两个字的彭克瞳孔明显缩了一下。

可惜,也仅仅是一下。

“不是,你丫有完没完啊?是不是个爷们啊?”李银河忍不住有些生气了,看着彭克的样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从彭克第一次和金颖见面,李银河就能感觉到彭克对金颖的感情。

而在接下来的生活中,他身边的看着两个人发生的一件件事,更是笃定他们最终会选择在一起。

上帝似乎验证了自己的预见,只可惜最终的结局却和李银河想的不一样。

他能感受到彭克此时的伤心难过,可他这么颓废的坐着没有半点动作,恐怕到头来真的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来,我帮你清醒一下。”

嘴角泛起一丝冷笑,李银河一把将彭克的脖领揪了起来,下一刻一拳狠狠的砸在了彭克的左脸上。

仅仅一拳,彭克的身体顿时跌倒在了地上,而李银河的脸色也是微微一白。

他现在虽然恢复了一些力气,和洗胃的后作用到现在仍然没有停止。

巨大的动静让房间淅沥哗啦响了一片,就连椅子都倒了下来,而站在门外的雅楠第一时间冲了进来,蹲在地上将彭克护在身后。

一脸愠怒的看着李银河,雅楠双眼似乎都能喷出火来。

“你有病啊?彭克现在正难受呢,你打他干嘛?”雅楠大声质问着,而李银河则是摸了摸嘴唇轻哼一声。

“难受么?我也难受呢,他打我啊。”李银河轻笑了一下,一把拉开了雅楠,狠狠的一脚踹在了彭克的胸口上。

巨大的力道让彭克有些*不过来,痛苦的咳嗽了两声,猛地站起来朝着李银河挥了一拳。

“对,打我,你他妈敢反抗我,为什么不敢反抗你自己?”李银河摸了摸被彭克打中的下巴,随后再次一拳把彭克撂倒在地。

而他口中的话,却像是一把剑一样,狠狠的扎在了彭克的心上。

为什么不敢防抗自己?

彭克听着李银河的话嘴角扯了扯,但眼神总算有了一丝反映。

从走进房间开始,彭克始终将自己蒙在被子里,他不敢去看外面五彩缤纷的世界,也不想感受明媚的阳光。

因为他知道,只要有阳光的地方就会有阴影。

他将自己牢牢的裹在阴影中,心虽然一直在滴血,但却并没有那种被阳光刺痛的感觉。

只是李银河的话却好像砸在门上的锤子一样,将他因为结痂而便丑陋的心,再次砸的稀碎。

“银河,金颖她……”两行眼泪顺着脸颊落了下来,彭克像个孩子一样坐在地上,一张脸上写满了委屈和绝望。

“她挺好,就是她妈住院了,逼她跟你分手呢。”

李银河淡淡的说着,强忍着自己有些酸涩的眼眶。

他知道彭克需要的是什么,那些安慰和鼓励对于已经彻底落入深渊的彭克来说起不到半点作用。

唯一能让他崛起的,是来自生命,或者比生命跟重要的威胁。。

“原来是她妈啊……”彭克苦笑了一下,随后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已经选择了妥协,知道是谁心里也不会有半点好受。

“你会聊天么?用不用我帮你再清醒清醒啊?”李银河攥着拳头就要砸过去,但却被一旁的雅楠拦了下来。

“我很清醒。雅楠,你先出去吧。”彭克对着雅楠笑了笑,只是笑容却比哭都难看。

满是警告的看了李银河一眼,雅楠知道自己的威胁对他没有半点用,但至少也可以表示一下自己的立场。

李银河看着雅楠走出去,走过去将坐在地上的彭克拉了到床边坐下,随后自己将已经倒地的椅子扶起来,喘了口气坐了下来。

“你现在要是清醒,我就问问你,你对得起你自己么?”李银河的声音很轻,但听见这话的彭克却是浑身一颤,眼中闪烁着痛苦的神色。

对得起自己么?这句话问的似乎没有半点营养。

彭克为了和金颖在一起不知道付出了多少,从一开始的隐瞒,到后来的顾忌,到最后的表白,他为了这份感情将自己的全部精力都投入了进去。

“对不起,怎么了?”微微抬头,彭克漠然的看着李银河轻声问道。

“那我问问你,你对得起我么?”李银河冷笑了一下,随后再次说道。

“昨天雅楠告诉我你的事情,我找完金颖就去了医院洗胃,把酒精洗掉之后立刻就坐着飞机来找你了!”

李银河说的很平静,但眼神却泛着几分冷意。

“你去洗胃了?”

脸色一直麻木的彭克听着李银河洗胃的事情脸色立刻一变,忍不住惊呼起来。

他和李银河几十年的朋友,自然知道李银河的胃一向不好,有好几次都因为胃出血险些送了小命。

彭克看着李银河有些苍白的脸,突然感觉喉咙有些发堵,想说什么却始终说不出来。

“你不用感谢我,我李银河这次拿命来赌,看你肯不肯给我这个面子。”脸上带着几分阴狠的笑容,李银河眯着眼睛淡淡的说着。

“你说,什么事?”深吸了口气,彭克的眼神终于再次出现了一丝神采,只是这份神采中,却满是感激和感动。

就算没有了金颖,彭克还有一个可以把命交到自己手中的兄弟,就算不能和金颖在一起,彭克也愿意为了李银河再去赌上一把。

当然,他也知道李银河这么做,完全是为了自己。

“去把金颖追回来,劝金颖的爸妈同意你们俩在一起。”李银河眯了眯眼睛,一字一句的说着,而听见这话的彭克却是浑身一颤。

劝金颖的爸妈同意,这可能么?

