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

Part.33:若再遇见,任由爱华丽变幻

作者:会飞的鱼|发布时间:02-26 15:44|字数:6019

也许是之前几场雨的关系,此时的锦绣大厦上空凝结着不少白色的云彩。

好像棉花糖一样形状的白云,在蓝色的天空下犹如画上去的一般,微风吹过时不时的变换着形状。

此时此刻,一个穿着西装的人静静的蹲在门口,嘴里叼着一根芙蓉王一连抽了几口,随后眼睛眯了眯,将烟头踩灭后丢到了垃圾桶里。

“时间差不多了。”

话音落下,年轻人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随后径直推开了锦绣大厦一层的大门,看空无一人的大厅,将准备的灯光调试了一下。

“银河,你这边搞定了么?”不远处的三角钢琴旁边,一张阳光帅气的面孔露了出来,干净的眼睛中仿佛看不到一点情绪。

只是他的两只手,却在时不时的摸着自己的裤腿,将手心的汗渍擦干净。

“搞定了,我再调试一下,别阴沟里翻船。”李银河笑了一下,随后对着不远处的年轻人说道。

站在钢琴旁的,自然就是在自己巴掌下幡然醒悟的彭克。

“还真是有点紧张啊。”

听着李银河的话,彭克微微点头,但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

这种时候,换做谁恐怕都淡定不下来,更何况彭克和李银河的这个局,成功率真的并不高。

“怎么都有这么一遭,跑肯定跑不了。”李银河轻声说着,但安慰的话在他口中却并不这么好听。

好在彭克和他几十年的朋友,早已经知道了他的性格。

“对了彭克,之前的事,我只是想让你别放弃,所以……”李银河似乎想起了什么,脸上的笑容收敛了几分,声音却出奇的郑重。

在李银河的字典里,压根儿不存在道歉两个字,他在布拉格的时候虽然打了彭克一巴掌,但到现在他也并不后悔。

天知道自己这巴掌,竟然能把两个原本一个向左一个向右的两个人,扇到了同一个方向。

“什么事?我都忘了。”

彭克不等李银河说完就打断了他的话,摸了摸被李银河打了一拳的脸,但脸上却满是笑容。

“我是说之前在布拉格把我那车撞坏的事,你是不是该赔一下!”

李银河就坡下驴的改口,而彭克则怒骂了一句滚蛋。

空旷的大厅中,除了两边的摆放了十来个座椅,就剩下一架钢琴和正对着门口的一面巨大银幕。

彭克一声中气十足的怒骂几乎带着回音,可听见的李银河却是笑的特别开心,似乎比顺着玻璃窗洒进水晶高脚杯的彩色还要灿烂。

两个人聊天打屁的功夫,李银河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看着陈珊珊打过来的电话,他对着彭克比划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随后叮嘱了几句将电话挂掉。

“这丫头,也真是委屈了。”

