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

Part.32:明澈如镜,且待我点燃希望

作者:会飞的鱼|发布时间:02-26 15:44|字数:4783

布拉格老城广场不远处,一辆敞篷奔驰slk55静静的停在角落里。

车子的不远处,两个青年慢慢悠悠的朝着老城广场走去。

走在前面的人脸上贴了三个创口贴,高高隆起的颧骨和咧着口子的嘴角看上去有些凄惨,将原本阳光帅气的面孔遮掩了下去。

而靠后的男人则是叼着一颗烟,脸上同样有伤,只是和前者相比完全不值一提。

“彭克,你这准备工作有点太充分了吧!”轻轻吐了一个烟圈,李银河看着彭克手中的纸笔,扯了扯嘴角说道。

之前在别墅里两个人已经商量出了一个对策,那就是借着李银河和陈珊珊表白的机会,给彭克制造见到金颖的机会。

“要你你也充分。”彭克头也不回的说着,眉毛都拧在了一起。

之前和李银河聊天,他已经知道金颖的难处,彭克很清楚他只有一个机会,因为以金颖的性格,不可能再和自己见面。

“我当然充分,房子都找好了,就在锦绣大厦。”李银河嘿嘿一笑,将烟头掐灭丢到了一旁的垃圾桶里说道。

听见李银河的话彭克忍不住微微一愣,心头微微有些感动。

这个把自己打醒的男人,早在来布拉格找自己的时候,就已经将一切都打点好,而选择的地点,更是李家的锦绣大厦。

“对了,你别忘了和陈珊珊解释一下,我总觉得有些不合适。”彭克轻轻叹了口气,看着李银河脸色有些为难的说道。

借着李银河和陈珊珊表白仪式的幌子,让自己和金颖见面。

说实话,如果只是李银河自己彭克肯定会欣然接受,可里边还涉及到了陈珊珊,而且是在她的表白仪式上。

“你也知道不合适?”李银河并没去劝彭克,而是撇着嘴笑了一下。

“知道不合适就好好表现,别白白浪费了给你提供的机会,至于珊珊那边,到时候你再想辙,帮我想办法补偿补偿。”

李银河拍了拍彭克的肩膀,大刺刺都是说着。

他自己心里有一杆秤,陈珊珊为自己做的他都记着,总有一天李银河会把所有的爱加倍奉献给她。

“好好表现,不过你现在得帮我个忙。”彭克一脸笑容的走到不远处的爪玩具机旁,伸手指着里边最大的叮当猫。

“这个金颖一直想抓,可到最后都没抓上来,你把这个抓出来,我现在去买一样东西就过来和汇合。”

一脸揶揄的看着李银河,彭克忍俊不禁的笑着,随后留下一脸愕然的李银河径直离开。

而看着彭克走出去几十米远的位置,李银河的脸上终于有了表情,从兜里掏出五张大钞拍在了换币处。

“给我来一百个投币,我要玩那个!”李银河指了指远处的抓玩具机,随后却发现服务员一脸诧异的看着自己。

脸上忍不住泛起了一丝黑线,李银河突然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尴尬的咳嗽了两声。

不得不说,他第一次被人用那种古怪的目光盯着,而且对方还是一个年纪不大的漂亮小女孩。

摸了摸鼻子,李银河灵机一动,随后冲着服务员干笑了一下,装出一副苦笑的样子。

“我女朋友就喜欢这个,非要我给她抓出来。”

李银河自认为这句话说的没啥问题,只不过把自己带入到了彭克的位置上。

“你说的是刚刚离开的那个帅哥么?”

服务员小姐一边将一百枚游戏币拿出来,一边看着李银河好奇的问道,同时看向他的眼光再次出现了一丝诡异的变化。

“我……”

李银河张了张嘴,很显然他被这个服务员误会的不轻,但想了想也无关紧要,鼻子哼了一声拿起硬币朝着玩具机走去。

说实话,李银河对这个游戏并没太大信心,一方面是源于下面散落的无数游戏币,另一方面则是因为那只叮当猫似乎比爪子都大上了几分。

如果想要抓住叮当猫,唯一的可能就是控制机器手去抓叮当猫红色的鼻头,可对于李银河这种急脾气来说实在有些困难。

一次次的失败让李银河忍不住有些焦急起来,很快一百枚游戏币就已经用完,而这次则一口气兑换了三百枚。

周围不少人看着李银河捶胸顿足的模样都在一旁出招,外国人很热情,李银河知道大家都没有恶意。

将游戏币放在机器上面,李银河直接让大家一起来弄,但直到半个小时过去,叮当猫仍然纹丝不动的躺在那里。

看了看时间,李银河一张脸已经黑的好像张飞李逵一样,看着游戏币再次落空,眯着眼睛走到了换币处。

“您好,还没抓到么?”服务员小女孩似乎已经认识了李银河,轻掩着面笑着说道,眼中并没有嘲讽,更多的是好奇和笑意。

“嗯……您这个游戏机卖不?”李银河摸了摸下巴,一句话顿时让服务员小女孩愣了一下,说了句稍等后将另一个中年男人喊了过来。

“这个游戏机卖我吧,多少钱你开个价。”中年男人明显是店主,李银河微微笑了一下随后客气的问道。

中年男人似乎有些犹豫,但听着小女孩的话,随后还是点头答应下来。

一番讨价还价,李银河最终心满意足的刷卡走人,一路小跑走到了玩具机旁,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手中却多了一块砖头。