李银河似乎是看出了彭克眼中的踌躇,嘴角微微泛起了一丝冷笑。

“你能把你爸妈劝同意,为什么不能把金颖爸妈劝同意了?而且老子可是拿命在跟你赌,你会不会跟我回去。”

李银河的声音突然放大,随后二话不说的扭头朝着房门外走去,却发现雅楠正在门口一脸怒色的看着自己。

“看什么看,跟老子下楼,让他自己好好冷静冷静。”

看着房间里破败不堪的样子,李银河拉住雅楠的胳膊直接将她拽到了楼下。

他知道彭克现在需要的不是安慰,而是一个人静静的思考。

所有的利弊都已经摆在了明处,将道理摆明白之后,李银河甚至把自己都当成了赌注。如果彭克真的不去,那么两个人二十年的交情,从今天就恩断义绝。

轻轻看着大厅外面的时钟,李银河戴上耳机假寐起来,而雅楠则是抿着下唇,时不时的朝着楼上看去。

她虽然心疼彭克,但却明白这个时候唯一能把彭克挽救出来的人,只有李银河,即便挽救的手段有些过火。

时间似乎在这个时候过的缓慢起来,当李银河再次睁眼的时候,楼上彭克的卧室仍然没有一点动静。

而就在他不耐烦的想要起身上去时,却突然发现房门处的阳光被一个身体遮掩了一部分,嘴角终于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

“总算出来了……”长长的出了口气,李银河的声音突然也变得有些哽咽起来。

作为彭克的兄弟,他又何尝不心疼彭克,只是心疼并不能解决问题,他必须用自己的方法去把彭克挽救出来。

事实上,面对彭克的这种情况,恐怕除了李银河这种做事不分轻重没有原则的人,才能真的将他挽救出来。

看着站在门口,一脸颓废的身影,李银河摘下耳机坐了起来,随后冲着楼上摆了摆手。

“快点滚下来!”

声音充满了不耐和笃定,李银河的话顿时让刚刚对他产生了一点感激之情的雅楠顿时烟消云散。

不过好在雅楠也了解李银河的为人,并没去计较这家伙的性子。

楼上,看着李银河对自己吆五喝六,彭克的脸上并没半点恼怒,而是回到房间里翻箱倒柜的捣腾了半天,随后慢慢悠悠的从楼上走了下来。

雅楠将自己的位置让了让,但却发现彭克并没朝着沙发的方向走来,而是径直朝着餐厅的冰箱走去。

微微愣了愣神,雅楠刚想起身但却被李银河拦了下来,用犀利的目光示意她坐着不要乱动,否则后果自负。

不得不说,这目光第一时间就让雅楠缩了缩脖子,抱着抱枕一个人坐到了沙发的角落上。

从冰箱里翻腾了一阵的彭克很快走了过来,左边的脸上高高肿起,嘴唇都在流着血,手中却攥着两盒酸奶,拿着一袋面包片。

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彭克长长的叹了口气,自顾自的拿起一片面包大口朵颐起来。

“你喝袋酸奶,对胃好。”

彭克似乎是吃的噎着了,自己打开了一袋酸奶,同时把另一袋丢给了李银河。

这是彭克从楼上下来说的第一句话,可听见这简单的一句话,雅楠的眼泪却顿时滂沱而出。

他知道,那个温暖的让人仿佛在沐浴阳光的彭克又回来了。

“少跟老子煽情,有本事让我别洗胃啊!”李银河恼怒的骂了一句,但鼻子却有些发酸,连忙喝了几口酸奶。

彭克并没反驳李银河的破口大骂,吃完几片面包之后又从兜里掏出了一小瓶云南白药放在了茶几上,随后慢慢的朝着楼上走去。

“你洗把脸赶紧抹抹,别回头被陈珊珊发现,到时候找我算账。”

彭克的声音从楼梯处响起,而听到这里的李银河没好气的瞪了前者一眼,忍不住摸了摸自己被打的地方。

一袋酸奶一瓶药,两个人在不知不觉间早已经重归于好。

很显然,李银河动手虽然是真刀真枪的打,可彭克明白他都是为了自己,此时此刻看着卫生间里自己有些变形的面孔,心里却是没有半分气恼。

温暖的水流顺着谁管从彭克的头顶慢慢落下,似乎将无尽的污秽都冲的干干净净,也仿佛在慢慢的滋润着彭克原本已经干涸的心田。

别墅门口,一阵敲门声让雅楠连忙走了过去,随后就看见彭克母亲一脸笑容的走了进来,随后坐在李银河对面伸了伸拇指。

李银河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自己虽然让彭克的精神恢复了原状,但似乎把形象破坏了一点。

“银河,你和彭克回去想想办法,那边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彭克母亲柔声说着,但目光中却满是担心。

“阿姨,您放心吧,这件事我肯定会处理好的。”李银河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这并不是表决心,而是必须要做的事情。

“那就行,如果实在有遇到不了的困难,你就去找你叔叔,我已经给他打过电话了,他说如果有必要的话,可以去医院看看金颖的爸妈。”

李银河听着彭克母亲的话先是微微愣了一下,紧接着眼中却是泛起了惊喜的神色。

事实上,之前的李银河并没有绝对的把握,可此时听着彭克母亲的话,心中却已经笃定起来。

作者说:

写书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本《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卖个萌,求大家相互转告,帮忙广告,再打个滚,求书评、求票票、求订阅、求打赏,各种求!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