挂了电话,李银河看着屏幕上陈珊珊发来的笑脸表情,听见了一旁彭克的感慨。

的确,陈珊珊的确有点委屈。

为了能让金颖和彭克在一起,陈珊珊再次做了陪衬,只是善良的她并没去计较和哀怨。

在陈珊珊看来,李银河给自己的爱不会比彭克少,而两个人之间唯一比金颖彭克少的,就是那些阻碍和荆棘。

说实话,想到金颖和彭克夹在中间的为难,陈珊珊都有些替他们揪心,更不会因为这种事再去计较。

“她没事,我回头准备去带她去马尔代夫求婚,比你拉风多了。”李银河笑眯眯的说着,一张脸上写满了得意。

“总算有人能把你降住了。”彭克笑了一下,随后却看见门外突然响起了噪杂的声音,连忙坐回了椅子上。

一旁的李银河挑了挑眉毛,对着露出半个脑袋的彭克摆了个ok的手势,随后从西服兜里掏出一个对讲机,很快锦绣大厦的大门被推开了。

不得不说,当阳光伴随外面的人群涌入锦绣大厦的瞬间,似乎原本有些空荡黯淡的大厅突然变得耀眼起来。

房顶上,一个个玻璃制成的顶灯带着温暖的黄色光芒陡然亮起,似乎将温暖传递到了整个房间的每个角落。

看着第一个走进来的人,李银河一脸微笑的走过去握手,但同时却拿起手机,把电话拨给了陈珊珊后塞进了口袋。

和锦绣大厦的大厅相比,蓝天白云下的陈珊珊一张脸上满是幸福的喜悦,而在她旁边,却是勉强挂起一丝笑容的金颖。

看着一身白色长裙的陈珊珊,金颖虽然真心替身边的闺蜜高兴,但此时此刻心中却仍然是一片阴霾。

母亲还在医院里输液,父亲因为忙家里的事没时间过来。

她今天能抽时间来参加李银河为陈珊珊准备的表白仪式,已经是她最大程度的努力,和对身边女孩最真切的关心。

和煦的暖风并没将金颖心头的阴霾吹散多少,金颖努力把所有的难受和心事隐藏起来,但明眼人却一眼就能看出。

“哎呀,别想那么多啦,叔叔阿姨肯定没事,你别瞎想了。”陈珊珊柔声安慰了一句,轻轻将安全带解了下来。

陈珊珊现在开的是李银河追她时候的那辆红色迈凯轮。

原本李银河回来之后要给陈珊珊买一辆她喜欢的,可这丫头只喜欢第一次坐的那辆红车,说那是两个人爱情的开始。

对于一个女孩子开个男孩的车,李银河虽然有些无奈,但却尊重了陈珊珊的意见。

“我没瞎想,我只是在想自己还能不能嫁出去。”

金颖也将安全带解了下来,俏脸上带着几分自嘲的笑容,而眼中却满是悲哀。

她和彭克,不出意外的已经走到了终点。

对于这段刚刚开始却就已经结束的感情,金颖努力让自己的情绪稳定,告诉自己这只是一场梦,可刻在心里的话和中指上的戒指,却鲜明的告诉她,一切真实的存在着。

她舍不得忘了彭克,也舍不得把自己在布拉格的美好全部忘记,可面对父母的反对,她真的无能为力。

她只希望自己还有机会见到彭克,哪怕那个时候的他已经牵住了别人的手,即便那个时候的自己,已经嫁为人妇。

只是陷入悲伤的金颖并没发现,自己现在的想法,和当年的奶奶却是如出一辙。

“哎呀,怎么会嫁不出去,那么漂亮的大姑娘呢!”

陈珊珊很想将一会现场的事情告诉金颖,但她可以肯定,以金颖的性子肯定会第一时间扭头离开。

并不是金颖不爱,也不是金颖任性,而是这场关于爱情和家人的博弈中,金颖认输了。

“其实想想,就算找个爱自己的也应该挺好的。”

金颖勉强笑了一下,努力将自己眼眶中泛起的晶莹压下去,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那可不行,你别听网上瞎传的那些破东西,但凡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去那么做!”陈珊珊眉毛一挑说道。

找个爱自己的人说明了什么?

也许在很多人看来,他们得到的家那个是真挚的爱和宽恕,他们只需要像个嗷嗷待哺的婴孩一样,不停的汲取就可以慢慢长大。

可相比他们不停的所去,又付出了什么?

这些人的内心充满了自私和占有欲,为了怕受伤就不肯将自己的爱奉献给别人,而一个连感情都不肯施舍的人,又怎么得到一份完整的爱。

爱情是相互的,陈珊珊坚信这句话,这也是为什么她会一直等到李银河出现,才飞蛾扑火的陷进去。

陈珊珊从来不去想周围人的褒贬不一,李银河的确有钱,可陈珊珊看到更多的,却是他的能力,和他对感情的重视。

也正是因为这个,她才会尽一切努力去的陪着他帮助彭克。

“你一定要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不管多难坚持就是胜利。”话音落下的陈珊珊也是轻轻叹了口气,随后柔声安慰着金颖。

微微抬头,金颖看着陈珊珊对自己加油打气的样子努了努嘴,轻轻在女孩的面颊上亲了一口,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

只是这份笑容中,却仍然有着几分对爱情的不自信。

“赶紧走吧,一会李银河等急了!”

金颖深吸了一口气,随后拉着陈珊珊朝着不远处已经人头攒动的锦绣大厦走去。

当两个人走进大厅的时候,里边已经有不少男男女女正在里边互相闲聊着,金颖拉着陈珊珊愣了一下,随后指了指不远处正在闲聊的李银河。

“这家伙心还真是大,都要表白了竟然还这么悠然自得,珊珊,你可得为难她一下。”金颖忍不住轻哼了一声说道。

她自己虽然还不知道是什么后果,可金颖很希望身边的人都能幸福。

李银河现在的态度,作为陈珊珊的朋友,金颖都有些看不下去。

瞥了一眼陈珊珊,金颖却发现这丫头脸上仍然带着几分笑容,随后忍不住叹了口气。

“你别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李银河那家伙虽然看着也挺靠谱,可骨子里却有种让人摸不透的感觉。”