“咚……”

一声巨响,玩具机的玻璃立刻别李银河砸出了一个大洞,而在无数路人和店主的目瞪口呆中,李银河麻利的把手伸进去,将最大的叮当猫拽了出来。

得意的笑了一下,李银河对着周围人拱了拱手,随后屁颠屁颠的跑回了车旁,却发现彭克已经抱着东西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

“哎哟,这么快啊?”李银河干笑一声看着彭克问道,眼神却有些闪烁。

“就一些小东西,你还真把他给抓出来了啊?”彭克从李银河手中接过叮当猫,上下打量了了两眼说道。

“手到擒来。”李银河用四个字概括了一下自己的做法。

事实上,他这四个字用的非常精准。直接把玩具机砸个洞,把手伸进去抓出来。

“这上面怎么还有玻璃碴子?”

彭克点了点头,下一刻却诧异的看着叮当猫上的一小块碎玻璃问道。

“不知道,能走了么?”

李银河摇了摇头,启动车子随后径直朝着机场的方向驶去。

不得不说,这段时间李银河坐飞机的时间比在家睡觉的时间都长,即便是坐在头等舱,下飞机的时候仍然有些晕机。

好在下车之后立刻有人来接,直到李银河坐进彭克家那辆premiergmc后,脸色才好看了不少。

当然,相比较李银河逐渐好看的脸色,彭克却是眉头紧皱,一言不发。

不为别的,就因为这辆车的后面,还坐着他的父亲,整个彭氏集团董事长彭勇。

“彭克,你的事情我已经听你妈说过了。”

相比较彭克的母亲,他父亲说话显然更为简洁明了,只是一张古井不波的脸上,永远让人摸不透他背后的想法。

“叔,你最近工作忙么?”李银河不等彭克回话,嘿嘿一笑就开始打岔。

他从小学就住彭克家,到后来挨揍都往彭克他爸后面躲,两个人的关系不比彭克这个亲生差多少。

“你小子别打岔,看你那脸色。”彭勇轻哼了一声,随后看着李银河说道。

而听见这话的李银河吐了吐舌头,整个人蔫儿在了一边,在彭克和父亲的聊天中,李银河最多只能起到搅屎棍的作用。

“彭克,关于你和金颖的事情,爸爸是站在你这边的。”

再次看向身边的儿子,彭勇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说着,而听见这话的彭克却是惊愕的长大了嘴巴。

大幅度的动作甚至让彭克的脸上的创口贴都崩开了一个,但此时眼中却满是激动。

彭勇的话对彭克来说,无异于是一剂强心剂。

不管是金颖的家长,还是自己的母亲,彭克始终感觉自己是一个人在战斗,身边唯一能依靠但就是李银河。

可光凭他们两个人想改变什么真的太难了,毕竟家人的反对,让他们除了妥协就只剩下反抗一条路。

好在母亲的心结在雅楠的安慰下解开,彭克本以为父亲会对自己大肆批评一番,可谁知道最终得到的却是老人家的认可。

不光是彭克,就连一脸菜色躺在premiergmc后面的李银河都是惊愕的张着嘴巴。

“叔,您老人家真敞亮,到现在为止你是第一个赞成的。”李银河撇了撇嘴说道,而彭克也是忍不住有些感慨。

没好气的白了李银河一眼,彭勇佯装愠怒的哼了一声。

“你这小子再废话,我就去告诉你爹我儿子被你打成这熊样了。”

彭勇这句话简直就是杀器,听见这话的李银河恨不得把自己的嘴站起来,把头扭到一边立刻装睡,而彭克则是露出了一丝笑容。

很显然,自己脸上的伤老人家知道是谁的杰作。

看着李银河扭头睡觉,彭勇再次叹了口气,看着半天都默不作声的彭克。

“孩子,当初你爷爷受的委屈你不能再受了,咱们彭家没有对不起金家,你和金颖在一起不用考虑太多。”

彭勇的话很低沉,但听见的彭克却是默默的点了点头。

事实上,如果不是自己父亲的这番安慰和支持,彭克自己都没有太大的信心笃定能和金颖在一起,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去争。

可现在听着父亲的话,彭克却再一次燃起了斗志,而这一次并不是让自己不留下遗憾,而是让自己重新找回属于自己的幸福。

“爸,谢谢你。”

彭克咽了口口水,在他的印象中,自己似乎从没和父亲说过谢谢这两个字。

“谢什么,你是我儿子。”彭勇轻笑了一下,随后指了指彭克手中提着的东西说道:“这些东西你就放在车里吧,一会我叫司机给老李送去,你就别管了。”

很显然,彭克的父亲虽然一直置身事外,但所有的消息却都没逃出他的耳朵。

“那您现在是准备带我去?”