金颖轻轻拉了拉陈珊珊说道。

“哎呀,没事啦,其实今天也只是个形式而已,我不早就答应和他在一起了么。”陈珊珊笑眯眯的说着。

“算了,你的事我也说不清楚。”金颖无奈的叹了口气,刚要说什么却突然发现李银河慢慢的走向了台上。

一身亚曼尼的西服,将李银河高高瘦瘦的身材完美的体现出来,微微有些长了的头发虽然带着几分颓废的感觉,可却有种难以言喻的性感。

嘴角的胡茬看起来似乎有些不修边幅,但却将年轻人的魅力淋漓尽致的表现了出来,一双丹凤眼轻轻一眯,整个人都一种危险的感觉。

“各位,大家安静一下,下面给你们介绍一下我的新女朋友,陈珊珊。”李银河一脸得意的笑容,看着陈珊珊微微点头。

听见李银河的话,陈珊珊落落大方的朝着李银河走了过去,紧接着台下就是一阵喝彩声。

金颖这时候才发现,在场的人最多不超过三十个,其中男男女女穿着打扮都非常有品位,最奇怪的是其中竟然没有一个年龄稍大的人。

说句不好听的,在场的各位与其说是来祝福捧场,还不如说是凑合闹更适合一些。

忍不住撇了撇嘴,金颖轻轻叹了口气。

不管怎么说,李银河只要是真心对陈珊珊好,一切都只是个形式,毕竟到最后的只有他们两个人。

“以后她就是我李银河的女人。”轻轻拉着陈珊珊的手,李银河霸气外露的一句话顿时引来了无数掌声。

金颖忍不住笑了一下,李银河有些时候的确很孩子气,说率真有些过时,只能用倔强或者是纨绔来形容。

陈珊珊被李银河说的俏脸一红,媚眼白了一*边的年轻人,随后目光轻轻朝着金颖看了过去。

“好了,该说的说完了,下面该办正事了。”

李银河也是顺着陈珊珊的目光朝着金颖看了过去,下一刻敞开的锦绣大厦大门,却慢慢的关上了。

一群人像是事先准备好一样,清一色的朝着门口站了过去,一时间整个大厅里只有金颖站在靠中间的位置。

“这是……”

金颖微微愣了一下,同样想朝着不远处的人群走去,但却听见整个大厅的音响中,缓缓想起了一个音符。

这是钢琴的音符,轻飘飘的声音充满了活泼的感觉,但此时此刻却显得有些孤单和羸弱,似乎如履薄冰的在风中飘荡。

金颖的目光第一时间朝着李银河旁边的三角钢琴看了过去,捂着嘴一脸的不可置信,而眼泪却险些冲出眼眶。

咬着下唇,金颖静静的听着孤单却动听的钢琴独奏,双腿却像是灌了铅一样,无法向前迈动半步。

茫然的朝着陈珊珊看去,金颖这时候才明白为什么陈珊珊会不停的央求自己参加他的告白仪式。

而也是这个时候,她才明白为什么李银河在台上老神在在的一点不着急。

“后面的把门关上!”李银河拿着话筒喊了一句,很快原本亮堂堂的大厅逐渐暗了下来,而李银河的背后,巨大的银幕终于亮起了光芒。

对着陈珊珊示意了一下,李银河很快跑到了三角钢琴旁边,而下一刻,让金颖魂牵梦绕但却恍若隔世的人影轻轻站了起来。

一张脸上带着淡淡的歉意和忐忑,站起的年轻人明显有些紧张,攥着话筒轻咳了一声。

“金颖,很抱歉我没什么充分的准备。”台上,年轻人艰难的咽了口口水,随后说出了第一句话。

而他的第一句话落下,金颖的眼泪却终于不受控制的夺眶而出。

她没想过这个青年会因为自己回来,因为早在先前的时候,她就已经知道自己伤害了这个他,同样也伤害了这段感情。

金颖和彭克承受着同样的家庭和历史的压力,可面对家人自己的选择是妥协,而彭克却是最终选择了反抗。

金颖知道,就在彭克以为自己在一起的时候,那条分手的短信将会给彭克造成多大的伤害,她甚至怀疑那个充满阳光的男孩还会不会露出笑容。

可眼前的一切,却似乎和自己想象的不太一样。

彭克仍然是一脸谦和的笑容,温暖的眼神似乎可以将世间的一切融化,只是和之前相比,此时的他缺少了一份自信。

彭克道歉的话让金颖流着泪摇了摇头,不经意间却发现原本弹奏钢琴的人已经从彭克变成了李银河。

“此处有掌声!”