彭克微微愣了一下,拉开遮阳帘看了看外面的路,忍不住轻声问道,这条路并不是朝着自己家的方向,更不是朝着锦绣大厦的方向。

“去北医三院,金颖母亲的病我已经安排了专家去看,没有太大问题。”彭勇轻声说着,而听到这里的彭克脸上却突然泛起了一丝惭愧的神色。

如果没有李银河,恐怕这个时候自己还窝在被窝里绝食,可自己的父亲,却已经在帮着他铺平接下来要走的每一步了。

彭克不知道是不是该用姜还是老的辣来形容自己的父亲,可他直到这一刻,才真的感受到从不给自己打电话,从不会关心自己的父亲,却是那么的在乎自己。

自己在国外的这么多年,似乎每当自己处在人生低谷或是大起大落之后,似乎都能听见母亲恰巧打来的电话。

可现在看来,这些电话似乎真的不是无意,而是自己父亲让母亲打的。

“爸,我……”彭克张了张嘴,却发现喉咙好像卡了什么东西一样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别你了我了的,抓紧时间去看看金颖,然后把这边的事处理好。”彭克父亲笑眯眯的拍了拍彭克肩膀。

“您放心吧。”重重的点了点头,彭克抿着嘴,却发现眼睛有些酸涩。

“哦对了,这个策划案给你,整体都已经在进行了,你有什么意见给我打电话,我好通知他们去改。”

彭克的父亲似乎想起了什么,随后将手中的一摞纸递给了彭克,脸上却忍不住泛起了一丝笑容。

“爸几十年都没写过策划案了,你看看这个能入得了你的法眼么?”

彭克有些茫然的接过父亲手中的纸张,但在翻开第一页的时候,双手却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艰难的咽了口口水,彭克仔细的向后翻看着每一页的内容,直到最后一页看完的时候,脸色却突然变得*起来。

这部策划案里,几乎将一切不可能的因素都化为了可能,有些东西,甚至是彭克连想都不敢想的。

“这真的能成功么?”有些茫然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彭克突然发现老人的脸上带着几分得意的笑容。

“如果没什么问题,把你该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其他的交给我来就行。”车子已经缓缓停了下来,彭勇帮彭克打开了车门,一双深邃的眼中却带着无尽的希冀。

“彭克,不管什么时候你都要记住,我是你爸!”

淡然的话语突然让彭克眼眶有些发红,但看着李银河也朝着自己走过来重重的嗯了一声,随后走下了车。

北医三院门口,李银河给自己点上了一颗芙蓉王,仰着头吐了一个烟圈,感受着北京有冷的天气。

街道上仍然是一片灯红酒绿,形形色色的人们或是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或是惨淡的阴霾着面孔。

众生百态,皎洁的月光像是一面镜子,将所有人的内心都照射了出来。

一根烟抽完,李银河却发现彭克没有半点动作,忍不住伸手在彭克眼前晃了晃,但随后却看见彭克突然忍不住笑了起来。

而就在他一愣神的功夫,却突然看见彭克又像个孩子一样蹲在地上哭着,哭声甚至引来了不少人的侧目。

“大哥你别在这哭,这是医院,没你亲戚朋友打这儿走。”李银河扯了扯嘴角把彭克拉了起来,下一刻却发现彭克牢牢的抱住了自己。

“银河,谢谢你!”

诚恳的声音让李银河微微一愣,随后拍了拍彭克的后背。

“别谢我了,其实叔一直都特别疼你,现在先跟我上去看看去,记住了只能看一眼,千万别忍不住冲上去。”李银河叹了口气,随后叮嘱着彭克说道。

“我要忍不住怎么办?”松开李银河,彭克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笑容。

他知道,所有的困难都已经不再是不可逾越的高山,只要金颖肯拉住自己走下去,未来的路将不会再坎坷。

当然,这个‘只要’,仍然是彭克所担心的问题。

“忍不住你就照照镜子,看看你这个猪头似的脸,金颖会不会要你。”李银河无所谓的耸了耸肩,随后径直朝着住院处的方向走去。

作者说:

写书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本《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卖个萌,求大家相互转告,帮忙广告,再打个滚,求书评、求票票、求订阅、求打赏,各种求!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