正在弹钢琴的李银河猛地站了起来,三个重音谈下去之后立刻拿着话筒喊了一句,顿时后面响起了一片掌声。

满意的点了点头,李银河再次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优雅的钢琴声再次响起,而他本人却是偷偷对着金颖眨了眨眼。

很显然,这一切都是早已经计划好的。

金颖忍不住破涕为笑,但看着台上没有半点笑容,脸上写满了忐忑的彭克,眼泪却再次慢慢充斥了眼睛。

“金颖,你记得这是哪儿么?”

彭克朝着一旁的方向站了站,下一刻金颖面前的巨大屏幕上,却出现了一副让她目瞪口呆的画面。

一个女孩一脸茫然的站在机场上,而她身后的行李箱却刚好被一个路过的人提了起来。

这是自己刚到布拉格的照片,彭克是怎么拍下来的?

金颖惊愕的捂着嘴,但这时候照片却已经切换成了第二张。

查理大桥上,金颖站在一堆白色的鸽子中间小心的数着,阳光将她的影子拉的很长,仿佛一直延伸到了伏尔塔瓦河上。

微风轻轻将他的秀发吹起,似乎在拨弄头帘的瞬间迷离了人间。

金颖看着眼前的荧幕,喉咙中却好像堵住了什么一样。

“你记得咱们打赌,我说一共有三十七只鸽子么?它们现在已经变成了四十五只。”彭克抿着嘴,眼角同样有些湿润。

这不仅仅是金颖的照片,同样是他的回忆。

照片继续播放了下去,彭克几乎将他们去过的每一个角落都记录了下来……

“记得这里么?我放了那么多的许愿船,而愿望就是想让你每天都和我在一起。”彭克轻声说着,随后轻轻按着手中的播放键。

而原本早已经潸然落泪的金颖,在看到眼前三张组合照片的时候,整个人终于不受控制的哭了出来。

第一张照片,是一条湍急的伏尔塔瓦河上,摇曳着无数许愿船的烛光。

第二张照片,是自己跃入河水中的瞬间,金颖甚至可以看到自己跳下水时,彭克脸上的笑容,以及溅起的泛白浪花。

第三张照片,则是自己和彭克在一起接吻的照片,两个人都忘情投入的拥抱在一起,而他们的背后则是将天空映衬的一片光明的烟花。

犹如童话般的照片,让金颖甚至怀疑这是不是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而听着身后一声声惊呼,却突然有种被幸福击中的感觉。

那是她在布拉格的回忆,那是只属于她和彭克两个人之间的回忆。

金颖一张脸上挂满了泪水,而下一张却让她发信内心的笑了出来。

照片中的地点,正是圣维塔大教堂,而自己和彭克则是站在查尔斯教父旁边,在老人的见证下,宣布成为情侣。

照片缓缓定格了下来,而金颖早已经哭的泣不成声,一旁的陈珊珊已经送过去无数纸巾,但似乎依旧不够。

“金颖,你还记得当初在老城广场上,那个投币就可以抓玩具的机器吗?”彭克看着金颖轻轻的垂泣,慢慢朝着一旁走去。

脚步停下,下一刻彭克的手中,却已经出现了一个蓝色的机器猫。

“这个机器猫我帮你抓到了,只要是你喜欢的,就算是月亮我也会把他摘下来给你……”彭克静静的说着。

“还记得这个Crystalex的鼠标么?当时我一直不让你买,现在我帮你带来了,你去送给老板吧,我相信就算一万个他,也不会把你从我身边抢走。”

彭克静静的说着,而听到这的金颖的脚步终于迈了一步,朝着远处拿着鼠标和机器猫的男人扑了过去。

*燕归巢一般的将头埋在彭克的胸口,金颖嗅着那略微有些熟悉的味道,第一次觉得内心是如此的安宁。

这段时间以来金颖始终生活在阴霾中,似乎整个天空挥洒的阳光总能将自己隔绝,身边的笑容总是充满了虚伪。

就处在这么一个自己快要把自己逼疯的情况之下,彭克终于出现在自己眼前。

事实上,金颖幻想着自己会在某个转身的瞬间看见那张熟悉的面孔,可只要想到自己发出的信息,却苦笑着告诉自己一切都只是泡影。

“金颖,给我个机会好么?”

彭克紧紧将怀中的女孩抱住,在这一瞬间,他似乎化为了火焰一般,牢牢的想要将金颖包裹住。

就想没人能理解此时彭克的感受,那并不是一种失而复得的庆幸,也不是类似否极泰来的感悟,而是与命运抗争并且坚持到胜利的感动。

强忍着眼角的泪水,彭克仔细嗅着金颖头上洗发水的味道,脸上终于洋溢起了一丝幸福的笑容。

作者说:

写书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本《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卖个萌,求大家相互转告,帮忙广告,再打个滚,求书评、求票票、求订阅、求打赏,各种求!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